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这百发百中无虚弦那是从前,他还未遇上湘盈,殊不知,湘盈可是在季恨天那里“历练过的”,江湖上惯用的那些小毒小药之类的,用在湘盈的身上,恐怕都不会起太大的成效。

    今日,湘盈因为先是被迫吃下了顾景鑫的软骨散,本来就很难受,又被这个瘦狱卒下了迷药,两个药效加起来,才有了现在恶心、呼吸困难的症状。

    眼看着这个瘦狱卒的魔抓就向自己伸了过来,湘盈手指尖使劲儿抠着自己的手掌心,要用疼痛保持脑子清醒,她要赶快想出应对之策。

    越需要紧急判断某事物的时候越要冷静,不能慌。

    此刻,湘盈闭上眼睛,气沉丹田,积攒着微弱的力气,在瘦狱卒的魔抓伸过来的同时,向一旁闪去。

    幸亏当时湘盈的身后只是墙,而不是墙角,否则,想闪都没地方闪了。

    趁着瘦狱卒扑空还来不及反应的空隙,湘盈赶紧拼劲全力向门口跑去。

    可惜,她的体力实在是不支,跑的太慢,瘦狱卒一个转身大手一划拉就拽到了她腰上垂在下面的腰带。

    瘦狱卒手上用力,使劲儿一扯,湘盈就被带到了他的怀中。

    还没等湘盈站稳,只觉得身后的人又使劲儿推了自己一把,噗通一声,湘盈就被推倒在了湿凉的地面上。

    “嘿嘿,我让你跑,让你再跑啊,看你这回往哪里跑。”

    瘦狱卒边说边要去解湘盈的腰带。

    被推倒在地的湘盈,头昏的更厉害了,她只觉得眼皮好沉,只想睡觉。

    就在此时,她的眼睛还没合上之前,看到了不远处移动的光亮,听到了好几个人的脚步声。

    为首之人身着蓝衣,正是白日里将她带进来的那个侍卫。

    蓝衣侍卫耳聪目明,听到了这边的响动,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立刻喊了声:“住手!”

    这半夜三更的,很少有人过来查看或者带人之类的,听到突如其来的喊声,惊的瘦狱卒激灵一下子,拔直了腰板看着前方。

    蓝衣侍卫后面紧跟着一人身着绯红色官服之人,走近了些,湘盈渐渐的可以看清他的长相。

    此刻,湘盈瞪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嘴张了张,但嗓子眼儿里的那个“苏”字,最终还是没有喊出来。

    苏涛达,这个身着绯红色官服的人竟然是苏涛达。

    湘盈没有喊出他的名字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属于朝廷追捕的要犯,现在她不知道场合及在场的人是否都可信,苏涛达既然做了朝廷的官员,那定是要小心谨慎的,若自己喊出了他的名字,在有心人听到后,恐怕会对苏涛达不利。

    都这样一个场合,处于这种窘迫的状态,湘盈仍旧在为她人着想,真不知道她是傻还是太善良了,宁可天下人负她,她也不负天下人,在她的身上真是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身着绯红色官服的苏涛达待看清牢狱之中趴在地上的人是谁的时候,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

    “湘盈,你怎么样了?”苏涛达蹲下身,伸手去搀扶湘盈。

    湘盈强打起精神,对他扯出一丝笑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诶呦!”蓝衣侍卫上去一脚就将瘦狱卒踢倒在地,疼的他大叫了一声。

    不过,瘦狱卒不是傻子,看到自家大人居然对这个犯人这么关心,就觉得他们关心肯定非同一般,自己刚才得罪了这个犯人,得赶紧求饶,于是立刻挣扎着爬了起来,跪在地上喊道:“大人,饶命啊,大人,求您放过小的吧,小的上有老下有小,都等着小的去养活呢,大人,小的再也不敢啦···”

    在这个本来安静的夜晚,整个牢狱几乎都能听到他求饶的声音,好多犯人都起来看或者听他的笑话,在这里有几个人没有被他欺负过呢!

    苏涛达根本就没有理睬他,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湘盈身上,头没有抬,连看都没看一下他,直接对蓝衣侍卫摆了摆手。

    蓝衣侍卫会意,对属下吩咐道:“把他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关在水牢里,听后发落!”

    “是!”

