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芳华 第一百七十九章 花月被绑经过-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 -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九章

    江花说的事情,湘盈早就猜到了,圣月教主慕枫林说的话,有几人敢不从呢?

    江月说道:“当时,我们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想着万一在路上可以遇到姐姐,想要临时出去一会儿,也比较方便。后来,走了有半天的路程,雪姐忽然发现系在脖子上的灵符不见了,那是她从小就带在脖子上的,可能是他的父母留给她的,所以,她让我们先跟着队伍走,她要原路返回去找灵符。”

    江花接着说道:“我本来是很不放心江月一人离开的,想跟她一起去寻找,但小雪说我们离开的人太多,恐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所以,还是她自己离开比较好。我想了想,小雪说的也有道理,况且我们四个人里,小雪的功夫确实是最好的,所以,我们便一起助她悄悄的离开了队伍而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江月看着湘盈紧皱着的眉头,似乎在思考着很难的问题,江月其实心中也有很大的困惑,于是插在江花说话的空隙,说道:“那天风姐比较奇怪,雪姐说要走时,风姐始终未出声,待雪姐走了有一会儿后,风姐说还是不放心雪姐的安危,便趁着大家都不注意时,去找雪姐了。然后,雪姐和风姐就一直没有回来。直到那天夜里,我和花姐看已经过了一小天,居然还未有风姐和雪姐的任何消息,怕她们出了什么事情,便跟杨梅姐姐她们说了当时的情况,想要让她们帮忙保密,我和花姐出去找风姐和雪姐,找到以后立刻回归大部队。”

    江花此时说道:“虽然平日与四位护法交往过少,但她们是我们在教内最熟悉的人了,所以,只能找她们帮忙,她们听后其她人没有多余的话,梅护法直接点了点头,说了声‘小心’。于是,我和小雪就赶紧离开了教众,去寻找风姐和雪姐两人。但没想到,刚走出半个时辰的路程,就不知被何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我和小雪的背后点了睡穴,然后,当我们再醒来时,便发现被关在了一个黑屋子里,也不知被关了多久,再后来就被吊到了树上,幸而被姑娘你给救下来了。”

    江月补充道:“当时我们虽然不知道被关在黑屋子里有多久,但一共来人送了六次饭,送来饭时,便有蒙面黑衣人把我们的穴道给解开,外面站着五六个黑衣人守在四周,以防我们的逃脱,等我们吃完饭了,便又把我们的穴道给点上了。也只有吃饭的时候,我才能看到光亮,每次都想着趁着来人送饭穴道被解之时逃脱,但是,捆在我们脚上的链子与身后的房柱子相连,很难挣开,因为那跟铁链子很独特,内侧不仅长了刺,还跟长了双眼睛似的,我一挣扎,链子就缩紧,里面的刺就扎我一下,特别疼,你看~。”

    说着,江月就将脚抬高,脱低自己的袜子,现出了一圈密密的伤痕。

    湘盈听完江花和江月所讲的事情经过,心里的疑团更多了,特别是当江月说到那根带刺的铁链时,湘盈听的一怔,江月刚才所描述的,和自己曾经见过的一个“宝物”很是相像,那就是——捆仙索。

    当初王沅盛用捆仙索来对付过慕扬,其后,这个宝物究竟到了哪里,湘盈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说,江月口中所描述的铁索确实是捆仙索的话,那么,这伙黑衣人,湘盈觉得自己应是认识的。

    因为捆仙索是王沅盛家祖传的宝贝,既然王沅盛和孙敬他们已然归顺了南唐林仁肇的麾下,那么王沅盛是否会献上他祖传的宝贝捆仙索以示诚意呢?并且,当时是慕扬做为牵线人来促成的此事,以慕枫林的行事作风,他也有可能让慕扬想办法得到捆仙索呢!

