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凤寰姿突变的柔情的目光,让方堃为之一怔。

    她款款晃步,差一点没偎进方堃怀中。

    然后方堃就听到极柔又神情怯怯的话声,“你会对我好吗?”

    “呃,那必须的,我对我的女人们从来不吝啬疼爱。”

    “女人们?你有很多女人吗?”

    “那必须的,我这样的强者,最缺的绝不是女人。”

    “那我是第几个?”

    “呃,我数一下啊,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你快三十了。”

    噗,凤寰姿翻了白眼。

    “我,堂堂三阶大圣,排位近三十名?啊?”

    凤寰姿指着自己鼻子问,惊异之情溢于言表。

    “那你想排第几?”

    “强者为尊,实力至上,当然是论修为境界来排名啊。”

    “哦,那是你的看法,我不这么认为,我的后宫我做主,不以实力论排名,只以先后顺序排大小,我不会为了一片树叶而放弃一片森林。”

    凤寰姿又咬牙切齿了,“没商量?”

    “没有,不然我后宫就乱套了,谁来也得尊守我后宫的规制,不然进不了我宫宅之门,成不了我方家的女主人,就这么简单。”

    “好吧,这么委屈我,那能不能给人家换一件法器?”

    方堃一伸手,啪!

    他的大巴掌直接抽在凤寰姿傲翘的丰臀上,柔质法袍下的滚圆部位,颤巍巍的荡起一阵耀眼的波线,真惊人的弹性啊。

    “哦,原来你绕了圈,在这等着我呢?”

    凤寰姿有点被堪破心思的尴尬,又因被小仙君袭了臀,羞恼之色染红了雪颈的玉肌,多少年了,何曾被男子如此轻薄过?敢伸手的都死。

    今日被小小仙君袭之,却莫名其妙的起了一阵心悸之感,在悠长的修行生涯中,不曾想过男女间的某事,却因这风情的一巴掌揭开了心底深处封印的情‘潮’,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心灵至深处原来有这么一处被秘藏的角落,角落中还有这么一大股久压的情绪没有释放出来。

    难怪自己想晋升第四阶‘盘古境’总是找不到无形的制碍之因。

    但话说回来,还是有许多谨守着贞身的女圣,并不需要这方面的释发也能进窥‘盘古境’,各人各机缘,一万个人一万种突然间的妙悟破槛之法,谁也不会和谁的一样,只有自己能感觉到破悟窥境前的那种玄妙。

    此时的感受,虽然不敢释放了那种情绪就能进窥盘古境,但也增大了不少几率,对自己来说,这必然是制碍之一,也许自己的天赋就这么高,必须要清除这层制碍才能进窥第四阶‘盘古境’吧。

    其实,凤寰姿真不是为了排名而着恼,只是她一个小手段,拐弯儿抹角的想和男人要点实惠,也可以说是要点爱宠,谁让他露富来着?

    女人找男人的一个标准,就是要找强大的胜过自己的,她们天生就需要被呵护,在孤独的傲矜心态深处,隐藏着那一抹与生俱来的脆弱。

    女人之柔,这就是天性,再强势的女人,也只是强势了外表,而非内心,因为她改变不了自己的本性天赋,那是她与生俱来的一种属性。

    凤寰姿虽是女子中自强的那种,却不代表她可以一直坚强到底,毕竟这个世道上强过她的强者太多了,能欺负她的人大把大把的抓,靠自己保护自己是个奢望,迟早有一天沦为别人蹂虐的目标,甚至被灭杀。

    女人找一个更强大的倚靠来保护自己,显然是明智的选择。

    虽则方堃现在看起来弱小,才是小仙君,但这只小仙君的实力让凤寰姿也咋舌,完全是个旷绝今古的妖孽,其未来成长的潜力大的惊破天。

    这样一个优质选择,凤寰姿又怎能错过?真等他成长起来,还轮得到自己下手?只怕连给人家当奴婢的资格也没有吧?