    两个侍卫领命,不管这儿瘦狱卒如何挣扎叫嚷,一人拽着他的一个胳膊,都没让他站起来,直接将他向外拖去。

    “好,好!”

    “活该,早该如此!”

    “呸,让你再耀武扬威!”

    “孙子儿,看你还敢不敢得瑟了!”

    ······

    他被拖着的这一路,充斥着各种囚犯对他的哂笑和谩骂,若这些犯人手中有砖头石子之类的,早就向他抛去了。

    整个监狱,哗啦啦的铁链撞击铁门铁柱的声音与谩骂叫好的声音不绝于耳。

    “都给我住嘴!”蓝衣侍卫大喊了一声。

    监狱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很快,外面传来了竹杖拍打的闷声以及呼爹喊娘的痛喊声。

    苏涛达关切问向湘盈,“你还能走路吗?”

    湘盈点了点头,并对苏涛达小声说道:“苏大人,可否麻烦您帮我找一些催吐的药!”

    苏涛达赶忙吩咐属下:“快,快去找大夫,赶紧要来一些催吐的药!”

    属下领命急急的向外奔去。

    最后,在苏涛达的搀扶下,湘盈被带出了牢狱,来到了苏涛达在防御使官邸内的一处临时休息室。

    服下催吐的药后,湘盈吐了个昏天黑地,将胃里还存留的药全都吐了出来,那些已发挥作用的药早已渗透到了她的全身,无法吐出,但至少吐出了些,减轻些药效,她还能好受一些。

    苏涛达吩咐属下找来一套干净的女装,湘盈撑着虚弱的身体,简单的沐浴了一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虽然胃里空空如也,但起码浑身上下舒服了许多。

    桌上已摆上了一些清粥、点心和小菜,正当湘盈要落座吃饭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女子的声音。

    “诶呀,夫人,您慢着点儿,慢着点儿,大人不是说明日再安排你们见面吗!您何必这半夜三更的跑来呢!”

    苏涛达听到外面的声音,连忙起身跑了出去,外面传来了两人的对话。

    只听苏涛达心疼的说道:“我的好夫人,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天这么黑,太危险了。”

    只听一个女子答道:“白护卫回去跟我说,湘盈在你这里,我听了能不心急么,你居然让我明天才能与她相见,这是想急死我啊!”

    “好好好,夫人,都是我的不是,都是我的错,你慢着点,来,湘盈就在里面呢!”

    听到这几句对话,湘盈早已听出门外走来的女子是谁,赶紧起身去门口相迎。

    “啊,姐姐!”

    “湘盈!”

    一个年轻的妇人,身披绿缎长衣,头发简单的挽起,斜插了根金簪,看样子应该是已经入睡临时起床,来不及装扮就赶了过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湘盈刚出谷时替嫁的那位女子--白紫竹。

    义结金兰的姐妹相见,泪眼婆娑,心中似有千言万语,但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说起。

    到而今,两人自第一次见面分别后已过去了几年的时间,一切都变化了太多。

    此刻,心神稳下来的湘盈才发现,白紫竹的腹部已然隆起许多。

    “啊!姐姐,你有孕在身啊,恭喜姐姐,恭喜苏大人!”

    白紫竹的脸上虽然挂着泪珠,但还是洋溢着初为人母的笑容。

    苏涛达说道:“湘盈,在这里就不要那么生分见外了,别一口一个苏大人的叫着,叫的我都无地自容了,没能在你受难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我已然无言见你了,你若是再这么见外,我真的是羞愧难当。”

    白紫竹说道:“是啊,妹妹,当初若没有你的仗义出手帮助,怎么会有现在的我们,我们夫妻二人应当跪下来向你赔罪才是。”

    说着,白紫竹和苏涛达就要一同给湘盈跪下。

    湘盈哪里承受的起呢,再说白紫竹可是有孕在身,是要重点保护的对象,她可不能让两个人给自己下跪,连忙拉住了二人,说道:“别别别,快起来,姐姐,苏兄,你们没有愧对于我任何事情,你们看,我这不好好的站在这里与你们说话呢吗!”

