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芳华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负天下人-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 -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湘盈回头冲风花雪月四姐妹微微一笑,又点了点头,示意叫她们宽心,然后对顾景鑫说道:“多谢顾大人这么精彩绝伦的辩解,我真是为你的诡辩之论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始至终,我从未怀疑过我的四个姐妹,从前不会,今后更不会。人在做,天在看,我始终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所以,我也劝顾大人您,既然已经做了朝廷命官,就要为天下的百姓着想,我们现在身处大宋的地盘,无论这块土地是否属于您的管辖区,都属于大宋的子民,刚才您话中的意思,不也是暗含着不相信我是真凶么,所以,如果您还有良知,烦请您网开一面,放我们一条生路,让我可以找到真正的凶手,还自己一个清白,若真如此,从前我们的恩恩怨怨,自此一笔勾销!”

    湘盈如此说,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再说,既然宗政无极没有死,她和顾景鑫之间还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倒不如服个软,兴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哈哈哈,湘盈啊湘盈,我刚才是说我的心胸没那么狭小,但我也没那么伟大,空口白牙,说你不是真凶你就不是真凶了?简直就是笑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妄作聪明了,乖乖的认罪伏法,跟我回去,兴许我还能在防御使苏大人那里替你说几句公道话,让你有翻案的可能。”

    湘盈没有和宋朝的官员们切切实实的打过交道,当初,只是因为皇帝出巡事宜要经宰相顾林忠之手,需要去讨好他,所以,才与之打交道的,除此之外,来春江楼也有许多官员,但那些官员大部分都只知花天酒地,所以,她对大宋的官员与律法,没有什么信心,一旦被抓,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呢?翻案,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况且,她若束手就擒,她身后的四位姐妹怎么办?不能为了自己而连累她们,要想法子让她们有活命的机会才是。

    环顾四周,此刻,顾景鑫带的人马已将她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围住了,顾景鑫的身后还有四大金刚护法,想冲破包围圈全身而退,太难了。

    湘盈从出谷到现在一直以来的人生信条都是--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也不负天下人!

    所以,想到刚才四姐妹对自己的忠心耿耿,想到从前四姐妹对自己的照顾有加,于是,湘盈把心一横,对顾景鑫说道:“顾大人,我可以认罪伏法,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顾景鑫听湘盈这么说,顿时来了精神,眼睛里折射出了异样的光彩,急切的说道:“你快说,什么条件?”

    湘盈没有迟疑的答道:“其实我的条件大人一定能做到,而且很容易能做到,那就是,你要放了我身后的四个姐妹,否则,我们拼死一搏,恐怕我们的全部实力大人您还没有见过,若我们为了活命豁出去了,您就算是损兵折将也未必能将我擒住,不是么?”

    湘盈心中是如此衡量的--到现在为止,顾景鑫也没提风花雪月当初效忠之人是契丹人之事,所以,他应该还不知道宗政无极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宗政无极未死之事,当初他说什么冒险将宗政无极救出,恐怕一切也都在宗政砾老爷子的计划之内,目的就是要让宗政无极在世人眼前消失,让大宋之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这样他才可以顺利的回到契丹。听说北汉与大宋的兵马连年交战相持不下,而北汉背后扶持的势力,就是契丹。若让顾景鑫知道风花雪月当初效忠之人是契丹人之事,那绝不会饶了几个姐妹的性命的,所以,用自己来换四姐妹的性命,值了。

    顾景鑫的眼睛微眯,小小的思索了一番,说道:“湘盈,你倒真没让我失望,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还像从前那么重情重义,好!我成全你。现在你走到我的面前,不要耍什么花样,只要你乖乖的束手就擒,她们,我可以不再追究。”

    湘盈斩钉截铁的答道:“好!一言未定!”

    湘盈是答应了,但她身后的四姐妹可不答应了。

    江风伸手拦住了湘盈的去路,说道:“姑娘,你不能束手就擒,我们过来是为了保护你的,你若为了我们而被抓,这要我们还有何用啊?”

