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芳华 第一百四十二章 解蛊-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 -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过了约一炷香的时间,莫问推门而出,脸上一脸倦容。

    “花姐,花姐,你怎么样了!”江月见门开了,未管别人怎么说,瞅着空隙就挤了进去。

    “小月!”湘盈询问的看向莫神医,莫问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湘盈看得出,那是莫问示意无妨的一种方式,因此湘盈便未再去管江月。

    看出了莫问的劳累,湘盈于是说道:“莫神医,真是辛苦你了,请到这边休息喝茶。”

    客房内,湘盈倒了杯茶,递给了莫问,莫问接过后说道:“仙子难道不关心里面那位姑娘的情况吗?”

    湘盈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说道:“看着神医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开门而出,我就知道,花姐被你给治好了,你是一个十分负责的人,若未能治好你的病人,你不会这么轻松的走出来,其实小月那么莽撞的跑了进去,我真担心你会生气,不过看你的表情,我的心也就放下了。若我也去看花姐而将你自己冷落到一边,那就太失礼了,不仅是失礼,在你看来,是对你的一种不信任。”

    “聪明,真是太聪明了,没想到和仙子刚刚见面,仙子就将我了解的如此之透彻,我生平最恨那些不信任我不遵照我的医嘱去做的人,既然你来找我看病,却对我没信心,那么,还来找我做什么,其实如果刚才仙子和那位姑娘一样将我晾在了一边,我的条件可就不简单了。”

    “刚才一路上神医都未说你的条件,现在可以讲了吧?”

    “看在你如此合我心意的份上,我就把条件降低些,你只需要伺候我一个月。”

    这个要求若是让江月听到了,那肯定会炸庙的,湘盈心里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但听到这个要求还是很吃惊,不过,她早已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脸上是看不出太吃惊的表情的。

    “好!”

    莫问的一口茶差点没吐出来,“什么?你说好?”他心内吃惊,难道这个人如此的随便,都无任何疑问就同意了自己的条件?

    “是的,我说好!”

    “你也不问问是怎么伺候我?”

    “莫神医行事光明磊落,我相信你定不会为难于我。”

    “呵呵,你这句话说的,真是让我为难你都无从下手了。”

    “好了,莫神医,你先在这里稍事休息,小二一会儿就会把最好的酒菜备上,我先去看看花姐。”

    “等一等,你让小二炖一碗鸡汤送过来。”

    “好!”

    解蛊之后,江花便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江月叫了半天也没叫醒她,正想来客房问问莫问是怎么回事,湘盈便从客房走了出来。

    “姐姐,花姐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我怎么叫都没叫醒,问问神医是怎么回事啊?”

    湘盈隔着门回头看了一眼,说道:“算了,‘莫问’,莫问,蓝左使之前就说过,这个神医行事特别古怪,给自己起名字叫‘莫问’,就是告诉我们,能不问就不问,我还是先去看看花姐再说。”

    “嗯!”

    来到最里面的卧房,江花正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脸色煞白。

    湘盈搭上了江花的脉搏,诊了一会儿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刚才她和莫问之间那么平静的对话其实都是故作镇定,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这个看起来年轻脾气又十分古怪的人是否真能解蛊毒。

    “小月,你去让小二送碗鸡汤过来,花姐没什么事了,就是刚才为解蛊毒失血过多,等她醒来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补补。还有,给莫神医准备一桌最好的酒席。”

    一听江花并无大碍,江月十分高兴,飞快的跑出去找小二去了。

    湘盈找来热水和毛巾,洗净,为江花擦拭起来,刚擦完,莫问就走了进来。

    “神医,酒菜一会儿就备好,请稍等片刻。”

    莫问说道:“仙子,你真是越来越符和我的口味了,我让你炖鸡汤,你想到了是给这位姑娘喝,我来,你却不问我这位姑娘何时能醒,真是深得我心啊!”

