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夏荞下班时路经一家母婴店,给何晓诺的好玉买了几件衣服,准备明天带小曦和锐儿再去一趟何晓诺家。

    出了母婴店的门,一个高大的男子从隔壁的超市走出来,手里提着两大盒牛奶,还有一些营养品。

    可能是因为夏荞的目光,那男子回过头来,他就是曾经夜家看中的上门女婿——秦漠。

    秦漠看见夏荞时立刻露出笑脸走过来,他放下手中的东西,将手互搓擦了一下,向夏荞伸出去,“夜太太。好巧啊。”

    “你好。”夏荞将手中给好玉买的衣服倒在左手,伸出右手和秦漠握手,她看着秦漠买的东西,随口问了一句,“这是要去看谁啊?”

    “去看纪先生。”秦漠脱口而出。

    “纪皓辰?!”夏荞直起了身子。

    秦漠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笑着说:“是纪先生的爷爷,纪先生在国外呢,我去看看纪老先生。”

    刚才脱口而出的是纪先生,现在是纪老先生,以为她是三岁孩子吗?夏荞审视的目光看着秦漠,秦漠根本不会撒谎,她问秦漠:“你怎么知道纪皓辰在国外?”

    “夜太太忘了?我和夜氏有合作,现在纪先生在管理夜氏。”

    秦漠这话没毛病,夏荞想了想,就算秦漠是去看纪皓辰的,如今纪皓辰是夜家的掌中宝,秦漠一直把纪皓辰封为神,去给纪皓辰送个礼什么的,也很正常。

    只是,秦漠送的,这一看不是老人,就是病人的东西,牛奶,营养品。

    夏荞想难道是夜百川知道她和纪皓辰见面,真的误会了,又打纪皓辰了?

    可转念一想,夜铃飞和纪皓辰大婚的日期已定,夜百川那么爱夜铃飞,又那么欣赏纪皓辰,不会打纪皓辰吧?再说,她和纪皓辰又什么也没做过。

    这样想着,夏荞也就是不再多想了,她如今事儿多着呢,不想为纪皓辰操心了,纪皓辰成了夜家的乘龙快婿,宝贝他的人多了去了,她去考虑纪皓辰,还不如回家看孩子呢。

    ……

    对于夜铃飞来说,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是夜落寒回来后,夜家和纪爷爷定下的夜铃飞和纪皓辰领证的日子。

    可今天纪皓辰出差没有回来。

    黎敏中午煲了一大锅汤,盛了一保温盒让夜铃飞给纪皓辰的爷爷送去,并且让夜铃飞中午陪纪皓辰的爷爷吃个午饭。

    纪皓辰已经走了十一天了,纪皓辰的爷爷一个人在家,没人陪伴,也挺孤单的。

    如今,夜铃飞已经和纪皓辰的婚期定在了六月的十八号,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本来决定去领证的,可纪皓辰突然有要事出差了,临走时连夜铃飞一面也没来见,黎敏心里不痛快,总觉得纪皓辰再忙也应该来和夜铃飞见个面,但想想肯定是纪皓辰有很重要的事情,也就原谅纪皓辰了。再说,她身为母亲,也不能在女儿面前说女婿的不好。

    夜铃飞提着黎敏亲手煲的汤去看纪爷爷。路上,夜铃飞看见一家蛋糕店,她想起上次纪爷爷还给她买蛋糕吃的事儿来,当时她给纪爷爷吃,纪爷爷还吃了好几块呢。

    夜铃飞停下车,买了些蛋糕,再次回到车上,一直开往纪家。

    不巧的是,她走的那条道上前面出了车祸,车堵的前行不了,她想将车倒出去换条路时,结果后面车堵了上来。

    看着副驾上母亲亲手炖的汤,还有自己给纪爷爷买的蛋糕,夜铃飞蹙起眉来。她是提前出门的,为的就是早点儿去和纪爷爷一起吃午饭,因为自己出门早,想着肯定能在纪爷爷吃饭前到达纪家,所以她连个电话都没有给纪爷爷打。

    可这一堵,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疏通?

    果然,车堵了一个多小时后才疏通了。

    夜铃飞看了看时间,心里烦死了,都十二点了,纪爷爷肯定吃过午饭了。

    到了纪家,纪爷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一见夜铃飞来了,摘下老花镜,放下报纸,高兴的站起来,“飞飞来了。”

    “爷爷。”夜铃飞走过来,“我妈煲的汤,让我给您送来些,本来我想着早点儿来和您一起吃午饭的,结果路上堵车了。这些汤和蛋糕,您午睡起来吃吧。”

    纪爷爷一听夜铃飞的话,回头叫管家,“东海!现在几点了!”

