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静慈已然明白,自己回天乏术,再也无法弥补过失,只能心怀歉意,眼睁睁看着它居无定所,孤苦飘零。

    刚才卞彪的惊叫声也惊动了卞之和与卞鹏父子二人,当他们扶起昏迷不醒的卞彪时,女鬼已经是被静慈的那几枚银针打散了魂魄,它仅剩的那口怨气正在院子里游荡。

    静慈心中明白,女鬼的这口怨气是不会再对人身造成伤害了,所以她毫无顾虑的来到卞彪近前,俯身检查起卞彪身上的伤情。

    静慈检查完卞彪伤情以后,心中对女鬼的愧疚之意更甚,用“悔断肝肠”来形容她此时的心境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卞彪的昏迷并非女鬼长舌所伤,而是因惊吓过度所致。

    很显然女鬼对卞彪手下留情,并未想致卞彪于死地,倒是自己心胸狭窄,贸然用狠,不但害得她魂飞魄散,也给自己留下终生遗憾。

    卞之和与卞鹏看到静慈双眉紧蹙,面色阴沉,还当是她在忧虑卞彪伤势,所以父子俩也是愁眉不展,眼看着昏迷中的卞彪唉声叹气。

    这父子两人的叹息声提醒了静慈,静慈轻声说道:“彪儿身体无碍,只是受了惊吓而已,你们不用担心。”

    静慈对卞鹏说道:“你去取半碗“阴阳水”水来。”,对卞之和道:“你到法台上取道符来。”说完低头看着卞彪,伸手又把住了卞彪的腕脉。

    当静慈放下卞彪的手腕,抬起头时,这才看到眼前父子两人仍然站在原地未动。嗔怒道:“还不快去!”

    卞鹏唯诺着说道:“姑奶奶,侄孙不知道何为这‘阴阳水’啊?”

    静慈恍然,和声说道:“你用等量的井中冷水与煮沸的热水混在一起,取半碗来即可。”卞鹏听完赶紧去做。

    静慈的目光又投向了卞之和,只见卞之和浑身颤动,唯唯诺诺,举步不前,平端着的手指与自己的眼光,随着那个微弱的旋风来回游移。

    静慈心下立时明白了原委,她也不勉强卞之和,而是自己起身走到庭院大门,把大门打开。随后又径直走到法台前取了一张符,这才又回到卞彪的身边。

    这时,卞鹏手端水碗也已来到近前。静慈把手中的符点燃在卞豹手中的水碗中。待符燃尽的灰烬与碗中的“阴阳水”融合以后,静慈边念咒语,边为卞彪擦洗起头、面、手、足。

    片刻,卞彪苏醒过来,他身体虽然略显虚弱,神知倒还清醒,一家人顿时便沉浸在喜添男丁,母子平安的喜悦之中。

    可他们怎能理解静慈此刻的心境,只见静慈的目光在满院落里搜寻着,直到发现那个旋风,并看着那个旋风游走出大门口时,才把目光转向了满怀喜悦的卞家人身上。

    这时天光放亮,静慈疲惫至极,没有精力再回道观,于是在卞家择处清净所在打坐休息。

    再说刚才那个女鬼,魂魄飞散以后,再难聚成鬼身。其主要原因是女鬼的两魂三魄被银针迫住,丧失本性,已无力在与其它的一魂四魄重聚再生。所以它的形体已灭,难以重塑。

    只有本性尚在的一魂四魄最终附着在了那口怨气之上,化作成了一个怨灵。这个怨灵以旋风的形态无助无奈的游走于世间,到处寻找着宣泄怨气的地方和机会。

    这个怨灵就像一个被世人抛弃的怨妇一般,即怀有极大悲怨、悲恨的情绪,又身处悲观、绝望的境地。

    它以到处诉说来宣泄这口怨气,却非但没有达到平复怨气的目的,反而使得这口怨气在再次的绝望中越聚越强,直至有一天这个怨灵附在了一个身处绝境又满怀悲恨的女子身上,这才有了自己的归宿。

