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为什么要来?”

    是因为需要给江汉军区和根据地、创造有利发展空间和机会,必须在他初到鄂中时,用这招(来美参观军演——其实就是看老美套路老蒋呗)转移国府上下的注意力。

    这次张云鹏跟着来与其说是参观,不如说是来全程监督黎叶的;还有国-军各个派系势力的将校们,虽然不和黎叶过多接触,但他们要说没被上级长官关照嘱咐过对黎叶怎样怎样,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总之,这次来美,是一招一石多鸟的妙手。

    就可惜算准了前面,但没猜到结局会是这样!

    “为什么要答应跟山姆那混蛋比……?”

    黎叶眼中认为的无聊游戏,却牵扯了华夏军人的荣誉和脸面,不可不捍卫!

    就可惜,对阵山姆容易,对付这魔鬼天灾领域般的神奇海域,心有余而力不足!

    没想到会是这样!悔之不及啊!

    “噗……咕嘟咕嘟!”

    忽然整架飞机解体,大量的海水灌入了黎叶嘴里,呛得他涕泪直流,可能唯一的好处是脑子被刺激得清醒不少。

    而与此同时,黎叶感受到双眼的暖流再现,很快蔓延全身……

    再次醒来,他感觉整个人都快被海水泡皱巴了。

    时间应该不会太久,否则这处机舱内部空间、早该被海水填满了,但他全身又是这么个样子……

    “嗤啦”一下,黎叶从座椅中挣扎出来,可随着他的挣脱,居然将全身的衣服、甚至一层肉糊糊的死皮都留在了座椅原处,看得他毛骨悚然,好像一条穿了衣服的蛇、连着蛇皮一块儿扔下了……

    黎叶嘴里咕嘟嘟冒了几个气泡后,这才赶紧浮上去呼吸几口空气,窄狭的机舱空间里,还剩不足一平米大小面积、半米高的空间,这里的空气,自然没法供给他长时间的生存环境!

    当然,有件东西没法舍弃,便是卸载次级子系统任务时“爆”出的储物黑玉牌。忍着恶心摸索着,在座位上的衣服和褪下的死皮中,好歹找到了黑玉牌,重新挂在脖子上,才松了口气。

    此即一阵阵暗流强压着半截机身,卡住它的岩层裂缝“咯吱咯吱”作响,这种声响,让身处在其内的黎叶胆战心惊不已。

    睁大眼睛看去,现在他所在这半截机舱、是倒扣在海底的,确切说是被卡在了一处暗流涌动的海底暗礁区域,大致上估量,距离海面也并不远,不到40米。

    他试了试,从储物黑玉牌中取出定制的潜水服、氧气瓶和呼吸面罩等,艰难地穿戴好后,才发现氧气瓶上次耗尽后没有重新灌氧。呼吸入口鼻的只是普通的空气而已,没几分钟里面便会被二氧化碳占据氧气瓶空间。

    下一步从这处机舱中钻出去,他得慎重考虑氧气的问题……

    还有个关键问题,就是他没法从机舱断截面破洞口出去,哪里已经被岩层裂缝卡死了,除非他变成一条扁平的海鱼,那点裂缝空间,否则还真的不行。

    试了试,飞机的弹射椅机构能正常使用,但这么卡在岩峰中,弹射出去只是一个妄想!不说卡没卡住的问题,那个座椅已经脱离了原来位置,自然不能使弹射装置生效!最多是被弹射装置掀翻到机身破口、被更里面岩峰卡死……

    而且一旦开启这个弹射操作,不成功的话,就等着海水从他主动弹射揭开的缝隙中渗进来,把他仅有的这点保命的空间给毁了。

    故而,要用,就只有一次机会!失败的下场……不用说!

    “有了!”

    黎叶仔细检查一下空间内的环境,以及机舱露出在暗礁岩层外面的那部分的大小尺寸后,发现能从这里出去!

    也是唯一办法,就是打破厚实的玻窗盖。

    但现时代的玻璃制造技术,在这暗流汹涌的海底环境中,稍微不注意、或者运气坏的话,锋利的玻璃碎片,在翻涌的浑浊海水中会直接变成致命利器。

    思量一小会儿,黎叶先取出了一个空木箱子,浸入海水里垫在座椅上,正好让他踩住后、可以探出半截身体到越来越小的空隙中;接着,他收了碍事的空氧气瓶后,取出一口铁锅,一把铁锤子,咚咚几下,便把整块玻窗盖框架,给敲掉。

    海水顿时涌灌而入,这股突如其来的强大压强作用下,黎叶就像被弹射而出般,顶着铁锅,从破洞口“嗖”的一下便窜了出去……

    为他挡住了若干玻璃碎片的铁锅,在他出了岩峰区域后,被一股暗流给卷走了。

    没跟救他一命的铁锅较劲,身体依旧响应在意识之前,他的手放开得很干脆果断,黎叶手上一滑,这面铁锅滋溜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那股暗流的巨大吸力和拉扯力道,差点使他的胳膊脱臼!