    所以,湘盈经过推测,觉得那群黑衣人,应该有可能自己认识,不过捆仙索毕竟是个很珍贵的宝贝,如果有人觊觎这件宝贝,它被人偷了也是有可能的,如果黑衣人用的是偷来的捆仙索,那自己可能就不认识他们了。

    现在,抛开这些细节问题,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江雪去了哪里,是否遇到了危险?

    江风死在了密室内,根据江月的说法,江风是为了去帮助江雪才离开的,那么江风发生了意外,江雪会不会也出了事?毕竟小金带给湘盈的是染了血的江雪的五彩绳。

    湘盈的心揪的紧紧的,她现在非常害怕听到任何关于江雪的消息了,因为没有消息可能是最好的,如果听到了,便有可能是不好的消息了。

    自江花和江月说完话,湘盈便一直眉头紧锁,一言不发,江花发现湘盈的脸色从刚才的红润变成了灰白,而且有越来越暗的趋势,忙问道:“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听我们俩说完想到了什么或者推断出了什么?”

    其实湘盈内心一直在犹豫,该不该告诉两人江风已死的消息。但现今江雪下落不明,自己却想不出用什么办法能从茫茫人海中找到江雪的消息,看来,应该把实情说出,以来让两位姐妹提高警惕,她们任何一人都不能再出事了,二来,也许集众人的智慧,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呢!

    于是,湘盈抬起头,一只手握住了江花的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了江风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对两人说道:“花姐,小月,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们可能难以接受,但是,你们一定要接受这个事实,想要哭,只能在我的面前哭,出了这个屋,就要打起精神,提起十二分的警惕,走好接下来的每一步路,好吗?”

    湘盈刚才一直没说话,但突然说话时,却先做了如此之铺垫,让江花和江月听的有些紧张,她们都感觉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江月首先说道:“姐姐,你放心吧,不管你要说的是什么,我都能接受,我的内心可是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的多的多呢!”

    江花说道:“没错,姑娘,你不用顾虑我们是否能够承受的住,人在江湖中,腥风血雨之事,见的还少么,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我们彼此最在意的人都好好的在这里,那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湘盈看着两位姐妹坚定的眼神,心里颇为复杂,不知她们听我自己所说之后,还会有这样的心态存在么?

    ··················

    偶然间从湘盈门前经过的丫鬟,听到了屋内的哭声,吓了一跳。因为她记得之前住在这里的只有一个始终醒不过来的女子,但此刻,房门紧闭,却能在门外听到哭声,而且不是一个人的哭声,好像是三四种不一样的哭声,天啊,屋里闹鬼了么!吓的这个丫鬟没再多停留,赶紧跑向了别的院子。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这是湘盈劝慰两位姐妹时说的话,不过,她现在绝对想不到,这句话她接下来还会用来不停的劝慰自己。

    湘盈出门打来了热水,拿了几条干净的毛巾浸在水中,为江花和江月热敷眼睛。因为这里毕竟是王府,说话做事还是要谨慎小心些的,并且,湘盈和江花、江月还未曾正式拜谢宪王赵元佐,这个礼仪还是不能缺的。

    想必自己醒来的消息已传到了宪王的耳朵里了,耽搁了这么久,若再不去拜见他,恐怕要被人觉得自己和姐妹们太傲慢不懂礼数了。

    但去拜见总不能红着眼睛去啊,被问起来发生了何事,也不好回答,毕竟朝廷与江湖不同,并且似乎朝廷很忌惮江湖的势力,而且,自己和两位姐妹从前可是在身为契丹人的老爷子手底下做事的,契丹与大宋,虽未起战火,但听说与大宋连年战火不断的北汉,背后扶持的可是契丹。那么,这些可能威胁到姐妹和自身安危的事情,还是不让赵元佐知晓为妙。

    赵元佐此时已下早朝,正在书房写折子,听下人来报,说前几日李明昔带回来的三个女子,现在正站在门外,等待拜谢自己。

    赵元佐搁下毛笔,将折子合上,示意下人可以把人请进来了。

    湘盈走在最前面,当她迈入书房,还未向赵元佐施礼时,赵元佐便先问了句:“小大夫,你身体可好了?”