    所以在一瞬间,凤寰姿想通了许多东西。

    她本身就大胆包天,敢于冒险,不然能一个人出圣域来参与夺宝?

    在凤寰姿同境的圣者看来,她的做法是无知和可笑的,自不量力的,别人都不会去想,但是凤寰姿敢想敢做,这也是她与众不同之处。

    所以说,凤寰姿能获得的资源,是别人想也不敢想的。

    她的这种获得,也算对得起她的冒险和胆量。

    富贵险中求,这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屁股被抽了一巴掌,凤寰姿就把柔躯靠近了方堃怀中。

    方堃也不客气,抬臂就挽住了她的素腰。

    而且大手更不客气的垂落下去捏凤寰姿惊人弹性的丰隆半丘。

    “你这小S胚!”

    “哈哈,”

    靠在方堃怀里,凤寰姿也自然隔着衣袍感受到了方堃如丘坚肌的弹韧度和体温传递,不由令她心魂更摇颤起来,阴阳互吸的至理诚不欺人。

    不过两个人都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

    玉人温香柔躯在怀,方堃固然亢奋不己,但也知非掠夺其时。

    “寰姿,我现在许诺你一句,我得到的第一件上品圣宝肯定给你。”

    “嗯。”

    轻嗯一声,凤寰姿首次倚偎男子怀中的心速如狂,渐渐压制下去,不压制的话,就要向他求H了,那岂不是要丢死脸面?

    “你的手,能不能不作怪?”

    事实上被方堃抓着翘丘揉捏,她想平静下来也不能啊。

    “这么好弹性,我不忍释手呀。”

    “那就,要了我吧。”

    凤寰姿倒也痛快。

    方堃苦笑,赶紧把手收到她腰间,不敢再乱摸了。

    他这番表现倒是让凤寰姿高看一眼,但心里也有微微失落,是我秀姿不足以引发他的天雷地火?还是这家伙的心性更加隐忍?

    “好吧,说正事,我入瓶,你去找那个六叔(凤尚奇)?”

    “六叔那关不难过,我毕竟是他亲侄女,但是雅黛公主若在冰星飞舰上,我就躲不过要面对她,六阶大圣的威势太强,真正面对时尿都可能挤出来,我害怕面对她暴露了我们的秘密,那不是送羊入了虎口?”

    “有你六叔护着你,不会有大事吧?”

    凤寰姿深吸了一口气,“我那个六叔可不是个善茬儿,不好糊弄,我这次偷出圣域,我爹说我六叔也不知道,这会儿我突然冒出来,都不知被他怎么收拾?他对子侄一辈的都十分严厉,搞不好就赏我一顿法鞭。”

    “法鞭?”

    “你连这也不知道?家族法鞭,长辈惩罚小辈的手段,你可以运功抵抗,但由于境界差距,仍旧逃不过被抽的皮开肉绽的结局。”

    “我去,抽哪?”

    “背、臀、腿!”

    “光了腚?”

    “那必须的,寸缕不着,既是惩罚,又怎么允许你有法袍护身?”

    “我去,当叔叔的,总不能抽光着腚的侄女吧?有悖常伦?”

    凤寰姿看了方堃奇怪的一眼,“常伦,什么东西?”

    呃,常伦是什么也不知道啊?

    倒是让方堃有点傻眼了,感情圣域不讲究这些?

    “那那叔叔和侄女之间,不得避晦点什么啊?”

    “哦,你说这个啊,这有什么好避晦的?叔是长辈,是父母那一辈的至亲,在长者面前赤果也不算什么,常伦这种说法,我没听说过呀。”

    “我就郁闷了,你们圣域不禁制近亲婚配吗?”