    管家蒋东海跑过来,看见夜铃飞,低头妾身,“少奶奶来了。”管家又连忙回答纪爷爷,“老爷子,现在已经快一点了。”

    “啊?!”纪爷爷看着夜铃飞,心疼的说:“快一点了你还没吃饭?”纪爷爷说着吩咐管家,“菜冷了吗?快热热,给我孙媳妇吃。”

    每次听见纪爷爷叫她孙媳妇,夜铃飞都会很开心,尤其纪爷爷那个郑重而骄傲的音调,夜铃飞听一次高兴一次。

    “你妈妈给爷爷炖汤了?那正好,”纪爷爷看着夜铃飞手中的保温盒,乐呵的说:“爷爷还没吃饭呢。来,陪爷爷一起吃。”

    “你还没吃?”夜铃飞睁大眼睛,跟着纪爷爷往餐厅走,堵车堵了一个多小时,她来这边又花了二十多分钟,现在都快一点了。

    “少奶奶来了,老爷子就开心了。”管家快步走到餐厅里给纪爷爷拉了椅子,“老爷子总是说他不饿,这菜都热过三次了。”

    夜铃飞看着纪爷爷,抬起眉,“您不吃饭是和谁生气呢?”

    “别听他胡说,爷爷那会儿是不饿,”纪爷爷说着,坐下来,又示意夜铃飞坐,“爷爷有预感你今天给爷爷送好吃的来,所以在等你呢,你把汤给爷爷拿过来。”

    夜铃飞将保温盒和蛋糕一起递给管家,“我妈妈给爷爷炖的汤,和我给爷爷买的蛋糕。”

    纪爷爷吩咐管家,“拿碗,先给我盛一碗我孙媳妇给我带来的汤。”

    夜铃飞听见纪爷爷的话,抿着唇笑。

    “是,老爷子。”管家连忙接过夜铃飞手中的保温盒,又拿了碗,给纪爷爷盛了汤,双手端过去,“您老刚喝汤也不行,还得吃菜呢。”

    纪爷爷只当没有听到管家的话,低头闻了闻汤,抬头看夜铃飞,抬手招呼夜铃飞坐下,他拿起勺子就舀起汤来喝,“嗯!好喝!你妈妈手艺真不错。”

    纪爷爷连着又喝了一口,对夜铃飞说:“你也快喝一碗。好喝。”

    就这时,门铃响了,管家跑过去开门,进来的是纪皓辰的秘书卢琳,夜铃飞认识她。

    卢琳提着一个袋子,和管家打了一声招呼便匆匆忙忙的跑进来,看见纪爷爷在餐厅里,就跑到餐厅里,看见夜铃飞,卢琳先和夜铃飞打了一声招呼,“纪太太。”

    卢琳早就在叫夜铃飞纪太太了。

    卢琳给纪爷爷递上手中的袋子对纪爷爷说:“纪老先生,这是总裁让给您买的烤鸭,谁知道,方河路出了车祸,堵了一个小时,我车又在半路爆胎,真是抱歉,给您送来晚了,幸好,您还没吃过午饭。”

    管家接过卢琳手中的烤鸭,交给厨师去装盘,对纪爷爷说:“老爷子您真是好福气,少爷和少奶奶多惦记您。您以后一定要好好吃饭,把身体保养的棒棒的,等着抱重孙。”

    夜铃飞的脸红了,她羞涩的低下头。

    “好好好,你今天说的最中听的就是这句话了!”纪爷爷夸赞着管家。

    “纪老先生,少奶奶,那我先走了。”卢琳微笑着转身,看了一眼管家。

    管家也看了一眼卢琳,卢琳和管家礼节性点头转身走了。

    本来卢琳和管家打个招呼没什么可疑的,可是夜铃飞却仿佛看见了卢琳和管家不是打招呼的那种眼神!

    夜铃飞看着卢琳的背影,突然晶亮的眼底浮起一丝疑问来。

    “老爷子,少奶奶。”厨师端出烤鸭来上桌。

    “飞飞,你多吃些,你太瘦了。”纪爷爷说。

    夜铃飞听见纪爷爷的声音,回头眯起眼睛对纪爷爷笑,将那疑问隐匿在眼底,她拿起筷子吃饭,对纪爷爷说,“谢谢爷爷,爷爷也多吃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魔剑正道之寒雪草 毒妃归来之天下为聘 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 惹爱娇妻:大叔,你有毒! 我们一起去修仙 快穿之逆袭人生 三界独宠之盛世长歌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新界名暧:祭先生你火了 农门有喜之辣媳当家 嫡女掌家 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 冷王追妻:盛宠逃婚小王妃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帝宠之双面娇妻归来 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一世繁华:不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