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顾景鑫说道:“会不会是在驿站的其他地方?”

    他的耐心已经完全耗尽了,他不会再派木刚像刚才那般去探查了,于是,他吩咐这些士兵,进院内仔细搜查,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湘盈和这个长须大夫找出来。

    士兵领命,进入驿站之内,搜索每一个角落。

    顾景鑫先是飞速进入卧房进行查看,果然卧房内空无一人,他摸了摸被子里的温度,没有任何温度,就好似无人睡过一般,但枕头上落下的一根乌黑的长发,证明了湘盈确实在这里停留过。

    这一次,顾景鑫亲自领人,将整个驿站翻了个底朝天,但湘盈和那个长须大夫,就好似人间蒸发凭空消失了般,连个影子都没抓着。

    要说,这湘盈和长须大夫到底去了何处?

    一切还要从昨夜小绿飞来之后开始说起。

    小绿的腿上绑了竹管,竹管里不仅有一张纸条,从另一端打开竹管,里面有一粒丹药。

    纸条是慕扬写给湘盈的,他告诉湘盈,这粒丹药可以让人服用后外呼吸暂时消失,处于一种假死的状态,服药后,药效会慢慢淡化,但虽然有了呼吸,人还是不会醒,需要有专人从手腕寸口处施以恰到好处的内力,才会让人苏醒。

    于是,湘盈便想好了一个计策。她借苏涛达的防身匕首刺向自己的左胸,当然,位置拿捏的很好,真的是离心脏一寸处,不过伤口肯定没有四寸深,至于地上和身上的那些血,那都是他跟苏涛达要来的猪血,为了表现的吓人一些。然后,她服下了假死的药,陷入了假死的状态。

    一切都是事先跟苏涛达交代好的,苏涛达在约定的时刻,派人在防御府进行巡逻,于是,“恰好”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湘盈,请来一个其实不怎么懂医术的郎中,于是,这个郎中才会误判湘盈的伤势,并且,与顾景鑫解释的话都是苏涛达说的,所以,这个局算是设定了。

    当时,湘盈也想过买通一个郎中,让他夸大伤势,但是,考虑到顾景鑫的性格,没准要严刑逼供这个郎中,所以,便决定还是找一个不学无术的郎中更为妥当。

    接下来,就要看湘盈对顾景鑫的了解了。

    她与顾景鑫的接触,实际上都不是愉快的,但是,他觉得,顾景鑫目前是不会让自己死的,如果听到自己伤势过重,有生命危险,定会出手相救,至于他会救到什么地步,湘盈不敢去轻易判断。

    这一次,顾景鑫的表现,绝对是出乎湘盈的意料了,她绝不会想到,顾景鑫居然这么珍视她。当听说湘盈命在旦夕时,就乱了分寸,失去了基本判断的理智,这才会轻易的陷入湘盈设的局中,被骗的一塌糊涂。

    因为湘盈也不是很了解顾景鑫到底对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当初顾景鑫那么大张旗鼓的要娶她,也着实让她没有想明白,自己怎么会被他瞧中呢,而且还是明媒正娶。如果说当时湘盈没有觉得曾经在青楼待过有什么大不了,但后来从李明昔的父母那里遇到的偏见,着实给她灌输了一种思想,敲了个警钟,世人对出身的看法还是非常大的,所以,她便更想不通顾景鑫为何会那么做。

