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并非不可泄 第8章 章小真人重返客栈 鬼阴妓要挟曾祖-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 -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我正在琢磨这个女鬼为何能放下仇恨之时,只见她用胳膊撑着地,艰难缓慢地跪了下来,把头磕在了地上,柔声说道:“贱妾有眼不识‘真人’,请您饶恕,贱妾有一桩天大的冤仇还请‘真人’主持公道。”

    女鬼说完已是悲伤不已、泣声连连。

    当我看到女鬼伤心欲绝、悲不自胜时,似感同身受,心中隐约如油煎火燎。不由得豪气冲天,对着女鬼郑重说道:“你暂且忍住悲伤,把你的冤仇说给我听,若果你却有此冤,本真人一定为你申冤。”

    我的话音刚落,女鬼又磕了几个头,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后,低头沉思片刻,欲言又止,反复几次,最后“唉!”的一声长叹,悠悠说道:“唉!…说来话长,贱妾都不知道从何开口?”

    就在这时五鬼也都凑了上来,它们一个个兴奋不已,好像我为女鬼伸冤,它们得益似的,全然没有了之前害怕女鬼的模样。

    看到五鬼,我突然想起女鬼逼迫它们去客栈帮忙之事,于是我对女鬼说道:“你就从刚才逼迫五鬼去客栈帮忙说起。”

    我不提客栈还罢,这一提客栈,只见女鬼急切对我说道:“贱妾恳请‘真人’前往客栈去救三妹,贱妾也不知道三妹现在如可,如果三妹有个三长两短我之罪过百身莫赎。”说完又哭泣起来。

    此时我也正想弄清是那家客栈,我环视了一眼四周,心想:“这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身在何处,如何才能去得客栈?”

    女鬼猜出我的心思,秀美微簇片刻,瞬间即展,说道:“贱妾若不受伤,去客栈自然简单。如今只好有劳五鬼了。”说完目光投向了身旁的五个“大头鬼”。

    五个大头鬼中,除了刚才被我用手指点伤的那个低头不语,其它四个却蹦蹦跳跳情绪高张。当听到女鬼提到需要自己帮我去客栈时,齐声说道:“愿听‘真人’差遣!”

    我越来越喜欢做“真人”了,做“真人”的第一天便有了“手下”,这几个“手下”可比我们村的二狗、双喜、铁蛋他们好玩多了,他们可从来没有像这五个大头鬼这么“懂事”。

    我学着说书唱戏人的口气说道:“那好,头前带路!“

    我话音刚落。只见四鬼齐声答道:“遵命”。

    他们的回答甚是耳熟,我心想:“别说,还真和戏文中演的一样,只可惜缺了一顶‘官轿’,不然我这位‘真人’可要坐一回四人抬啦…哈、哈…,又弄错了,应该是小爷要坐一回四鬼抬了。”

    四鬼一声遵命之后,突然两两挨着,一前一后跪在地上,一双双肉呼呼的小手平举过头。齐声说道:“请真人上轿!”。

    看到他们即滑稽有认真的样子,我差点没有没有乐喷,心想:“五鬼的确比村里的小伙伴好玩,简直成了我肚里的蛔虫,这可不真的坐上了四鬼大轿了吗。”

    我完全相信了它们,便毫不犹疑的像躺在床榻上一样,躺在了它们的八只鬼手上。另一个大头鬼和这个女鬼随机分左右站在了我的两边,俨然像两名护卫似的。

    我躺好以后,却不见四鬼动静,突然心中明白。便又装模作样命令道:“走吧!”。话音刚落,身旁站着的大头鬼说句“起轿!”,四鬼便同时站了起来。

    四鬼的八只手分别托举着我身体的不同部位,同时蹦跳着走了起来。

    尽管它们起跳动作尽力协调,而我还是像只颠簸在浪尖上的小船,似随着一**的浪头而起伏着。

    五鬼之所以蹦跳着走路,而不能像起他鬼在空中飘逸,是因为它们魂魄不全的原因。

    尽管如此,它们仍是这么执着的尊重这我这个“真人”,我心中叹道:“唉!真是难为你们了,本‘真人’定会把你们的那一魂一魄给你们找回来。”

    不大会,我还真适应了这顶“鬼轿”,因为四鬼很善解人意,托举着我的小手不断地变换着托举部位,我丝毫没有感觉出不适和疲劳。

    一炷香的时间,“轿子”突然一缓,只听女鬼说道:“真人,就是这家客栈。”

    此时,四鬼已经在地下跪好,我连忙下来,定睛环视了周围一眼,确认这就是我们投宿的那个客栈。心想:“它那个三妹果然是加害客栈老板的‘阴妓’,也不知道它是否被曾祖拿下。”

    我刚要上楼,去找曾祖,只听楼上传来一声女人的笑声,这种笑声尖利,狂傲、狂躁,透着狰狞、恐怖。

    我寻声望去,笑声正是从我和曾祖住的客房中发出的,听到这带有极强挑衅性的狂笑,我心中一紧。“老爷爷!”三个个字脱口而出,撒腿往楼梯跑去。

    我刚到楼上,这时又传来女人决绝的声音:“哼!你要识趣,就别趟这个浑水,眼前这个畜生是咎由自取,您若一意孤行,执意要管这档闲事,我的命不要了,您那宝贝重孙也休想再活!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我茅塞顿开,即可明白了这个“阴妓”把我掠走并用“棺材板”禁锢起来的用意。心想:“哼!你也太小看小爷了!你更是小看我曾祖了,曾祖岂受你这小毛鬼的要挟?”

    “只有黔驴技穷之鬼才会做出挟持人质的勾当。既然你忌惮曾祖,我且不急于现身,看你如何用我这个人质难为曾祖。”

    我放慢了脚步,站在楼道,听起了房中动静。此时,我神情潇洒自然,就如在散步一般,丝毫没有偷听者那种猥琐鬼祟之态。

    随着灵门的开启,我不但心脑的感知能力增强了许多,感官能力也随之增强了数倍,所以倾听房中的动静不再需要从前那样需把耳朵贴近窗口。而如今别说在门口窗前,即使在数丈之外的楼下也比之前清楚几倍。

    没有我的允许,楼下五鬼以及那个女鬼未敢上楼。五鬼识趣的把啜泣声抑制到最小,女鬼抬着头静静地看着我身旁的房门。

    房内“阴妓”拿我对曾祖说事,并没有达到她预想的效果。

    这时房间里传来曾祖严厉的语气,斥责她道:“你即是阴司鬼差,就应严守阴司法规。如今你以私欲致法度不顾当真不怕严惩?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趁现在还没有铸成大错,悔悟未晚,还是回阴司反省去吧。”

    (本章完)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神座 醉枕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最强弃少 九星天辰诀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神煌 美女的特种医王 从超神开始的无限求生 超级房东系统 狐如玉 冷门电影穿越季 花都最强逆天主宰 放下平底锅 如梦起源 祸乱西游 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