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芳华 第一百九十一章 误解重重-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 -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一章

    “啊~”

    身上的衣衫被她自己强劲的气势给吹的猎猎作响,也不知她究竟哪里来的那么强的内力。

    紧接着,湘盈好似练就了某种绝世武功一般,身形变得快如闪电,在刘星文本以为她还在自己对面的时候,她已经跳出了刘星文宝剑所及的势力范围,掠到了李明昔身边,一剑就砍向了火刚的手臂。

    按说火刚不仅力气大,他的反应速度也是超级快的,但是,他居然没有快过湘盈手中的利剑,一只断臂赫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紧接着,在身后的水刚还未反应出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他的心脏之处出现了一柄宝剑,宝剑撤出的同时,鲜血瞬间如喷泉般喷涌,喷到了斜对面的李明昔还有正对面的湘盈的身上。

    这一超乎寻常武功的两击,不仅使得四大金刚一死一伤,更是惊到了李明昔和刘星文。

    火刚抱着仅剩一半的断臂疼的在地上打滚,水刚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地上,睁着大眼睛,死不瞑目。

    木刚和土刚眼见着同伴一个被伤一个被杀,胸中的怒火燃到了极点,拼命似的朝湘盈打去。

    湘盈周身的气力还未消退,只见她的头发都随着她气劲的运用而在空中飘散开来,一柄宝剑使出了两柄宝剑的气势,几乎是在同时,两大金刚立在了原地,止住了进攻的步伐。再看他们的身上,两个人的左胸前均出现了一个窄小的裂痕,紧接着,鲜血如同针芒般喷射了出来。

    “双剑点心!”

    刘星文惊呼了出来。

    双剑点心这一招早在三十多年前便已失传了,所以像李明昔和刘星文这些年轻人从来都未见过此招数。但从湘盈出剑的速度、力道和死者的伤口来看,这一招真的与“双剑点心”这个名字很符合。

    按理说,李明昔的掩月剑和湘盈的青冥剑皆为宝剑,二者不分优劣,所以,李明昔的掩月剑在铜墙铁壁的几大金刚身上都不一定能刺透,湘盈的青冥宝剑也本应如此。不过,剑随人动,如果一个人的内力够强,即使手里握着的是一把木剑,同样可以刺穿铜墙铁壁之身。

    噗通噗通两个重物倒地的声音,将湘盈从气劲儿中收了回来,她定眼观瞧周身发生的事情,连她自己都十分惊讶,倒在地上的水刚、木刚、土刚都是自己杀死的么?还有抱着胳膊吱哇乱叫的火刚,也是自己伤到的么?

    看着自己的青冥宝剑上流淌下来的鲜血,湘盈有些惊慌的松开了握着宝剑的手。

    “当啷~”清脆的宝剑落地之声好似刺耳的索命音,萦绕在了李明昔的脑海中。

    眼前的湘盈还是他认识的湘盈么?她何时变成了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不知是那个金刚的血液喷的湘盈满脸满身皆是,闻着腥热的鲜血味道,湘盈直想作呕。

    可是,身后站着的人不给她作呕的机会。

    一柄锐利的宝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李明昔惊呼道:“二师兄,不要!”

    刘星文手里的宝剑有了迟疑,湘盈借着这份迟疑,指尖的银针刺向了身后偷袭之人。

    “唔!”的一声闷哼,刘星文再也无法握住手中的宝剑,又一柄宝剑嘡啷一声坠落在了地面上。

    “二师兄!”

    李明昔赶紧上前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刘星文。只见他的右肩上出现了一个银色的点儿,仔细观瞧才能发现,这个银色的点儿是银针没入体内后露在外面的末端。

    李明昔倒吸了一口寒气,湘盈的武功何时变的如此阴毒和霸道?

    一般人使用银针作为武器,只会刺向对手,但绝不会将长长的银针没入对手的身体之内,一来是因为银针极细,不像宝剑,在刺入皮肉后仍然保持直挺;二来,一般人都无此力道。但谁也想不到,湘盈居然做到了。

    此时的刘星文,痛的不敢动,不敢呼,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会扯的右肩钻心的疼痛,更别提动一动身体了。

    湘盈自己更是没想到自己会把银针使用到如此的地步,她看向自己的双手,她何时练就了此种功力,她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呢?