    江花激动的说道:“是啊,是啊,我们四姐妹早就说过,誓死追随湘盈姑娘,永不叛离!如果你却不相信我们会拼死护姑娘的周全么?”

    江雪握紧了手中的宝剑,说道:“盈姐姐,我们几个人拼死一战,未必不能逃出生天,怎能就这么轻易认输呢!”

    江月拽住湘盈的衣袖,说道:“姐姐,这么认命,不是你的风格啊,你从前不是教我,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吗?不去拼一把,怎会知道没有好的结果呢?”

    江风看出了湘盈的决心已定,以她的性格,她决定的事情很难再改变,此次,湘盈是铁定了心要保他们四姐妹周全的,于是说道:“若姑娘铁定心思要去官府认这莫须有的罪名,我陪姑娘去,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至少这样在狱中还能有个照应。”

    “我也去!”

    “我也去!”

    “好啦!你们就都别跟着我啦!”湘盈见这四个姐妹越说越离谱,赶紧制止了她们。

    “小月,我这不是认命,我这也是个权宜之计;小雪,刚才你们不是领教过四大金刚的厉害了么,况且现在四周都是他们的人,我们想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花姐,不是我不信任你们,我真的十分的信任你们,但我怎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为我而死呢!风姐,你是最懂我的人,你能这么说,我真的是好感动,我已经把你们当成了我的亲姐妹,所以,你们不要傻傻的跟着我去做傻事,你们要替我好好的活下去,把我没做过的事情,没敢做的事情统统都做一遍,这样也算替我弥补这个不完美的人生了。再说,我去见官,未必就是死路一条啊,官家判案不都讲求的是真凭实据么,兴许我还有一线生机呢!”

    湘盈边说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交给了江风,小声说道:“去‘龙扬东升’客栈找慕扬,把这个交给他,兴许他能帮到我。这次,顾景鑫的目标摆明了是我,你们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保存实力,才有希望。”

    五姐妹团团抱在了一起。

    、、、、、、、、、、、、、、、、、、、

    最终,湘盈还是选择了束手就擒,她被顾景鑫点住了周身大穴,并差人绑了起来,押了回去。

    顾景鑫倒是很守信用,没有再为难风花雪月四姐妹,人马全部撤走,徒留四姐妹在原地,伤心悔恨。

    如果是从前,湘盈落入了顾景鑫的手里,恐怕早就被他为所欲为了,但是,现今,顾景鑫是朝廷命官,他是打着抓捕嫌疑犯的旗帜去向防御使苏大人借兵的,而且,他与苏大人有言在先,若抓到嫌疑犯,决不可对她动用私刑,要立刻带她来见苏大人,苏大人说一定要见到一个完好无损的嫌疑犯。

    顾景鑫有些不明白为何这个苏大人年纪轻轻却这么恪守古板,但现在顾景鑫是在人家的地盘,凡事还是要有约束的,所以,他还不能像在自家地盘一样为所欲为。

    本来,顾景鑫抓到了湘盈,是想先把她带回自己的驿馆,等享受够了,再看如何处置她。但是,一切未能如她所愿。

    顾景鑫和这队人马刚进了金华府的城门,一个身穿蓝色长袍,腰系青色腰带,手提一把亮银刀的侍卫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个人,顾景鑫见过,是苏大人的贴身护卫。

    这个侍卫拜见过顾景鑫后便说道:“顾大人,我家大人听说您已成功捉拿了画中的嫌疑犯,功不可没,他会亲自向朝廷禀报您的功劳的,现在,还请大人回驿站歇息,这里就交由我来处理便好!我家大人说,他定会秉公执法,找到杀害平远将军夫妇的真凶,还天下一个公道的。”

    顾景鑫心里暗想:他妈的,怎么老子我刚进城门,这苏大人就知道我把人带回来了呢,看来一定是这队人马中有人先行一步,去通风报信了。唉!领的不是自己的兵,就是不和自己一条心,风声都走漏的这么快,现在在人家的地方,凡事还要仰仗着人家的帮助,所以,关系不能弄的太僵。就算他们把人带走又如何,回头我寻个机会找个理由,让上边下文书,由我亲自来督办此事,一切不就又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了么!