    这一次,她算是铤而走险,跟自己也跟顾景鑫赌一把,她赌顾景鑫看到自己受伤后会救自己,她赌顾景鑫不会把自己如何,她赌慕扬看到自己的计划后会完全配合着去做。

    果然,当慕扬收到小绿带回的消息后,便开始着实实施了起来。

    首先,慕扬将自己进行了变装,在下颌贴了一把很长的胡须,又把自己伪装成了名医,因为顾景鑫其实是没有见过慕扬的,所以,慕扬伪装成名医,万无一失。

    当慕扬假装给湘盈看病的时候,实际上是对她解毒,所以才貌似诊脉诊了那么久。

    而后,慕扬将所有人都打发到二十丈外,他看到没人以后,便唤醒了湘盈。

    如果顾景鑫没有从他处调兵倒还好,他这一调兵,恰好给了慕扬救湘盈出去的机会,慕扬早让江花和江雪想办法混入士兵中,穿上士兵的衣服,并多备两件衣服带在了身上。

    当顾景鑫命木刚前去查看时,实际上,慕扬和湘盈还在院内,只不过他们找了个非常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而后,大量的士兵一拥而入,江花和江雪恰好可以浑水摸鱼,装作是在找人,实际是在找几人之前约定好的记号。当找到记号后,江雪故意带其他人去别处寻找,留下江花唤出慕扬和湘盈二人,将衣服给他们,慕扬和湘盈迅速进行了换装,小心翼翼的从正门走了出去。

    在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两个人,此刻,顾景鑫才恍然明白,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但这笑,绝对不是开心的笑,而是苦笑,嘲讽自己的笑。想自己叱咤江湖游戏官场这么久,居然被感情冲昏了头脑,误信了他人,真是即可笑又可悲!

    于是,顾景鑫开始飞鸽传书,加派人手,在全宋加紧通缉,只要湘盈还在大宋境内,就一定要把她找到。

    此时此刻,湘盈和慕扬其实还在金华府境内,但他们躲在了金华府的一处名为龙升的酒楼之内,这里是慕扬的产业,所以办起事情来很容易,随便装扮成跑堂的小二或者掌勺的大厨,都很难被搜查官兵们发现。

    之所以没再叫龙扬东升,是因为慕扬的父亲慕枫林觉得把所有的产业都起一个名字,很容易招来当朝之人的怀疑,正所谓树大招风,所以,这几年,开始让慕扬陆陆续续的把产业转移到他人名下,更改门庭,但实际上,幕后的掌柜还是慕扬。

    江雪将湘盈扶到椅子上坐下,慕扬没有进屋,他还要做好下一步的准备工作,屋内只有她们姐妹三人,江花看湘盈的脸色很是憔悴,又见她胸前隐隐渗出了血迹,便要去检查湘盈的伤势,被湘盈安抚着拦住了,湘盈说道:“不用了,伤的不重,就是看起来吓人而已。”

    此刻的湘盈,虽然身上的毒全都解了,但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虽然说刺向自己的那一刀很有分寸,但毕竟是有个伤口在啊,想要糊弄过顾景鑫,太浅了绝对是不行的。说实在的,她真的是觉得伤口很痛,但这种痛她还能承受,之前,比这痛万分的事情,不是也扛过去了么。

    江风和江月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湘盈完好无损的出现了在她们面前,两人是既激动又高兴。

    几个姑娘简单的说了分别后的事情以后,江风开始说道:“姑娘,刚才我在外面听到有人在议论说,平远将军夫妇的尸身原来一直都没有下葬,据说是被他们的儿子也就是李公子用祖传之宝冰魄给保住了尸身,但昨日李公子不知从哪里请来了几个和尚,已为平远将军夫妇做了超度,今日酉时要在城北进行下葬,而且这葬礼办的一点都不风光,没有通知任何达官显贵,只有他们李家的几个族人参加了,要不是因为有人恰好今日去扫墓,看到了李家的墓地有人正在打扫清理,还不知道原来平远将军夫妇一直都没被下葬呢!”

    江月说道:“议论的人有的问,人死后一般不是停几天就要下葬了么,为何要停那么久,有人就回答说,好像李公子要等一个人来,问明情况,但等了百天,也未等到来人,所以,只能去安葬了。”

    湘盈听了这话,哪里还会不明白,李明昔等的那个人,不就是自己么,她不知道李明昔到底是信自己是真凶还是不信自己是真凶,但至少,他给了自己辩解的机会。

    想到此,湘盈腾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江风答道:“申时快过半了。”

    湘盈赶紧说道:“风姐,我想拜托你去防御使府邸帮我跟苏大人要一份卷宗。”

    江风会意,说道:“是平远将军夫妇遇害事情的详细卷宗吧?”