    “我……呜呜!”

    黎叶这口气也差点没憋住,吐出半口海水的同时,他取出了两个空的炮弹箱子,两手夹紧、将之束缚在肋间。

    有了这两空木箱的浮力辅助,他感应着海底的暗流,顺势游动,不一会儿,便“爬”上了暗礁最顶端!

    尽管脚踏“实”地,但他没法在光滑溜溜的暗礁石面踩稳,而且水中杂乱暗涌力道的干扰下,随时有被重新卷入海底的危险。

    他快速松开两只灌了近半海水的木箱,全力踩水,在暗礁顶端,运用漫过腰间的海浪推力、规避底下的暗流的吸卷拉扯,当然也只有那么一小会儿,他的体力是吃不消一直这么持续下去的。

    他本该庆幸能浮出海面,拥有自由呼吸的幸福。

    可随即,观察到海面上的情况时,他差点吓得腿软、重新被暗流卷入海底。

    只见,好几股海龙卷从海面上升起、又落下,时间不长,但涌动的暴虐风浪,使得不远处的海域简直就是一片地狱禁区。

    “嘶!”

    他能被“卡”在这片暗礁区域,是占了多大的运气啊!

    那两只被海浪推远的木箱子,连个泡都没咕嘟一下,便被卷入海水中,消失不见。

    他立时瞬间明悟,这处暗礁顶端,就是他唯一的存活希望所在!

    也在这瞬间做出决断,立即在空间中“翻找”起来,也就一个呼吸之间,他取出两根长矛,按照刚才浮出海面时记忆中的方位,插了下去。

    两根长矛是他用以前的船体零件材料制作的简易工具,杀鬼子时没怎么用得上,此时用之别进暗礁裂缝、将他自己稳固住,正好合适。

    两根长矛自然不算彻底稳固安全。

    于是,黎叶便索性运用这有限的材料和区域,在这处暗礁上面摸索、构建出了一方稳固的活动空间。

    不过,这些铁链绳索绑扎固定的长矛、钢管构架的“建筑”,使用寿命不会是经年不坏的。但有个临时栖身之所,也不坏!

    也为黎叶争取到了大约百天的时间!

    他这段时间,就像某漂流记的荒野生存大师一般,不同的是,人家有海岛、还有充足的食物来源;而他则是储物空间中自备干粮,还没法生火吃口热的食物,好在水果等各类杂食营养补充和淡水准备充足,除了晒脱了几层皮,倒没什么其它问题……

    通过前面三月的仔细观察和分析,他大致上摸清楚了这处海域的“暴动”规律。

    海潮的涨退是根据月亮的公转规律来的,月中便是涨潮时;而空中不时能感应到的“晴空湍流”类别的压抑威胁,是在月初几天和月末几天——当然,他的观察和分析比不上正统的地理和天文学家等专业人士,个中会有差错也不定。

    但他能确定的,便是哪段时间从这处海域经过会更安全!

    说是更安全,其实是风险更小一些罢了。

    要不是食物和营养的问题,他还真不想涉险,但这处海域不会给他磨蹭心理建设的时间,这天差不多又在月中,浪来了!

    “库擦!”

    这段时间虽然终于雷雨,但少见雷云压得这么低,几乎就贴在海面上放电。

    夹杂着风浪,呼啸着拍来。

    黎叶赶紧躲进绑定在几根长矛钢管之间的大木箱内,这段时间他都这么过来的,唯独这次——避过了雷雨的肆虐的时间后,被越来越剧烈的风浪,给硬生生强拆散了他千辛万苦搭建的这处“安全屋”……

    几个绑在周遭抵御浪潮的空油桶,这次变成了拆散建筑的最大帮凶。

    巨浪推起四五米高,只是一轮,便将大部分钢管和空油桶给掀起来、带走。

    黎叶要不是感觉到危机,瞬间翻身出了木箱,他也会被巨浪连同木箱一起带走。当下只有忍受风浪的翻涌狂卷,死死抓住仅存的两根长矛,好歹将自己固定在了暗礁顶端!

