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芳华 第一百八十六章 从前的故人-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 -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六章

    蓝凌羽打了打哈欠,说道:“好了,圣女,你要走就快走,甭管那么多了,这些事情我心中自是有数的。”

    李明昔担心的说道:“湘盈,你非要自己一个人去吗?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现在还未天亮,你自己一人不安全的。”

    湘盈看着李明昔的眼睛说道:“明昔,你相信我吗?”

    李明昔毫不犹豫的说道:“信,我自然是信的!”

    “那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吧,去见故人,人多反而不好,如果我们的判断没有问题,我想我很快便会把公主带回来的。”

    湘盈的心里其实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为了让李明昔宽心,她只能这么说。

    李明昔心里真的是非常担心湘盈的安危,莫名走的时候对他说过,不可离开湘盈,要时刻陪在她的身边,守着她,她便不会有事。还有就是,莫问留下的其中一句话的意思,理解过来应该是那个救命的丹药虽然可以救命,但似乎“副作用”很大,莫问说湘盈如果有任何异样的举动,那都是药效发挥后的结果,关于这一点,李明昔至今未参透是何意。

    所以,李明昔不想离开湘盈,他好不容易可以抛开一切与湘盈在一起了,若是此次松开了手,他很怕中间再出现任何事情。

    湘盈的手被李明昔紧紧的攥在了手里,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湘盈试着挣脱了两下均未果。

    蓝凌羽站在一旁咳嗽了两声,捂着脸说道:“天啊!这是少儿不宜看的情节么?我说你们两个当着本左使的面,在那里演绎什么恋恋不舍啊,就拿李明昔你来说,我记得你之前可以恨不得一剑把我们圣姑给刺死在剑下的,现在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你搞什么鬼,难不成你想将我们圣姑骗到手以后再狠狠的抛弃她?诛心可是比杀身要让人痛苦的多,你这算盘打的可真是溜溜的啊!”

    李明昔彻底被蓝凌羽的几句话给弄火了,上去就想一拳揍扁他。

    但结果却是,蓝凌羽脚底如同抹了油一般,跑到比兔子还快,李明昔的一拳打空,再也无机会去打到他了。

    身旁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侍卫,对李明昔说道:“李公子,我带您去给您安排的帐篷,您该休息了。”

    李明昔听了此话立刻反应了过来,手向一旁握去,可惜,握了个空。

    湘盈已然悄悄的离开了。

    追出帐外,可是漆黑的夜空下,哪里还有湘盈的踪影?他甚至都不知湘盈究竟向哪个方向而去。

    湘盈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从李明昔的手心里溜走了,独留李明昔在那里看着空空的手心黯然发呆。

    ····················

    湘盈本来是没有那么肯定黑衣人与宗政无极是有关联的,但当她赶至老爷子宗政砾在南唐与大宋交界附近留下的最后一个隐秘据点的时候,她不得不肯定了。

    因为,她见到了从前的故人马庄主马程和他的手下马墐。

    当初老爷子为了掩人耳目去刺杀大宋的皇帝,不惜捣毁了自己在中原的好多据点,湘盈那时真的是信以为真,以为据点都是被敌人给攻破的,所以她特意留心整理了一下所剩无几的据点,这个南唐与大宋交界处的据点便是其中一个。

    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来的,谁知道宗政无极回到契丹后有没有把其余的据点都撤走,结果,她试对了,见到了故人,甚至在后来还看到了她一直在找的人。

    刚才,马墐看到了门外匆匆赶至的湘盈,便直接大大方方的将湘盈让到了大厅之内。

    坐在太师椅上的马程见到了许久未见之人,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迈向湘盈,咧开嘴,不知是笑还是哭的说道:“盈盈姑娘,许久未见啦!”