    想罢,顾景鑫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侍卫将湘盈推至自己面前。

    他翻身下了马,用折扇挑起湘盈的下巴,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呦呦呦,我说湘盈,看看你这小脸袋,真是脏的要命,好好的一个漂亮姑娘,竟把自己糟蹋成这个样子,我看着都揪心,你说你当初若是乖乖的跟了我,哪会有现在这么多事情呢!”

    此刻的湘盈,被他点了周身的穴道,还有哑穴,所以,哪里能说话呢?

    看着顾景鑫在自己眼前比之前离远处要放到好几倍的脸,她只觉得生厌,顺势闭上了眼睛,懒得看他的样子。

    要说这顾景鑫的长相并不赖,天生白皙,保养的又很好,瓜子脸,五官长得很正,鼻梁高挺,眼睛乌黑锃亮,认识他的人对他的评价都是诸如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美男子等等,但湘盈就是看他不顺眼,正所谓,仇人眼里出小人,从前的印象中把一个人给下了定义,那今后,想要翻篇可就难了。

    看着湘盈居然闭上了眼睛,顾景鑫是又好气又好笑,戏谑之心油然而生。

    他贴近了湘盈,快速用折扇解了湘盈周身的几处大穴,在湘盈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啊!”

    湘盈惊恐的叫了出来。

    此刻的湘盈,像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白兔一般,下意识的向后跳了好远,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顾景鑫。

    顾景鑫在那里好整以暇的看着湘盈。

    顾景鑫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虽然还没戏谑够,不过应该先交人了。

    交人之前,顾景鑫迫使湘盈服下了一粒药丸,然后放心的解开了她身上余下刚才未被解开的穴道。

    “你放心,这药不是什么厉害的药,不过可以压制你体内的功力,让你没法使用内力。”

    接下来,顾景鑫把湘盈和他借的这两队人马都交给了这个身穿蓝色长袍的护卫,但他没有立刻离开,因为他不能仅凭这个蓝色长袍护卫的一句话就那么轻易的交人交马啊!况且,他也应该去拜会一下这位防御使苏大人了!

    湘盈乍一见这个身穿蓝色长袍、腰系青色腰带、手提一把亮银刀的侍卫,就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但是究竟在哪里见过呢?湘盈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来到防御使的官邸,湘盈还未看清这个防御使大人的样貌就要被押解到官牢之中了,在被押走之前,隐约看到顾景鑫在与一个身着绯红色官服之人客套寒暄,不知为何,她听到这个身着绯红色官服之人的声音,好似从前听过似的。

    没有时间去细想,湘盈就被这个身着蓝色长袍的侍卫带进了牢房。

    这是湘盈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牢房的样子。

    这个牢房位于整个官邸的东北角,不过,离大堂很近,看来是为了提审犯人方便。

    两个在门卫看守的狱卒见到了身着蓝色长袍的侍卫赶紧行礼,蓝袍侍卫没有和他们寒暄,对两个狱卒说道:“这个犯人一定要好生看管着,没有大人的命令,谁都不可以见,更不能把人带走,你们也要老实点,绝不允许碰她,听到没有?”

    两个狱卒得令,恭敬的异口同声答道:“是,遵命!”

    进入牢内,右侧是一个比较明亮的小屋子,看屋内摆设,应该是狱卒们休息的地方。正前方是一个用大粗铁柱构建的监门,监门被打开的时候伴随着非常大的哗啦啦的铁链和铁柱撞击的声音,这不管谁经过这里只要打开门,都会发声,离着十丈外都能听到。监门内有一个照壁,通道只有一面,而且很是狭小,仅允许两个人并肩而过,湘盈心里忖度,这些设计构造,看来是为了防止囚犯逃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