    “神医太会开玩笑了,我只知道神医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了。”

    “你知道吗?我总有种感觉,现在这样的你,不是真正的你,所以,我想看到真正的你。”

    “哦?神医又在开玩笑了!”湘盈巧妙的避开莫问探视的眼神,端着水盆走了出去。

    “咚咚咚咚咚!”一阵急匆匆的脚步从楼梯口传来。

    湘盈刚倒完水,就听到楼下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音,回身一看,江月焦急的跑了上来。

    “姐~”

    湘盈将食指放在唇前,示意噤声。

    江月猛的捂住了嘴,附到湘盈耳边说道:“姐姐,那个拿着枪的人带了好多人来到了客栈,他正向掌柜问话,我躲在后面,听他的意思是在找咱们?”

    “他怎么知道咱们在这里?莫非?”湘盈心里吃惊不小。

    两人赶紧进屋,将门关好,湘盈对莫问说道:“神医,现在我们遇到了麻烦,你介意我们先出去躲一躲吗?”

    “躲?当然是不介意加介意了!”

    湘盈听着迷惑,质疑的看着他。

    莫问摇开折扇,边扇风,边说道:“你们其他人都可以出去躲,躲到哪里我都不介意,但是,你,我可就介意了,你答应了我要伺候我一个月,所以我在哪里,你就必须在哪里!”

    “什么?我姐姐什么时候答应你了,你这是什么无理的要求?”江月焦急的问道。

    “小月,不得无礼,我是自愿答应神医的要求的,这样,你先带江花离开,找个隐蔽的地方让花姐把身体补好,风姐、小雪她们明天就能赶到,你们汇合以后给我留下记号,我会循着记号找你们。”

    湘盈将玉笛吹响,她的马匹很快就停在了后窗下。

    “姐姐,我 ̄”江月想说什么,但楼下已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来不及了!”湘盈一把背起了昏睡中的江花,江月在一旁护着来到窗口,“小月,你行吗?”

    江月点头说道:“姐姐,我的轻功可是好的很,把花姐交给我吧!”

    “好,花姐就拜托你了,这个你带好!”湘盈将身上的钱袋交给了江月。

    “姐姐凡事小心!”说罢,江月背着江花从窗而跳,跳到了马背上,马蹄前脚抬起,一溜烟就跑的不见踪影。

    “当”的一下,门被踹开了!

    一涌而入好多人,为首站着的正是霸王枪神吕明义。

    莫问刚才就坐在椅子上,看着湘盈和江月在那忙多,这出戏完了,没想到又能看另一出戏了。

    莫问在椅子上悠闲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不懂礼貌吗,竟敢随便闯入我的房间?”

    吕明义看到屋里坐着一位白衣男子,有点惊异,“得罪阁下了,我们在抓捕圣月教的妖女,你看见几个身穿白衣脸上遮着白纱的女子了吗?对了,还有一个身着白衣的白面书生。”

    莫问把玩着折扇,正眼都没瞧吕明义一眼,说道:“你眼睛不好使么?我最恨别人对我问东问西的。”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吕明义举着枪指向莫问。

    “叮 ̄”吕明义只觉得眼前一丝银光闪过,虎口便震得发麻,枪再也拿不稳,咚的掉到了地上。

    哗啦一下子,一群人上前围住了莫问。

    一个身着青色道袍,下颚留有黑色短须,手持拂尘之人迈步跨入了屋内,“无量天尊!是何等鼠辈胆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莫问折扇一合,像挑帘子一样把挡在自己身前的两个人打到了一边,正眼瞧了瞧进来之人,“我当是谁,原来是牛鼻子老道,你叫什么名字?”

    “混账,清须道长的名讳岂是你这等无名小辈随意问的!”吕明义这次没用枪,改为用手指着莫问。

    “不知悔改!”莫问的话说出口的同时,一枚银针飞向吕明义。

    吕明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清须道长的拂尘就挡在了他的面前。

    银光一转,莫问食指中指微动,将银针捏在了指尖,“原来你就是下蛊之人,用摄魂蛊控制人,寻蛊追踪,就是你们这种臭道士所用的卑鄙伎俩。”

    “乳臭未干的小贼满口胡言,待贫道会会你!”

