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这阵冰冷刺骨的阴风把我旋裹了起来,我想着挣扎,却发现手脚被紧紧的束缚着,虽然大喊救命,就不见曾祖开门,却见自己已经被这阵阴风带离了客栈。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冷静下来以后,想起了这句道破天机的俗话,胆子顿时壮了起来,心想:“种何因,得何果。”即便你是个色鬼也不敢悖天行事,没因由的与我行什么周公之礼。”

    想到这里,我没有了担心,倒有了想见识一下这“阴妓”庐山真面目的想法。

    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旋风越旋越慢,我离地面也越来越近。刺鼻的朽木味越来越浓。

    就在我双脚落地的瞬间,一块朽木板把我推到在地并实实的压在了我的身上。因为它长过了我的身体,所以我的眼睛全部被它挡住,看不到天上的星辰。

    我试着用手脚把他从身上挪开,却感到他的重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心知凭我的气力要想挪开它是不可能的。

    “路远无轻载”。这时间一长,我的五脏六腑被这幅棺材板给压的快要破碎,呼吸已经有点不畅,眼看着就要支持不住。

    此时,脑来里一片空白,平时曾祖教我的攘鬼辟邪、趋吉避凶的方法一点也想不起来,有的只是后悔和懊恼。

    后悔的是平时把曾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此时方知道什么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这句话的深意;懊恼的是当发现这个东西时,没能及时告诉曾祖,而是不自量力,以致身陷险地,招来这份羞辱。

    我胸闷至极,痛苦难当,喉中一阵浓厚的血腥味直惯大脑,我心中叫道:“我快要死了,我快死了!”

    突然,我喉中的的血腥化作一口鲜血喷口而出,这口鲜血由棺材板反溅回自己的脸上。

    我更确定了自己命已将尽,便强忍着万般困苦,闭上双眼,等着死神降临,以便尽快解脱这难以容忍的困苦。

    世间的事往往就是难以如愿,我在如此痛苦之下,不但没死,就连昏迷也是无法办到。心想:“难不成,这个可恶的东西是请小爷来体验一把‘生不如死’这种感觉的吗?我与你何怨何仇?对我竟然如此歹毒!哼!既然小爷死不了,哪就有与你理论的一天,只要小爷有一口气在……”

    当我想到“只要小爷有一口气在”时,腹中突然真的出现一股气流,暖暖的在脏器之间涌动。突然这股暖流聚到了一起,感觉就像一个气团,越来越大,越来越热。

    猛然,这个气团就像一只受惊的野鹿在腹中乱冲乱撞了起来,并且力度越来越大。此时带给我的痛苦更甚于之前。

    身上的痛苦每增加一分,我对这个贱鬼的怒气便增加十分。怒火、怨恨与腹中的那无名气团交织在了一起,感觉我的小腹就要爆裂。在这无以言表困苦的折磨中,我努力的想着分散、转移痛苦的方法。

    突然想起了对李怀德吹牛时说的话,心想:“我何不用我的童子尿试一试,转念一想,不可。这要是不灵验,待以后我若像曾祖那样,开了天眼,游走阴间地府之时,岂不落鬼于笑柄。它们非笑说我个‘被这贱鬼吓尿了’不可。”

    蓦然,曾祖最近教我的【寸金赋】浮现脑海,我便至所有痛苦于不顾,两只小手配合着口诀不停变化着指法。右手持的“金刚指与经指”相互变化;左手持的“道指与师指”相互交替。

    我大声念叨:

    “乾坤否泰,和于术数。

    吉凶祸福,法于阴阳。

    天地既判,量度严明。

    酿阳磕阴,吾护恒倡。

    ……,……

    寸金赋令,天清地宁!”

    别说,这个方法很见成效,我念了几遍以后,便到了忘我的境界。声音不知不觉的小了下来,意念也随着口诀被唤醒。我努力回忆着曾祖教我口诀时所说的运用法门。

    按照这些法门在练到打开灵门的环节中,突然感觉到与以往修炼时有所不同。竟发现腹中这千回百转的气团,虽然曾折磨的自己生不能,死不休,却最终被口诀和法门所驾驭。

    这可遇不可求的机缘,一旦被我发现,岂可错过。经过我数次的驱使,这个气团已经是运用自如,可聚可散、可点可面、可团可线。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运用法门,默念着咒语,迫使这团气化作一股强劲气流,连绵不断的涌向了身体前阴与后阴中间的“会**”。登时觉得这股暖流像温暖的春风,徐徐到达了脊椎末端的“长强穴。”

    早在我八岁时,就已经跟着曾祖学会了那套【鬼门十三针】针灸方法,对全身的穴道已是了如指掌。所以当我指使腹中这股气流到达“长强穴”以后,心中无比的兴奋。因为“会**”与“长强穴”虽然相距不过数寸,但是它们却分属身体两个不同的脉络----任脉和督脉。

    任督二脉的内息是决不相通的。这次我却因祸得福,在这生死决绝之际,迸发出了人类原始的潜力,用这种偶然的机会打通了任督二脉。

    打通任督二脉,是无数人追求一生的梦想,真正成功的如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我机缘巧合,又怎能不为之兴奋。

    我趁热打铁,小心认真的运用着法门,把流入“长强穴”的这股暖流依次灌注达并通过腰俞、阳关、命门、悬枢诸穴,一路沿着脊椎上升,涌过的都是背上督脉各个要穴,然后是脊中、中枢、筋缩、至阳……而至顶门的“百会穴。”

    这股暖流在督脉畅游到“百会穴”以后,我突然感到面部出现暖样,一股暖流由发根至印堂铺面而下,涌入了“承浆穴”

    我大功将要告成,不仅欣喜,却不敢乐狂。因为这“承浆穴”只是督脉返任脉的开始,一旦大意,便会走火入魔,置身于万劫不复之地。

    督脉诸穴都在人体的正面,我督导者这股暖流一路下行,经自廉泉、天突、璇玑、华盖……而至巨阙,经上、中、下三脘至水分、神阙、气海……曲骨诸穴,又回到“会**”。

    这股暖流行了任督二脉一个周天以后,我感觉身上这块棺材板的压力瞬间轻了很多,虽然还不能把它拿掉,呼吸已畅快无比。

    我心中虽沾沾自喜,却不敢懈怠,继续运行着这股瑞气,使它周而复始的在两脉中畅行。

    我感觉任督二脉一通,灵门也随之而开。我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心想:“既然灵门已开,我便一鼓作气,索性把天眼打开。小爷这天眼一开,你这可恶的“阴妓”也就无处藏匿了。

    (本章完)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绝世唐门 圣王 医道官途 美女的特种医王 从超神开始的无限求生 超级房东系统 狐如玉 冷门电影穿越季 花都最强逆天主宰 放下平底锅 如梦起源 祸乱西游 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无尽之狱 都市至尊修神 校花极品小道士 我的超级教师 灵魂保镖哥 龙血佣兵 都市妖孽至尊 关键 茅山鬼谷门 无双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