    看到刘星文疼的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的落下地面,她连忙上前需要帮刘星文将银针逼出来。

    “走开!”

    湘盈的手还未碰到刘星文的衣袂,李明昔的大手便打落了湘盈抬起的双手。

    湘盈满眼委屈的看向李明昔,却只换来了李明昔的一句话:“请离我们远一些,我师兄已被你伤成这个样子了,难道你还想要他的命吗?”

    “不,不,明昔,你误会了,我不是去要他的命的,我是····”

    湘盈的话还未辩解完,漫天而来的雕令箭就好似雪花般射向了李明昔和刘星文所在的地方。

    李明昔一手护着刘星文,一手打落密密麻麻射向自己的雕令箭,很是狼狈不堪。

    湘盈袖间的白绫迅速飞出,罩住了李明昔和刘星文二人,一时之间,射来的雕令箭均被白绫打落,李明昔和刘星文二人幸免于难。

    天空中传来了鸟鸣之声,端坐在上面的蓝凌羽向湘盈喊道:“圣女,公主就在雕令箭发出的地方,快来助我一臂之力!”

    蓝凌羽坐的高,看的清,自然可以看清下面的局势。

    雕令箭还在不停的向李明昔和刘星文两人射去,奇怪的是这雕令箭只针对李明昔和刘星文二人,湘盈在哪里,雕令箭就不射向哪里。

    湘盈对蓝凌羽喊道:“快把弓箭手解决掉,我这里才能脱身。”

    箭阵的攻势渐渐弱了下来,李明昔自己便可以应对了。

    看到李明昔暂时无事,湘盈足尖点地,飞快的来到了弓箭手藏身之处。

    在这里,她不仅看到了永庆公主,还看到了永庆公主身后挟持他的人。

    此人湘盈绝对认识,也算是“老朋友”了!

    这个只让弓箭手射李明昔而不射湘盈,还将公主从集市上掳走的人,便是大宋当朝宰相之子,现今官拜正六品军器监的顾景鑫。

    其实,顾景鑫自上次让湘盈从他的手心里逃脱以后,便在暗地里做了许多让湘盈意想不到的事情,并且,此次,更不是他自上次让湘盈逃脱后第一次见到她。

    但这些,湘盈现在还不知道,她现在只知道,永庆公主在他的手里,他还将公主作为了人质。

    “哈哈,盈盈,好久不见啦!”顾景鑫眉开眼笑的对湘盈说道。

    湘盈对顾景鑫可笑不出来,“大人,您可是大宋的官员,怎能挟持自家的公主呢?”

    顾景鑫看向手中昏迷的永庆,说道:“是我挟持的么?谁能证明呢?如果公主死了,我就对皇上说是李明昔伙同你们圣月教害死了公主,我拼死相救也未能救回来。”

    “呸!宋国的皇帝得昏庸到什么程度才会信你的这种鬼话!”旁边手握软剑的蓝凌羽忍不住脱口开骂道。

    “哦?是吗?盈盈,你也觉得皇上不会信吗?要不我们试一试。”

    湘盈此时不敢轻举妄动,生怕顾景鑫真的会做出伤害公主的事情,至于他刚才说的话,湘盈还真信。

    正所谓山高皇帝远,顾景鑫现在是朝廷重臣,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红人之子,他说的话,皇帝怎会不信?而李明昔呢,太多人看到他和自己在一起了,自己至今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邪教妖女,所以李明昔伙同邪教中人害死了公主,可信度真的很高。

    “顾景鑫,你现在若是把公主好好的交给我,我可以保证你能平平安安的从这里走出去。否则,刚才你应该也看到了,你的四大金刚,在瞬间就变得死的死,伤的伤,你还有什么武功更高的帮手来救你么?”

    蓝凌羽从一旁“帮腔”的说道:“就是,就是,我圣月教圣女的实力你定是看到了,还不赶快放了手中的人,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就勉为其难的不擒你了,让你滚回你的老家!”

