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芳华 第一百二十三章 显露真心-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 -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唉!顾景鑫献殷勤的这颗滚烫的心就这么被湘盈给驳了回来,他握在手里的鞭子最终也没能递到湘盈的手中。

    湘盈说完这句话,没再理会顾景鑫,直接转身,推门进入了屋内。

    湘盈心想:我现在可是你的阶下囚,就算我对你顾景鑫曲意逢迎,又能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本姑娘懒得理睬你。

    顾景鑫第一次被人拒绝的那么干脆却又无话可说,愣了一瞬,转身,将全部的愤怒寄予在手中的这根鞭子上,啪的一声,向着被倒吊在树上的瘦狱卒身上打去。

    瘦狱卒还来不及呜咽,头和身体就硬生生的分了家。

    鲜血洒了一地,血腥味飘散在整个院内。

    白紫竹不会武功,更没见过这等血腥场面,湘盈赶紧挡在白紫竹的面前,捂住她的双眼,不让她从窗内观瞧外面的任何事物。

    是夜,湘盈、苏涛达、白紫竹三个人齐聚苏涛达的书房,这里应该说是苏涛达能够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经历了白天的事情,虽然最终顾景鑫没有把湘盈怎么样,但是,这绝对给苏涛达提了个醒儿,他府内可完全信任的人太少了,府内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很容易就被外人知道。苏涛达自问自己所做之事无愧于天、无愧于地,但是,就湘盈这个问题,他还是必须小心谨慎的。

    平远将军夫妇遇害,湘盈是作为嫌疑犯被官府追捕,其实官府也没有下定论,说湘盈就是罪魁祸首,这一切还要等开堂审理后才可最终分晓。湘盈被顾景鑫送到了防御史苏涛达这里,按理说,防城御史便可直接对这起案件进行审理,审理过后,可将审判结果交给大理寺进行归案,然后按照事件的严重程度,由大理寺将最终结果选择性的呈递给当今圣上。

    但以顾景鑫今天的架势,恐怕想要公平公正的审理此案,很困难,所以,三个人才齐聚书房,共同商讨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湘盈首先说道:“苏兄、姐姐,其实你们没必要为了我去费心费力做什么的,我没有杀害平远将军夫妇,无论将来如何审理,我都问心无愧,如果旁人有颠倒黑白的本领,可以将死的说成是活的,那么,就算我们现在如何商议,也都是无济于事的。”

    湘盈是真心不想再麻烦打扰苏涛达和白紫竹了,她觉得本来自己的事情就与他们毫无关系,若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将他们牵扯进去,那就太不应该了,更何况白紫竹还有着身孕,这么劳心劳神是很危险的。

    苏涛达听湘盈这么说,他有些认同的叹了口气,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苏涛达这几年在官场上见过了一些事情,他定然不会与他人同流合污,但指鹿为马的事情,他确是真的见过,所以,他才会有此感慨。

    白紫竹不同,她是个大户人家养大的小姐,从小耳濡目染的都是佛门礼教,她不相信黑白会永远颠倒,所以,她听两个人这么说,立刻反驳道:“你们俩不要这么消极啊!妹妹,当初你与我们素不相识,却可以不顾自己安危,仗义相助,今日,你有了危难,我们怎能坐视不理呢?”

    湘盈是对窗而坐的,此刻抬眼,正好看到了一个小鸟的身影立在窗前,她内心窃喜,走到窗前,将小鸟放了进来。

    借着灯光,众人才看清,原来这只小鸟是个通体皆为金色的小鸟。

    看到这个金色的小鸟,湘盈便知道是谁要来联系她了。

    当初,在飞鸣寨遇到慕扬的时候,她便把小金的联系方式教给了慕扬,后来,她被季恨天抓去试药,两年多都与小金失去了联系,当她在春江楼的时候,意外见到了小金,而后通过它,再次见到了慕扬。原来,在她失踪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是慕扬来喂养这个小精灵似的小金,小金与他相处的很好,于是,湘盈索性就将小金送给了他。但小绿,无论湘盈采取任何方法去试着联络,都找不到这个调皮鬼了,湘盈最不希望的就是小绿被季恨天发现了,湘盈在默默的祈祷,希望总有一天,她还是会看到小绿的。