    湘盈点了点头,从头上拔下唯一的一根簪子递给江风,说道:“这只簪子是苏大人的夫人送我的,苏大人肯定认得它,所以,只要你见到苏大人,拿出这根簪子,跟他说明我的情况,他定会将卷宗交给你的。”

    江雪却从江风的手里拿过簪子,说道:“盈姐姐,让我替风姐去吧,我的轻功好,来回的速度定会很快,这样你可以根据卷宗上的所述来有目的的进行查看,况且风姐的脚昨天不小心扭到了,现在走路会很慢的。”

    江风赶紧说道:“没事,我的脚已经好了。”

    湘盈很是关心风花雪月四姐妹的安危,听到江风的脚扭了,很是心疼,但现在还有个事情是等不及的,于是她此刻没法对江风有太多的关心,只能说道:“那就辛苦小雪了,若路上有任何情况,要记得自己的性命最重要,不要再管什么卷宗之类的事情了。”

    江雪确实是四姐妹里功夫最好的一个,若是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以她的功夫,自己逃脱还是可以的。江雪点了点,便直接从后窗飞身下楼了。

    站在一旁的江月撇了撇嘴,心里暗想:雪姐的轻功再好,恐怕也好不过我吧?只不过是她其它的功夫比我厉害些罢了。我若是再练上几年,定比雪姐的功夫还要好。

    江月的性格就是如此,一向不喜欢认输,所以她听不惯有人夸自己如何如何。

    湘盈此时已走到了楼梯间,她要跟慕扬借一套店里伙计的衣服,现在时间紧迫,她必须要在平远将军夫妇下葬前,查看他们的伤口,这才能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江月、江花跟了上去,她们也要一同前去帮忙。

    至于江风,湘盈没有让她跟来,因为她的脚上有伤,湘盈让她在酒楼坐镇,以便无论哪头出现状况都可以有联络的地方。

    此时慕扬已不在酒楼之内,店老板也不知慕扬去了何处,向店老板借了衣物之后,三人便匆忙的换了装扮,然后迅速的向城北赶去。

    湘盈、江月、江花三人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时,放慢了脚步,以前对于进城的人,排查的比较严格,现在,无论出城进城,检查的力度都很大,看来是顾金鑫那边已开始了动作。

    不过,湘盈看了看此时三人的装扮,就像个给店家打杂的人,如果盘问起来,就说出城去宾阳给老板买些食材,据说那里的价格要比城里便宜的多。

    想好了应对的法子,三人便似正常行人一般向城门口走去,正当三人快走到城门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她们面前,此人不是别人,而是江雪。

    江雪刚才为了赶时间,没有换装扮,毕竟风花雪月四姐妹在城门与四大金刚交过手,眼尖的人此刻恐怕会认出她来,所以湘盈怕她被人认出来,赶紧将她拉到了一旁的胡同里。

    江雪气喘吁吁的说道:“盈姐姐,卷宗我拿来了。”她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了卷宗,紧接着她又说道:“可是···”江雪没继续说下去。

    湘盈接过卷宗,疑惑的看着江雪,怎么欲言又止呢?

    江月可忍不住了,开口便问:“雪姐,可是什么呀?”

    江雪又看了看湘盈,湘盈说道:“没关系,小雪,你说吧,怎么了?”

    江雪于是接着说道:“我找到苏大人的时候,他的夫人也在,一个丫鬟端茶过来的时候,不小心被门槛给绊到了,苏夫人此时正向外走,丫鬟向前一倒,把苏夫人也给撞倒了,苏夫人的身下流了好多血,恐怕有生命危险。”

    “什么?苏夫人现在如何了?”

    湘盈听后心立刻紧了起来,她想到白姐姐现在可是怀着身孕呢,这一摔下去,可不得了啊!

    江雪面露难色的说道:“我也不知道究竟如何了,只是听下人们说什么七活八不活,苏夫人眼看就要到第九个月了,结果却发生了意外,真是大人性命都有可能不保。还有就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超级强者 雪中悍刀行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无尽剑装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 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闪婚隐形大BOSS 农家悍女:嫁个猎户宠上天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 豪门婚恋之暖婚萌妻 错嫁权臣:倾国聘红妆 绝世驭兽之妃常凶猛 佟少追妻:予娶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