    “哈哈哈哈,盈盈,你觉得我已经山穷水尽没有了后路了么?”

    唰唰唰的,从几人脚下的地面之下,突然冲出了十余名“土行孙”。

    说他们是“土行孙”,是因为他们各个身材十分的矮小,但是,很快,谁都不敢小瞧这九个土行孙了。因为,他们专攻别人下三路的功夫,阴毒的厉害。

    所谓的下三路是指下巴以下的三个部位,分别指胸(心脏)、腹(脾、肾)、阴部,攻击这些地方的招式凶狠毒辣且不礼貌,可能使人失去生育能力,是为武林正道人士所不齿的事情。

    蓝凌羽便对付这些他眼中的矮矬子,边说道:“没想到堂堂的当朝重臣,居然豢养这些我都不稀罕用的无耻之徒,若是宋国的臣子都如你这般,那宋国的气数可真是尽了!”

    顾景鑫站在攻击范围之外,手里挟持着永庆公主,好似没听到蓝凌羽的讲话般,将目光全部投向了湘盈。

    湘盈自打出谷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敌人,刚才她不知怎么爆发出了那么大的内力,现今,却好似内力正一点一点的从身体中拨走般,越战越没有力气。

    李明昔帮助刘星文打出了体内的银针,银针上未淬毒,所以刘星文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只不过是右臂需要养几天了。

    看到了眼前突然冒出的土行孙,而湘盈似乎越战越弱,到而今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了。李明昔虽然刚才很生湘盈的气,但现在看到她有危险,还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她遇险的,于是,将刘星文靠在一旁静养休息,他提着宝剑加入了这场打斗中。

    有了李明昔的加入,对付几个土行孙稍显容易了些。

    蓝凌羽可不想始终跟这帮矮矬子耗下去,于是,他吹了声暗哨,在附近的三名教众听闻而至,也加入了这场打斗中。

    湘盈虚晃一招跳出包围圈,想去对付顾景鑫,却发现顾景鑫已不在原地,不知何时挟持公主向山上逃去。

    湘盈一路追击,虽然内力仍旧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但她还能够施展轻功,很快,便追上了顾景鑫。

    山的两边是陡峭的悬崖,深不见底,只有一条路通向两端,湘盈飞身拦在了顾景鑫的前面,顾景鑫若向后面走,便又回到了刚才打斗的地方。所以,他似乎无处可逃了。

    顾景鑫说道:“盈盈,其实你并没有必要去救这位公主,她应该算是你的情敌吧!”

    湘盈可从来都未那么想过,“我必须要救她,她是公主,她不能有事。你现在若是把她交给我,我仍然是刚才那句话,让你安然的离开这里。”

    顾景鑫岂是那么容易服软之人,特别是在湘盈的面前,他更不能那么做了。

    于是,他松手将永庆公主放在了身后,手中折扇甩开,直奔湘盈而来。

    若论真功夫,顾景鑫不是湘盈的对手,但湘盈此时的气力已不足当初的一半,所以,对付起顾景鑫,有些吃力。

    正当顾景鑫已占上风之时,他的脚下不慎一滑,身体斜斜向后倒去,他的后面可是万丈深渊啊!

    顾景鑫慌忙中左手随手抓住了能抓的一块布,这块布是永庆公主常在臂间挎着的臂挽。

    随着臂挽的收紧,永庆公主的身体随之向外而去。而顾景鑫半个身体都悬空在了山崖边,马上就要掉下去了。

    按理说,湘盈此刻可以完全不管眼前的人,这就叫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顾景鑫若坠落悬崖而死,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不过,湘盈看到此情景,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救人。

    没有半刻的犹豫,就在顾景鑫的身体完全向悬崖下倒去的瞬间,一只纤细的手抓住了他手中的折扇。

    顾景鑫下落的身子停了下来,他抬头望去,湘盈正趴在悬崖边,紧皱眉头,吃力的拽住了他。

    “为何要救我?”

    湘盈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哪儿那么多废话,快上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修真老师生活录 百炼成仙 宠魅 医道官途 火爆天王 官术 圣王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