    现在,湘盈身上没有了喂小金的豆子,看小金应该是飞了很远,浑身脏兮兮的,于是,对白紫竹说道:“姐姐,可不可以帮我找些谷粒来,我想喂喂它。”

    白紫竹说道:“好,我现在就去拿。”

    当白紫竹走后,湘盈便从小金的爪子上取下了一个小竹管,从竹管里抽出一张纸条,打开,是一张白纸,苏涛达看后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湘盈。

    湘盈没有作声,她拿着纸条,在火上反复的烤了几下,几排蝇头小字便渐渐的显现了出来。

    这是江湖上惯用的一种传信的方式,湘盈在宗政砾老爷子手底下做事,这点小伎俩还是会的。

    湘盈快速的看完了字条,将它在灯上点燃,纸条很快便均燃为灰烬。

    苏涛达也看到了上面的字,他皱了皱眉,说道:“这么做,行吗?会不会有危险?”

    湘盈摇了摇头说道:“苏兄,为了保证你和姐姐的安危,我们必须要在明天想办法让人将我押走,最好让顾景鑫主动请缨押送我,这样以来,即使出现任何问题,都不会牵扯到你,在半路我被人劫走,出了问题,还是顾景鑫的责任。”

    “可是,如何让顾景鑫主动要求去押送呢?再说,他押送你,你能安全吗?不妥不妥,我觉得这个方法太冒险了,还是换个别的法子吧!”

    湘盈看了看外面,白紫竹还未从外面回来,于是,神情严肃的对苏涛达说道:“苏兄,姐姐现在是非常时期,真的不能让她受到任何惊吓,更不能让你们因为我而受到牵连,我当初没有想到被抓后居然还能遇见你们,所以,明天我是必须得离开这里,但我一定不能私自逃脱,所以,被押送走,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可是···”苏涛达还要继续说出他的顾虑。

    但湘盈没让他说完,直接打断他说道:“好了,苏兄,千万不要再有任何其他的负担或者想法了,更不要劝说我什么了,我走到这一步,和你们无关,所以,就算我最后难逃厄运,也只能说是我的运气太差了,姐姐马上就要回来了,不要将我的计划告诉她,以免她担心过度,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姐姐,为她肚子的小生命着想,好吗?”

    湘盈见苏涛达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于是赶紧接着说道:“至于如何让顾景鑫上钩,这个,还需要苏兄配合我一下。”

    当白紫竹端着一碗谷物进来的时候,湘盈已经离开了书房,小金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只有苏涛达独自一人坐在书房内。

    白紫竹疑惑的问苏涛达,“湘盈呢?她不是让我找些谷物喂那个金色的小鸟吗,怎么人和鸟都不见了?”

    苏涛达附在白紫竹耳旁说了几句话,白紫竹听时眼睛先是瞪的大大的,而后,看着苏涛达,刚想说什么,苏涛达一个噤声的动作,没让白紫竹把话说出来。

    只听苏涛达打了个哈欠说道:“夫人,这么晚了,我就不读书了,走,我们去休息。”

    白紫竹回了个字,“好!”

    在苏涛达的搀扶下,两人一同回了后宅。

    一个身影从房顶一跃而下,房顶上两截被踩碎的瓦片映着月光留在了原地。

    翌日清晨,顾景鑫火急火燎的来到了防御使的府邸,没等侍卫通禀,就闯了进去。

    原来,今天一大早,顾景鑫又收到防御使府的线人来报,说昨夜湘盈遇刺,至今昏迷不醒。

    他听后那是万分着急,未加细想,就赶紧跑来了。

    顾景鑫赶到时,一个大夫模样的人正从湘盈休息的卧室里面出来,他一把抓住大夫的胳膊,问道:“里面的人怎么样?”