    事情是这样的。离清宁山十几里有一个村庄叫万户寨,村里有一户人家,老汉名叫万瘸子,膝下一女名叫万秀莲,老伴早殁。父女俩相依为命。

    原本万瘸子在万家寨有点家产,不想前两年去了趟县城,便爱上了“烟枪”。

    几年下来,他把个好端端的家,抽了个的底朝天。时至今日家中再也没有可换钱的东西,偏偏烟瘾又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正无奈之时,在“烟贩子”的“热心”点拨下,便决定把女儿卖给县城里的一家妓院。

    不想,他的这个打算被女儿万秀莲知道。万秀莲心生怨恨,一跺脚,一狠心,便哭着偷偷离开了万户寨。

    从未出过家门的万秀莲,漫无目的的跑向了清宁山。跑累了,天也黑了,她停住了脚步,犯起难啦。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去哪里。

    万秀莲前思后想,越想越感到自己没有活路,在哭了个天昏地暗以后,便在荒郊野岭沉沉睡去。

    就在万秀莲哭得神志不清、昏天暗地之时,那个怨灵早已经陪伴在她身旁多时。当怨灵看到眼前年轻女子已有轻生念头之时,知道她的神志已经极其薄弱,便称其沉睡之际把自己的这股怨气强行侵入了她的思维里。

    当万秀莲醒来时,原身思维与怨灵思维这两种思维,在她的心中和大脑里展开了激烈搏斗。

    只见她一会捶胸顿足,一会手舞足蹈,一会自言自语,一会闷不做声,一会放声大笑,一会抽涕哭泣。总之就这样折腾了两三个时辰,才逐渐安静下来。

    然而,这种安静没有持续一炷香的时间,万秀莲便又就一边自己打骂着自己,一边疯疯癫癫,步履盘缠,走出山道向山上攀爬起来,其行为怪异,其神色诡异。最终一脚蹬空,身体跌落山下。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榻上。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最先映进眼帘的是一位古稀之年的老道姑。

    老道姑满面慈祥,和蔼可亲,一手端着水碗,一手正用布巾擦拭着自己嘴角上的水痕。

    老道姑看到万秀莲醒来,很是高兴,笑着问道:“姑娘是哪家的?不知何事进山?”

    万秀莲看着眼前的老道姑,感到特别的亲切,突然坐了起来一头扑进老道姑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老道姑虽然不知道姑娘痛哭的原因,却猜想姑娘定是受了天大委屈,此次进山很有可能是寻求帮助而来。所以老道姑扶起姑娘,想要问清楚缘由。

    没想到的是,当万秀莲抬起头两人目光对视的瞬间,万秀莲神色大变,惊恐万状,体似筛糠,突然滚下床榻,把头使劲的往床榻底钻去。

    这位姑娘的神情先后出现了如此大的反差,使老道姑大惑不解,她立马否决了之前认为姑娘有求于自己的想法。

    万秀莲在床榻下体似筛糠,表现的极其恐惧,老道姑一时间无从安慰,只能静观其变。

    突然,万秀莲又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竟然自己爬出了床底,惊奇的看着老道姑,说道:“你是静慈仙姑吗?我识得您,小时候见您给俺娘瞧过病呢。”她不等静慈回答,有接口说道:

    “小女子迷路,失足掉到山下,幸亏仙姑搭救,小女子拜谢仙姑救命之恩。”说着话给静慈道了个万福,又跪地磕了三个头。

    就在万秀莲感谢静慈救命之恩之时,神情又猛然一变,两只娇柔的手指竟然被攥出了几声“嘎巴、嘎巴”的响声,两只恐怖的眼睛怒瞪起眼前道姑。

    (本章完)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美女的特种医王 从超神开始的无限求生 超级房东系统 狐如玉 冷门电影穿越季 花都最强逆天主宰 放下平底锅 如梦起源 祸乱西游 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无尽之狱 都市至尊修神 校花极品小道士 我的超级教师 灵魂保镖哥 龙血佣兵 都市妖孽至尊 关键 茅山鬼谷门 无双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