    湘盈能在此见到马程,又是意外又是有些动容,她毕竟和马程等人曾经并肩作过战,共同商议规划了许多事情,马程是个外表个不高又有些胖胖的五十岁左右之人,他的穿着打扮加之他的性格就好似个好心员外一般,湘盈一直都把他当做亲叔叔一样看待,虽然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知道在有些事情上面他们没有对自己说实话,但这掩盖不了从前那种亲情般的感觉。

    湘盈见到了马程有些哽咽的说道:“马叔叔,真的是许久未见了,您还好吗?”

    马程走过去拍了拍湘盈的肩膀,边将她让到椅子上坐下,边说道:“好好好,我一切都好,这一次能再见到你,我就更好了!”

    “马叔叔您····”湘盈本来想说的话被移动开的屏风后面出现的事物给打断了,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与那天在十里坡见到的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衣人,还有他旁边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永庆公主。

    湘盈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的就找到了永庆公主,此刻,她一个高高在上被皇帝宠溺非凡的小公主,就那么被碗口粗的麻绳绑在了椅子上面,封住了嘴,状似被打晕了似的头栽在一旁,闭着眼睛,很老实的一动不动。

    湘盈的眼睛在永庆身上打量了一下,见她应该无事只是晕了过去便放心的不再看她,而是始终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黑衣人黑纱遮面,看不出他的眼睛究竟看向哪里,但从他站立的角度上看,他应是同样在看着湘盈。

    这种注视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被一个从后门跑进来的女子给打破了。

    “姐姐,姐姐,真的是你!”

    江雪急急的奔向湘盈,一下子就扑到了同样惊喜非凡的站立起来迎接她的湘盈的怀里。

    “小雪,这么多天,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么担心你?”湘盈能见到江雪内心是十分喜悦的,但是她的开口却是苛责的语气,大家还从未见过湘盈如此教训任何身边人呢!

    江雪委屈的撅起了嘴,眼睛红红的说道:“姐姐,对不起,姐姐,小雪知错了,小雪不该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可以抓到杀害风姐的真凶,结果反倒被凶手给抓住了,幸亏这个黑衣大哥救了我,帮我疗伤,我才能活着再见到姐姐。”

    什么意思?江雪的几句话让湘盈的大脑好似瞬间需要融入许多与之前推理相反的东西。

    湘盈看了眼黑衣人,再看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江雪,失声问道:“小雪,你的意思是这个黑衣人把你救了,那害死风姐的人到底是谁?”

    江雪揉了揉眼睛,好似将眼泪揉回了眼睛里,本来抬起了头,但当她对上了湘盈的眼睛时,却又不自禁的低下了头,哽咽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姐姐,那个害死风姐的人,我只知道她是个女人,因为我在追她的时候将她头上的帽子打落了,但是她的回手一剑便将我刺伤了,她自始至终脸上都蒙着黑布,我没法看清她的容貌,只知道她的身高和体型,还有她的几个招式,当她要再刺我一剑时,这位黑衣大哥便出现了,挡住了她那致命的一击,我才幸免于难。”

    湘盈在之前的认知彻底被江雪的一番话给推翻了,她擦干江雪腮旁的泪水,指着黑衣人,问道:“小雪,你知道这个黑衣人几天前在哪里,对我,对花姐和小月都做过什么吗?”

    江雪点了点头,用低低的声音答道:“对不起,姐姐,我当时被他安放在了一家农舍养伤,不知道他居然敢抓了花姐和小月,并拿她们的性命来威胁你,我当时真的是不知道的,我若是知道,定会拼死也要阻止他。”

    “那密匣呢?圣女令呢?”

    “姐姐,我之前只知道他从害死风姐的黑衣人手里抢回了一个黑匣子,但是,我并不知道里面装的竟然是圣女令,直到他被姐姐用银针制服,冲破了穴道慌慌张张的逃回来以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个黑匣子里面就是可以号令整个教众的圣女令。”

    湘盈听了江雪的回答,语气变得越来越严肃起来,“这里是暗桩,是你把他带来的么?如果他是敌人,你知不知道他的出现会给别人那里带来什么样的灾难?还有,这位被绑的公主是怎么一回事,你就是那个潜入蓝凌羽的大营使用有毒的烟雾弹把公主和黑衣人带走的那个神秘人吗?”