    不过,现在站在暗礁上面,海水不再是齐腰深,而是淹没了足足四米多深。

    好在只是一波浪潮过去后,海水会暂且退去,留下漫过他腰身的水面。

    再几波浪潮后,海水逐渐涨到了他脖子的位置,浪里浮沉,海水灌进他的口鼻,不需问他是否愿意。

    只等海浪刚一恢复平静,黎叶便取出了一艘鬼子炮舰,快速发动,离开了这处涨潮区域,也是因为涨潮,他才能开船越过这片暗礁区域,时机把握得刚刚好。

    “呜呜呜……”

    听着载动这他希望的马达声响,穿过渐渐减弱的风浪区域,黎叶看见蓝天白云,才知道依旧是白天,刚才被雷雨风浪肆-虐的时间,他好像度过了漫长的一生一般,从没觉着时间这么难熬过。

    要说最快的穿越这片区域,还是要属用飞机更快,他的储物黑玉牌的空间内,还有几架加装了水上浮筒的飞机;但上方的恐怖未知的致命威胁,似乎还将山姆和第19飞行队全员弄没的画面、留存在天空不断回放给他看……走上面是绝难成功的!

    “嘀!滋滋……,扫描到未知时间流速另类磁场空间,滋滋滋滋,建议……滋滋滋让开……滋滋穿行……”

    系统忽然传来的一道从未见过的黑色警报信息,随即黎叶脑中整个画面再次沉寂,杳无音信。

    黎叶只是一个愣神瞬间,便觉着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感觉到浑身被海水再次包裹住后,失去了所有意识……

    再次醒来,又脱了一层“蛇皮”,这回出现的位置,他很眼熟,不过一时间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但肯定在这儿呆过。只是,他呆过的山洞不计其数,暂时想不起来,也是很正常。

    重新在死皮堆里摸出那块黑玉牌,黎叶此时忽然发现它只剩下了一半,也是相当眼熟——他这回想起了,这和他家原来祖传的那块黑玉,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但他绝对可以笃定,这黑玉牌绝对是他的蜕皮中原来的那块储物黑玉牌,因为上面的绳索是苗秀兰亲手编织的……

    “这怎么回事……呃。”

    黎叶被忽然出现在眼前的一樽酷似反应堆的庞然大物,给吓了一跳。

    “嘀!穿越未明时间流速异常磁场空间,予以执行对宿主优先全面气血能量恢复保全性命之程序,产生未知变异——当前吞噬45%变异次级子系统兑换空间后,系统完全卸载,需要重新绑定,建议宿主尽快重新绑定……”

    泥煤,吞噬了老砸的储物空间不说,还特么不讲义气地卸载……咦,卸载?!

    黎叶是第一次没从脑中听见系统的哔哔哔哔声,忽然感觉莫名的浑身轻松,重新绑定?再让你害老砸亲友们被牵连接受什么因果惩罚?想到别想!

    他自然第一时间想会鲁中、不、是鄂中见他家人,这什么鬼系统,谁特么想要,谁拿去!

    他此时的心态,是最轻松的。

    现在想来,初期这系统用他的视觉来绑定和要挟他拼命开发晋升系统;后来,屡次被他玩崩溃后,系统便开发出了牵连他亲友的什么历史时间主线因果类惩罚……

    他若是再被它套牢,那就是真傻!

    “嘀!重新绑定倒计时——72小时内,没能成功重新绑定,将会触发因果类惩罚:一、彻底实施日裔血脉虚拟炮弹攻击……”

    它倒是灵性,每一条都扣住了他的要害和弱点——第一条就是大娃和小豆子的生命威胁……

    “泥煤啊,现在不该是想着怎么从这山洞脱身么?”

    黎叶不禁破口大骂,忽然打了个寒战,惊道:“山洞?!”

    这处一半有水的山洞+这尊仪表指示灯闪烁不停的金属疙瘩玩意儿,黎叶忽然触醒趁机多年的记忆——他早前穿越之前,就是这么一个山洞啊!

    难道他又穿越回来了?

    不,这说不通啊!

    黎叶拍拍自己的头,努力让自己清醒……

    “啊,嘶!”

    忽然水面一个晃动,他的那层泡在水里的蜕皮,被一个布满锋利牙齿的巨口“咔吧咔吧”给吞噬了。

    一大股水花,浇湿了黎叶清洁溜溜的身体。

    他这才忽然发现,自己是光着身子。

    而且,海水不知不觉淹没到了他的膝盖位置……咦?海水淹到膝盖啦。

    “不好!”

    黎叶赶紧一下跳出了海水,但没等他落定在半拉干爽的山洞岩石地面上,腿便给一个从水中钻出来的巨大黑影、一下撞的生疼!

    嘶!

    翻做起来,看看腿上的淤青,只怕最轻也是骨裂,太疼了!

    再看看那个巨大黑影,不是眼熟的大白鲨是什么?!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超级作品位面 龙之少女 洪荒战蛮 重生之盛世崛起 重生之最强魔厨 腹黑王爷:七小姐来了 天价老婆好难追 召神令 三嫁弃妃:王爷的失宠侍妾 三国之辽东铁骑 末世纪 从前有个鬼剑士 诛唐 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 浩邈星系 约吧男神!这次来真的 神武天帝 最强武馆系统 修真小邪妃 篮神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