    苏涛达其实更心疼白紫竹,他也舍不得让白紫竹下跪,听湘盈这么一说,应该是没有怨恨二人的意思,于是说道:“好了,好了,都别站在这里说话了,湘盈,你一定饿坏了吧,赶紧先吃饭,等你吃饱喝足了,咱们再好好聊一聊。”

    湘盈真的是饿坏了,身体本来是虚弱的很,见到白紫竹,这是精神为之兴奋了一下,强撑着与二人谈话的,现在,她也没法再管什么礼数了,端起碗筷,开始了狼吞虎咽的节奏。

    虽说很饿,但湘盈也没法吃太多,可能是心里有事,堵着就不思茶饭了吧!

    放慢了吃饭的节奏,三个人开始聊了起来。

    原来,自湘盈跟李明昔去了白府,跟白老爷谈了那笔“交易”之后,白老爷便不再反对白紫竹与苏涛达的往来了,但是,白老爷给苏涛达定了个条件,那就是必须取得个功名,让白紫竹衣食无忧,他才能答应苏涛达把白紫竹许配给他。

    苏涛达当然是一口应允了下来,在进京赶考之前,白紫竹背着父亲,悄悄的将自己的私房钱全都塞给了苏涛达,让他作为路费和住宿的盘缠。

    有着爱人的鼓励和支持,最终,苏涛达没有辜负白紫竹,真的考取了功名,而且是当年的第四名。虽然没有做什么状元、榜眼、探花,但是,能取得第四名的成绩,那也是很让人兴奋的事情了。

    这里边最开心的还有苏老爷,他大张旗鼓的张罗着女儿的婚事,两人成婚的那天,苏涛达和白紫竹都想请湘盈和李明昔这两个恩人前来,但是,李府只送来了贺礼,没有来人。后来,他们才知道,李明昔与湘盈已经消失了有段时间了。

    苏涛达被派去颍州做了刺史,白紫竹当然是舍不得夫君,两人完婚后就一同前去赴任了。因白紫竹有孕在身,非常思念家乡,所以,苏涛达特此向皇上请命,恳请调回金华府。皇上看苏涛达这么重感情,最后应允了,四个月前,苏涛达携夫人共同回了金华府,做了金华府的防御使。

    这回到金华府,没多久,便发生了平远将军夫妇遇害的事情,而且,嫌疑人居然直指湘盈。

    苏涛达刚开始都没敢跟白紫竹说,可是后来,满大街都贴着捉拿要犯湘盈的布告,白紫竹能不知道么,这几个月,白紫竹都是提心吊胆的,她担心湘盈的安危,现在好了,湘盈好好的出现在她面前,她悬着的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湘盈喝下最后一口汤,放下碗筷,开口问道:“姐姐,苏兄,你们相信我是杀害平远将军夫妇的真凶吗?”

    白紫竹忙答道:“妹妹,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我是不相信。”

    苏涛达说道:“湘盈妹子,我们夫妇二人都不相信你是真凶,但无奈案发后,就一直有人直点你的名字,说你就是真凶,这件事情皇上很是重视,所以,我不得不遵从皇上的指令,将追捕你的布告派发了下去,我这里有好多双眼睛盯着呢!真的是不敢不从。”

    白紫竹说道:“妹妹,姐姐求你不要怪罪涛达,他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去做的,从前不当官不知道官场的险恶,这做了官才知道,如果稍不留神,被人抓住了把柄,那都有可能株连九族。”

    湘盈握住了白紫竹的手,说道:“姐姐,我怎么会怪苏兄呢!他能把我从牢里救出,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否则,真是不敢想象。”

    苏涛达有些惭愧的说道:“这个事情,我还得跟你道歉,我听说顾大人在城门口遇袭,他向我借兵马追剿,我碍着他的父亲是当朝的宰相,只能相借,没想到,他最后追到的人,却是你。亲信士兵知道我非常关心你的事情,所以赶紧提前跑回告知于我,我立刻让白护卫去城门拦住顾大人,让他把人交予我,我想你在我这里总好过在顾大人那里,一切应该还能有回旋的余地。将你带到我这里,我还没能与你相见,就先被顾大人拦住,与他寒暄客套了好久,等我得出时间赶去见你时,才发现居然有胆大包天的狱卒在欺凌你,我真是该死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 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闪婚隐形大BOSS 农家悍女:嫁个猎户宠上天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 豪门婚恋之暖婚萌妻 错嫁权臣:倾国聘红妆 绝世驭兽之妃常凶猛 佟少追妻:予娶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