    湘盈所指的给别人带来灾难中的“别人”是宗政无极,但她现在还不知黑衣人究竟是谁,有何目的,所以,她没有把宗政无极的名字暴露出来,而是用“别人”给指代了。

    江雪怎能听不懂湘盈所说的话呢!她刚要说话,站在一旁刚才一直没有言语的马程给止住了。

    只听马程说道:“哈哈,那个盈盈姑娘,你刚才提出的疑惑和疑虑,我来给你一一做解释,你看小雪哭的那个样子,她本已很是自责了,现在被你这么严厉的一问,她应该更是内疚的答不出来了,刚才你说的那些,其实我也有参与呢!”。

    “哦?”湘盈刚才在边问江雪问题时也想到了凭借江雪自己一人是无法做到既救黑衣人,又夺公主的,所以,马程和他的手下是最有可能的“帮凶”,她没有等到江雪去“招供”“同伙”都有谁,却等来了这个“同伙”的回答,也很好,很好!

    马程继续说道:“当小雪把这个黑衣人带来的时候,我真的是十分的惊讶,但小雪跟我说清了原委,原来,这个黑衣人实际上是无极少爷的暗卫,他终日以黑纱覆面,即使面对无极少爷,也从未摘下,所以,我也不能强人所难让他露出容貌。他实际上是奉了无极少爷的命令去圣月教夺取圣女令,然后解北汉之危的,他与风花月三个姑娘从未见过面,也不知道她们几个的存在,所以,才误以为江花和江月只是你的好姐妹,不知她们实际上也是无极少爷的人,所以当时才拿两个姑娘的性命来威胁你,当他去见小雪被小雪逼问出了真正的目的以后,才从小雪那里得知他差点害死了自己人。既然大家都是为无极少爷办事,小雪也就没什么顾虑,把他带来见我了。我从线人那里听说大宋的永庆公主被圣月教的蓝凌羽给关起来了,便想到如果能把那个公主给抓来,北汉之危不用那个什么令牌同样可解。于是,便与小雪和黑衣暗卫共同筹划了此次的行动。”

    听了马程的解释,湘盈了然了。看来,在许多事情上面,自己仍旧无法参与进去,不过,这也怨不得任何人,现在自己在为圣月教效力,那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无极是契丹人,他想解北汉之危,无可厚非,自己从大家的眼中来看,立场不同,又怎能让自己知道那么多的事情呢?

    想通了这一点,湘盈便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抛开杀死江风的真正凶手不提,湘盈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永庆公主给救下来,不过,想救她,恐怕要付出点儿“代价”。

    现在已是翌日的黄昏,湘盈若不把永庆公主尽快的带到李明昔的面前,恐怕李明昔就要发疯似的来找自己了,更或者说,是大宋的皇帝要疯了似的要许多人的命了!

    于是,湘盈没有任何前面的铺垫,直接单刀直入的说道:“马叔叔,我现在想把永庆公主给带走,麻烦您把解药交出来。”

    经过观察,湘盈看出永庆应该不是被打晕,而是被下了迷药,所以才脑袋栽了下来倒在了一旁的,所以,她要先索要解药,并且,还有一点她知道,宗政无极的迷药如果没有解药,似乎很难让人清醒过来。

    马程脸上露出了犹豫以及难堪的神色,他说道:“这个,放了公主是可以的,不过,北汉之危也一定要解。”

    湘盈是个聪明人,其实即使马程不说,她也想到了他们的用意。

    “马叔叔,密匣现在在你的手上吗?”

    马程点了点头,看向马墐,马墐会意,敲了敲供奉仙佛的八仙桌,扣动了八仙桌的开关,从八仙桌下面拿出了一个盒子。

    正是放有圣女令的密匣。

    马墐本想将密匣递给马程,但马程示意马墐把密匣给湘盈,于是,密匣终于回到了湘盈的手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九星天辰诀 神座 重生小地主 圣堂 醉枕江山 神煌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首席御医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