    大夫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摇头叹气是他娘的什么意思?”顾景鑫真是急坏了,已经口不择言了。

    苏涛达从房内走出,赶紧对顾景鑫说道:“顾大人,顾大人,有话好好说,不要冲动,大夫已把里面犯人的情况对我们说了,我来跟你解释可好?”

    顾景鑫还是有理智的,没有完全被情感冲昏了头脑,见苏涛达这么说,一甩袖,松开了紧抓大夫的手。大夫的胳膊得到释放,也不有条不紊的行走了,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离开了府宅。

    苏涛达想请顾景鑫去前厅坐下喝茶,边喝边说,顾景鑫哪有那门心思呢,现在他只想知道湘盈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于是,苏涛达说道:“顾大人,既然你这么关心犯人的情况,那还是随我进来看一看便知晓了。”

    来到湘盈的窗前,只见湘盈平躺在床上,脸白的就如同一张纸一样,身上盖着棉被,双眼紧闭,一只胳膊垂在了床边。

    顾景鑫连忙上前去探她的脉搏,他边探眉头皱的越深,最后,目光看向了苏涛达。

    苏涛达说道:“想必顾大人应该也能略知一二了,今早侍卫来例行检查的时候,看见她倒在了地上,身下都是血,胸口的血还未凝结,探鼻息,已然断气了,便急忙向我禀报,待我赶到时,再查探她,却发现他的鼻端还有微弱的气息,连忙请大夫前来医治。现在血是止住了,但这个人能不能活过来,大夫也无法打保票,一切都要看天意了。”

    顾景鑫愤怒的说道:“什么狗屁天意,究竟是谁对她下的手?”

    苏涛达答道:“我也不知,因为从昨夜到现在,除她之外,府内未出现任何异常,不过,我已经吩咐了下去,让侍卫加紧巡逻,排查一切可疑迹象。”

    顾景鑫之前一直都觉得这个防御使就是个循规蹈矩、墨守成规的书呆子,现在看来,他确实是个书呆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怎能保护好湘盈的安危?他说府内未见任何异常,昨夜自己派出的细作那么明目张胆的在他的房顶窃听,他都没有察觉,所以,就算有异常他能发现的了吗!

    想到这里,顾景鑫对苏涛达说道:“苏大人,昨日宰相大人下令,说让我负责将这个嫌疑犯押送进京,他要亲自审理,所以我今日才急忙赶至,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个嫌疑犯若是死了,叫我们如何跟宰相大人交代,如何跟皇上交代?”

    苏涛达面露难色的说道:“顾大人,你说这种事情也不是我想让它发生的啊,事已至此,我只能多为这个犯人烧几柱香,求佛祖保佑,让她熬过此劫吧!”

    顾景鑫内心哂笑,这个苏大人真是迂腐之至,烧香拜佛有屁用,不过,这种话他当然不能说出口。

    “这样吧,苏大人,我知道一个名医,据说他的医术高超到有起死回生的本领,不过,这个名医从不外出出诊,所以,为了能顺利的复命,我现在要把人带走,去找名医医治,然后再将她押送至京,您看这个办法如何?”

    苏涛达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后说道:“好吧,一切就依顾大人所言。”

    湘盈就这样被顾景鑫差人用软榻给抬回了顾景鑫临时休息的驿馆。

    若说顾景鑫口中所描述的那个名医真有其人吗?

    答案是,有的。

    不过,那个人在外人看来不能说是名医,而是毒君。

    此人就是五毒真君--季恨天。

    顾景鑫亲自将湘盈安置在自己的卧房中,他从卧房的密匣内,取出了一个小瓷瓶,从中倒出了里面唯一的一颗丹药,喂给了湘盈。

    这是从季恨天那里花重金买来的回魂丹,据季恨天夸口说,只要那个人还有一口气在,无论受多么严重的伤,都能保得住性命,不过此丹药十分难制,十年才能练出一颗,因此,价格十分昂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圣堂 重生小地主 神煌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首席御医 召唤万岁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