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客栈掌柜对曾祖再次施礼,只见他一躬到地,声音嘶哑,带着悲腔说道:“老人家,这件事如果不是晚辈亲自经历,就是打死晚辈,晚辈也不会相信。”

    说到这里,掌柜身体有些发抖,依然心有余悸、惶恐不安。

    我心中突发同情,搬了把椅子送到了他的身边。他向我道了谢,仍然站着不坐。”

    曾祖还是客气的说道:“请坐吧,慢慢说。”

    掌柜勉强斜着身坐在曾祖对面。他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老人家,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这个客栈的掌柜名叫李怀德,家住离此镇三里地的李家庄,客栈是前几年租赁别人的。由于地处本镇梢头,所以这几年客栈生意一直不景气。

    因为租赁协议尚未到期,尽管生意萧条,仍不得不勉强维系。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他正在为生意经营不善而烦恼忧愁的时候,偏偏又遇到了这件折磨的他死去活来的事情。

    李怀德好像是真的被吓破了胆,开口说自己的遭遇前,不自主的回头看了房门几眼,这才战战兢兢,心有余悸的说道:

    “老人家,这事真是邪了门,前几日的清明那天,因为客栈的生意冷淡,晚饭时我独自喝了几杯悶酒,便给伙计交代了几句,然后就带着酒气向家走去。

    客栈离我家也就两三里地,这条路我每天都要上几回,已经是熟到闭着眼也能走来回的程度。而那天这三里地我却走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鸡叫三遍,天色蒋亮,这才清醒自己走在了哪里。

    我在曾祖身旁听乐了,插嘴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只是遇到百姓称之为‘鬼打墙’的事情了。如果是我遇到,我就脱下裤子拉出“法器”,就地撒上一圈童子神尿,立马搞定。即便没有我这百试不爽的童子尿,化解‘鬼打墙’的方法还很多,也不至于被吓成您这幅模样吧?”

    李怀德仍然瞪着两只恐怖的大眼,看了我一眼,又回头向房门口瞄了几眼,这才说道:“小少爷说得对,我也曾听人说过,遇到这种‘鬼打墙’破解的方法很多,即便破解不了,也只是在原地转上一夜而已,天亮自解,人也不会受到伤害,只不过是受点惊吓罢了。可是、可是我……”

    说到这里他的面部表情变得古怪起来。恐惧、痛苦、羞臊等表情轮番袭上了他的脸庞,苍白、蜡黄、潮红等相互交织。他的脸色就像变色龙似的瞬间起着多种变化。

    我已经明显的感到了事情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心情也随着他的复杂而复杂。几乎是屏住了呼吸,急着想知道他遇到的‘鬼打墙’与别人所遇有何不同。

    只见他恐惧中又带了几分难为情,一幅欲言又止,羞愧难当的神态。他那双失神的眼睛不时在我的身上游荡。好像是我使的他有口难开似的。

    我也预感到他好像是因为我在这里的缘故,不便开口。顿时心中一阵紧张,害怕他向曾祖提出让我回避的请求。

    于是我先发制人,便模仿着大人说话的神态,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说道:“有病不满医。老伯,我三岁便能捉鬼降妖,如今也是十二岁的小半仙了,你有话尽管讲,兴许你的这点小麻烦我就能轻松搞定。”

    这话说得,连我自己都觉得臊得慌,因为我三岁时还在尿床,哪会捉鬼。这次牛皮一吹,曾祖又要给我记上一笔账了。唉!真是“祸”从口出,只有等着人家走了以后挨训的份了。

    我一言中的,李怀德的眼神虽然透着不信任,难为情的神态却已经释然,他仍然习惯的向门口张望了几眼,说道:“我是身背着一块朽烂的棺材板,围着一个孤坟转了一夜。”

    “啊!”,我一听不由得被惊出了声。接着又脱口说道:“阴妓!”。

    我知道自己已经失态,还是自语自语的小声嘟哝了句:“不是说几百年前‘阴司’就已经取缔了‘阴妓’来阳间游走条令了吗?就连‘钦定四库全书’上都没有再做记载。难不成‘阴司’的法令朝令夕改?”

    我的惊呼和自语,显然被李怀德听到,虽然是阳春天气,他还是浑身颤抖着用衣袖擦拭着满头的汗水。

    他虽然不明白我话中之意,可是他已经清楚知道曾祖肯定能给他解决这个为题。因为知道我这个“高徒”的严师,指定是我的曾祖。既然“高徒”都能把清病脉,那曾祖就一定会有妙药良方。

    他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继续说道:“天亮以后我才发现,孤坟的四周已经被自己走成了明亮的小路。棺材板是哪里来的,以及自己是怎样把它绑在背上的,是一概不知。

    这个孤坟离我回家的路边有两箭之地,我是如何走下大道,如何穿过路与坟之间的那片麦田,也是一概不知。

    我清醒过来以后,确定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心中也就不再那么害怕,解下背上的棺材板以后,又回到客栈。时间一长,渐渐地把这件事情就给淡忘了下来。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起来小解,再回到房中时,猛然看到自己刚离开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女人。

    她的脸朝向里面,我虽然看不到她的容貌,但见她身材丰满,皮肤白嫩,乌黑柔顺的满头秀发如行云流水般洒落在我的枕边,仅凭这些,我就已经认定这是一位绝妙佳人,不得不浮想联翩起来。”

    李怀德说到这里时,眼光又落到了我的身上。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曾祖发话:“鸿儿,你到隔壁赵大叔那屋凑合一夜,不要贪玩,早点睡。”

    我自打记事以来,从没有违拗过曾祖的话,这次我就像没有听到曾祖的话似的,已然站着未动。

    我倒不是想听掌柜的那点“艳事”,实则是真想知道这个“棺材板”是怎样折腾这个老板魂不附体,生不如死的。

    李怀德见我没动步,把祈求的目光送到了曾祖哪里。曾祖虽然面带祥和,声音却使我无法抗拒。只听他老人家说道:“嗯!还不快去。”

    我再也想不出留下的理由。只好悻悻的,极不情愿的向门口挪着小步,同时回头对曾祖说道:“老爷爷,您要是出门可想着叫我。”

    曾祖满意的点了一下头,丝毫没有留住我意思。

    (本章完)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天谴修罗 一品江山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大圣传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超级强者 美女的特种医王 从超神开始的无限求生 超级房东系统 狐如玉 冷门电影穿越季 花都最强逆天主宰 放下平底锅 如梦起源 祸乱西游 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无尽之狱 都市至尊修神 校花极品小道士 我的超级教师 灵魂保镖哥 龙血佣兵 都市妖孽至尊 关键 茅山鬼谷门 无双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