    “好啊!舒坦舒坦筋骨,许久未大展身手了。”莫问腾的从椅子上跳起,双脚轮踢,身边一圈的人纷纷倒地,“好啦!清场了,道长,请!”

    “小贼,看招!”

    清须道长和莫问斗在了一处。

    清须道长稍微还有所顾忌,因为周围都是自己的人,若用全力恐怕伤到他们,但莫问打起来就毫无顾忌了,这周围离得近的人就受苦了,没准站在哪里就被他一扇子划伤,一拳打倒,一脚踢飞。

    打了几个回合,清须发现此人别看年轻,功力倒不弱,普通的折扇在他手中比利剑还快,而且,此人打的毫无章法,根本看不出是哪门哪派,其中有几招居然存在这戏谑,真是欺人太甚。

    若是长须道人廖空,此刻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打出手,但作为他同门的师弟,清须道人比他更沉稳,尤善用毒,特别是蛊毒。他想着若再这样打下去,胜负不可知,而且,自己这边的损失不小,必须快点解决他,想到这里,他右手仍旧用拂尘缠住莫问,左手暗入袖内,足尖运功点地,一波寒光罩向了莫问。

    在寒光甫现的时候,莫问已经做好了躲避的准备,猛地向侧面倒下,讽刺道:“臭道士,你居然用暗器,真是卑鄙。”

    寒光全部射空,清须道人跳出了圈外,立在了一边,“毛头小子,你现在若肯跪下求我,我可能还会救你一命!”

    “哈哈,笑话,你~”莫名刚说到这里,嘴角就渗出了一丝鲜血,身体晃了又晃,折扇抵桌,这才站稳。

    “你~”

    “小子,我说什么来着,哈哈,还不快快给我跪下磕头?”

    “牛鼻子老道,卑鄙龌龊无耻混蛋,你真是把道家的祖宗脸面都丢光了,武林人中怎么会出现你这么个败类呢?”

    “闭嘴,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怎么样,现在感觉浑身无力,一点内力都用不了了吧?等会儿毒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来,把他给我绑起来!”

    “且慢”,吕明义从一个护卫手里抽过一把刀,“道长,这小子一定是魔教的人,魔教中人,人人得而诛之,不过我们留他或许能钓大鱼,但也不能太便宜了他,先砍掉他一条腿,一只胳膊再说!”

    清须道长未说话,吕明义就当他默认了,举刀砍向莫问。

    叮的一声,一只玉簪打在了吕明义的刀上,清须道长眼利,抬头怒吼道:“谁在上面?”

    突然,瓦片纷纷从棚顶坠落,激起一股浓烟,清须道长、吕明义等人连连后退。

    随着瓦片坠落,浓烟四起正浓时,一个白色的身影飞快的落了下来,抓住莫问向上飞去。

    湘盈刚才送走江月和江花,在门开的一刹那飞到了屋顶上面,也多亏这是顶楼,要不,想躲他们还没地方呆了呢!房顶的瓦片只有一层,湘盈悄悄的揭开一片瓦片,观察楼下的动静。当时她找莫问的时候,便找到了云罗医馆,看到了医馆对面破破烂烂的茅棚,询问路人,听到了路人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前发生的事情,把一切都描述的神乎其神,湘盈可不信这些,她听出了蹊跷,知道一切都是莫问所为,明了他会武功,而且,他既然会医术,懂解蛊,那么,他的功夫应当一点都不弱。所以,当众人闯进来的时候湘盈便躲在了上面观察下面的动静。

    两人斗起来的时候湘盈紧张的眼睛一眨不眨的观战,若是莫问因此而受伤,她虽不是直接伤莫问的人,可是在湘盈看来莫问也是因她们才卷了进去的,所以,湘盈要紧盯着下面的事态发展,以防万一,见莫问被清须道人下了毒,命在旦夕,湘盈毫不犹豫的拔下头上的玉簪,阻滞了落下的刀,因为之前要去参加比武大会,所以她身上没带什么暗器,银针被她送给了江雪用来防身,烟雾弹也早在之前都用光了,所以,她只能用头上唯一的装饰,用全力击落屋顶瓦片,制造混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