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蒙小芽轻舐唇瓣,顿声又道。

    “一定要围绕婴儿死亡事件带来的连锁反应大肆宣扬,也就是跟那些恶灵弄上关系,让事情的真相变得扑朔迷离,诡异而离奇。

    还有包括这个事件里,被背后的人保护起来的凶手,也一定要披露出来。

    最重要的是在沂市里,这个案子当初被列为了禁案,很多的证据跟档案全部都已经被销毁了,这一点也一定要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世人眼前,让人们知道这个案子背后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真相。

    然后就随时在这个话题渐渐冷却的时候,再给它炒火一把,一定要保持话题性的热潮,**不断,更要以我们的名义来宣扬出去。”

    “嗯,明白了。”不夜吭声。

    蒙小芽瞅瞅没精打采、脸色越来越泛白的不夜,皱皱鼻子。

    “我说你怎么脸上冒了这么多汗?没事儿吧你?”

    不夜舔舔干涩的唇瓣。

    “你去给我倒点水来。”

    蒙小芽动动鼻子,轻嗅了嗅空气里弥漫出来的血腥味,眼珠一转。

    “你受伤了?我瞧瞧伤哪儿了。”蒙小芽凑不夜身前,仔细一看,黑色的衬衣上胸前湿了一大滩。

    次奥,难怪看不出来。

    小芽抬手摸摸不夜胸前,抬手一手的猩红。

    “我滴妈呀,这么多的血?你可真尼玛能忍,流着血还在这儿跟我聊那么长时间,我给你叫救护车啊。”

    “不行。”不夜一把抓住蒙小芽手腕。

    “为什么?”

    “不方便。”

    “那你这样怎么办呀?你怎么受伤的?”蒙小芽拧拧眉,扒拉开不夜胸前的纽扣,眼前血红了一大片的纱布看的蒙小芽刺目。

    “医药箱呢?医药箱放哪儿呢?重新包、包扎一下吧?”

    “旁边柜子的抽屉里就是。”

    翻出家用医药箱,蒙小芽笨笨拙拙的解开不夜身上缠着的纱布,纱布下狰狞的伤口看的蒙小芽不忍直视的撇过眼去,手上动作跟着顿住。

    “不行,你这伤口看着很严重,这样包扎上跟没包扎也没什么差别啊,你的伤口上敷的药都被流出来的血给冲开了,根本就止不住血,搞不好还容易感染啊。”蒙小芽皱着眉,掏出手机的动作被不夜制止。

    “不行。”

    蒙小芽没好气儿道。

    “我知道啦,不是去医院,我给室友打个电话。”

    二十分钟后,萧卿提着医药箱出现在别墅里——

    “小卿,止血药带来了吗?”蒙小芽咧嘴问。

    “嗯,医药箱拿过来了,里面应急用的都备着的。”

    不夜瞅一眼萧卿,看着她手里拿着的药箱,转眼看向蒙小芽,等着蒙小芽的解释。

    蒙小芽白一眼不夜,牢骚出声。

    “我们家的医药箱跟你们家的医药箱可不一样,你那箱子里都什么破药,连点血都止不住。”

    “哦?你们的医药箱是宝箱啊?”

    蒙小芽扬着下巴嘚瑟一句。

    “那也差不多。”

    萧卿拎着箱子走近,看一眼不夜的伤口。

    “小芽,你去打一盆清水来,再拿一条干净的毛巾,他的伤口周围需要清洗一下。”

    “哦哦。”

    不夜瞅着打开医药箱忙活着的萧卿,挑眉问一句。

    “之前差点杀了你,你不记恨我?”

    萧卿动作微微一顿,轻描淡写的一句带过。

    “都是误会而已。”

    看着萧卿神情自若,一脸平静,不夜扬扬唇。

    “还真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我调查过的萧情,似乎跟你现在表现出来的性情截然不同。”

    萧卿微微一笑。

    “我是萧卿。”

    不夜微愣了愣,不明白萧卿这句淡淡然的话里的意思。

    “那天在夜鼎会,你为什么不跟萧大少说出你的身份?”

    萧卿淡眸微垂。

    “不知道该怎么说。”

    萧卿的回答,让不夜诧然。

    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算是什么回答?

    “有件事情,我想跟先生打听一下。”萧卿默了默,轻然开口。

    “什么?”

    “那日,在海上,救起我的时候,可是有见到过一位跟……你家三爷一般模样的人?”

    不夜愕了愕,深看一眼萧卿。

    这个小女人说话,怎么净说一些让他听不懂的话?

    跟他家三爷一般模样的人?

    这是什么问题?

    “能跟我家三爷长成一般模样的人,也就只有我家四爷了。”

    萧卿目光微微恍惚。

    “不,我的皇、兄长,跟你们家三爷,也是很相像呢,除了……那双眼睛。”

    “小卿,水来啦。”蒙小芽端着水盆,拿着毛巾过来。

    不夜张嘴想问出口的话被蒙小芽打断。

    这个小女人,什么时候冒出个跟他家三爷长得相像的哥哥来?

    还有,她哥哥不是那个萧家大少萧宿吗?

    怎么可能跟他家三爷长得相似?

    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看着也挺正常的一个人,不像脑子有问题的样子啊?

    萧卿给不夜小心地清洗了伤口周围,撒上药粉,缠好纱布。

    “为了避免感染高烧,这是口服的,旁边这个你看到了,是给你敷伤口用的,每日用一次,自己记着用,我看你那么深的伤,估计得用上两三天了,这瓶敷伤口用的止血药本来就是养外伤的药,就留给你了。”蒙小芽指着茶几上的两瓶药,对不夜说道。

    伤口上带来的温温潺潺的暖流拂过的轻痒感觉,让不夜讶然。

    “这是什么止血药?效果这么好?居然痛感都瞬间减轻了很多,这伤口上微痒的感觉,很像以往伤口愈合时的感觉。”

    “哼哼,当然了,本来就是在愈合嘛,都说了我们这药箱跟宝箱差不多了,里面可全部都是救命救急的药,现在倒是便宜你了。”

    “这药哪来的啊?怎么感觉不比这沂市沉香坊里的药差啊?”

    “沉香坊里的药跟我们的药哪儿有的一比?诶,我说,既然你觉得那沉香坊里的药好使,你怎么不买来用啊?”

    “呵呵,你以为那沉香坊里的药那么好买呀?像止血救命的药,可都是限量售卖的,拿到手的一份还要留着做研究用呢。”

    蒙小芽叹然。

    “果然好东西还是有市无价的。”

    “这药,你们从哪儿弄来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官术 火爆天王 光明纪元 宠魅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百炼成仙 最强弃少 最终进化 醉枕江山 墨少宠妻超给力 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 王爷是个蛇精病 仙气相公,种田辣 权宠锦绣妻 惑世女宦官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世外盛宠:龙妃在上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重生之田园辣妻 星际战魂之彪悍龙女妃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冷情皇上绝宠杀手皇后 病娇权王撩妃成瘾 请君入瓮:萌妻撩翻帝君身 腹黑将军的田园娇妻 狂妃驾到:战神王爷硬要宠 重生侯门之云溪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