    湘盈心里清楚,赵元佐不是糊涂之人,李明昔把自己带来,他怎会不认得自己呢?

    于是,连忙向赵元佐施礼,然后说道:“多谢王爷的关心,托王爷的福,小女子身体已痊愈,此次特携两位姐妹,前来拜谢王爷的收留之恩。”

    江花和江月一同向赵元佐施了大礼。

    赵元佐笑着说道:“小大夫不必客气,李兄与我自小便认识,算是挚交,他将你们带来,我怎能不好生对待呢!再说,小大夫可是救了永庆公主的有功之人呢,关于此事我还未曾谢过小大夫,你便突然之间消失了呢!”

    湘盈听赵元佐说自己消失了,但未提半字关于晋王赵光义府宅中的管家消失之事,看来他应是不知晓此事,于是湘盈的心放了下来,赶紧顺口编了个理由,说道:“啊!王爷,是这样的,那日我作为王爷的小厮,被指派去催后厨快点上菜,这有一道菜,做到了一半,掌勺的大厨忽然说少了一个很重要的调料没买,便让旁边打下手的人赶紧出去买,打下手的人腿脚不太好使,若真等他买回来了,估计王爷的饭都要吃完了,于是,我便先出去买,让他跟在后面,等我买好后折回去时,忽然看到了皇榜上写着李明昔要成为驸马的消息,一时心里无法接受,便想立刻去找他,于是我把调料交给了那位小师傅,自己先行离开了。”

    赵元佐似信非信的说道:“哦?是吗?那么小大夫,你可离开错了,那夜的宴席所请的人中,便有李兄。”

    “啊,真的啊!”湘盈故作惊讶的说道。

    其实,当湘盈走进书房,看到那个当初自己随意泼墨而成诗句的屏风时,便已猜到,前面两列被甩上去的字,应是李明昔所为。湘盈认识李明昔的字,但那天,她未曾想李明昔会在王府,况且这被甩上去的字与平常所写之字用的力度那是截然不同的,若不细细去辨识,不易发现是出自李明昔之手的。后来,李明昔说自己从小便与赵元佐相识,那么,根据时间线来推断,那晚宴请的宾客中,应该是有李明昔的。

    不过,这个屏风之前不是在晋王府的书房了么,没想到赵元佐如此偏爱这个屏风,竟然搬回了自己的宪王府。

    湘盈不是一个喜欢故作聪明的人,在王公贵戚面前,还是愚笨些为妙,太聪明太张扬的人,下场似乎都不怎么样呢!

    “对了,小大夫,本王很是好奇,你与李兄是如何相识的?”

    “这个么,其实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事情,王爷恐怕没兴趣听呢!”

    湘盈不知道赵元佐为何会突然问起这件事情,以李明昔与赵元佐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可以说这些事情的,那么,既然赵元佐一副不知晓的样子,看来李明昔未曾对他提及此事。

    “不不不,我很是感兴趣呢,趁现在还有时间,小大夫就赶快说一说吧,我可是‘洗耳恭听’呢!”

    “那么,王爷,小女子就占用王爷一点时间,将这个没什么新奇的事情简短的说给王爷听吧!”

    湘盈想着自己与李明昔的相识,没有牵扯到任何利害关系,仅仅是为了成全一对儿有情人而已,说出来也无妨的,于是,便将事情的经过对赵元佐描述了一遍。

    赵元佐听罢,半响后才说道:“小大夫,这么与众不同的故事,你之前怎能说是普通的事情呢?不过,你与李兄接下来究竟会怎样发展,这可就未知了。”

    湘盈听出赵元佐话里有话,他应该是知晓了某些事情,但没有明说。

    因为李明昔一早应该就是去皇宫面圣,想要让皇帝撤回圣旨,但湘盈心里清楚,让皇帝改口,难比登天呢!所以,当赵元佐说出最后一句话时,湘盈没有太过惊讶,但她想问个明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天才相师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