    凤寰姿道:“当然禁止,禁止直系,父不能娶女,母不能嫁子,除此之外不禁,但比如我六叔纳我入房的话,只要我父母同意,我就不能反对,反对就触犯家族律法,要受到族规的惩治,严重的要被贬为家奴,甚至被发配给其它‘房’充做侍奴,”

    方堃有些发呆了,在地球上,这种做法简直是禽兽不如啊,叔Y侄女这不是乱L是什么啊?即便不是直系至亲,也是最近的亲戚关系了。

    大该在圣域在这种世道,体质都太好,近亲婚配没什么弱智吧?

    即便是近亲婚姻的后代子嗣有些不聪明,也不至于沦为弱智。

    方堃很是郁闷,但又不能把自己地球的观念强加给圣域,那自己只会被当成弱智一样看待,好吧,你们乱去吧,和我也没啥关系,对不?

    “那个,你这姿色,不会被你六叔看上吧?”

    方堃真正担心的是这个。

    凤寰姿叹了口气,“我六叔要看上我,我早就委身了,他嫌我境界太低呢,纯以资色论,我必然入得六叔的法眼,但这世道姿色不是主要的,境界和修为才是最重要的,说实话,我逃出来是我娘的帮助,我六叔看不上我,但我九叔让我入他的房啊,他只是和我同样的境界,我岂甘心?其实我来凑这个热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想去其它圣域立足的,”

    “原来还有这事,那跟着你六叔回去,你岂不是要被他送回家族?去和你九叔完婚?”

    “我娘也没有同意啊,我九叔想娶我没那么容易。”

    “你爹呢?”

    “我爹要在就好了,肯定抽我九叔几个大嘴巴,训斥他痴心妄想,他那资质,比我多活了一千万年,却只是与我同境,而且很难进窥盘古境,这也是我娘说什么也不同意让我嫁九叔的原因,我六叔对我还算不错,他倒是有心收了我娘入房……”

    “呃,打住,你六叔要收你娘入房?这、这也可以?”

    凤寰姿道:“这有什么?在圣域,弟继兄嫂或弟媳的太多了,俗话说这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对吧?”

    方堃哦了一声,这话自己得认,魏冰的老娘杨维思不就便宜了自己?自己都母女俩给兼收并蓄了,倒是有资格指责人家圣域的常伦理法。

    想到这,方堃都有点心虚呢,叔叔侄女就更不算什么了。

    他只能岔开话题,“那伯母是什么境界?”

    凤寰姿道:“我娘是五阶大圣,真如浮屠强者,修为不比我六叔差,两个人在伯仲之间,如果我娘也修得‘冰天雪界’这样的圣皇秘奥绝技,必定超越我六叔之上,”

    “那你六叔会不会用‘冰天雪界’做交换条件来收你娘?”

    “他倒是想,真能如此,我娘早就便宜他了,问题是圣宫不允许这么做,任可私传冰武大道秘奥绝技给非圣徒的,都要被视为叛宫大罪。”

    “这样啊,”

    方堃心头一动,五阶大圣啊,便宜了我这个准婿得了,嘿嘿嘿。

    他后宫中两对母女了,萧芷和邢玉蓉,魏冰和杨维思,倒不介意再多凤寰姿她们母女两个,关键凤寰姿之母是五阶浮屠大圣,实力强横啊。

    想着就溢出一丝笑在嘴角。

    凤寰姿正瞅见了,“你笑的有点阴险,在想什么?”

    “啊?哦,我在想伯母一定很厉害吧?嘿嘿。”

    “你不会是想我母亲也便宜你吧?”

    “呃,我的表情这么明显?”

    方堃苦笑呢。

    “混蛋。”

    凤寰姿笑骂,又道:“倒不是没可能。”

    “真的?”

    下一刻方堃露出猪哥嘴脸。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前夫高能 最牛特别教官 农绣 史上最强帝主 主神崛起 抢个红包修仙去 无道圣尊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人族之王 绝色丹师:冥王的第一狂妃 行尸之界 混世剑尊 从地狱归来 在下苍云,有何贵干 端公手札 萌夫赖上大龄妻 韩娱之灿 侯爷请回家,农门采茶妾 荒狼 不一样的2015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环宇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