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那五枚银针悬浮在空中的那个位置随着银针消失的瞬间,突然呈现出的景状又把卞家人吓个半死。

    原来那五枚银针离开的地方呈现出一个骷髅影像,它大如麦斗,发长拖地,没有身躯,口中一条猩红长舌无力的下垂着,瑟瑟颤抖的长舌似乎在控诉着静慈的残酷。

    惊魂未定的卞家父子,从捂着双眼的指缝里已窥视到当年静慈仙姑的毒辣,心中对女鬼隐约生出愧意。

    曾祖并未住手,而是命戊鬼把那个拖着长舌的骷髅引到那些似烟雾的一魂四魄近前。我虽然一眼不眨的盯着,还是没有看清楚这些东西是怎样融合在一起的。只看见这些立体如幻的东西变突然幻做一个娇艳柔弱,苍白枯瘦的白衫女子,有气无力的倒在地上。

    卞家父子刚才还为静慈出手狠辣而同情可怜当年那个女鬼,可当看到那个毫无生机的骷髅头猛然幻化成当年那个活生生的女鬼时,顿时被吓得三魂逃出脑灵盖,七魄逃出脚底板,一个个如木偶,似泥雕。

    卞家人神态变化,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厌恶这种心口是心非,见风使舵之人,打定主意偏偏要再吓他一下。于是我来到卞之和身边,连喊带叫,连推带幌,终于使他魂魄归窍、清醒时的第一眼,是顺着我的手指看到女鬼。

    卞之和果然再次被女鬼吓的得神不守舍,语无伦次。竟然也抬起颤抖着的手,转脸看着我,说道:“她、她、她…我、我、我、她又活了…”

    看他语无伦次、心荡神迷的样子,我不由心中好笑,心想:“难怪青云的诡计能连连得逞,看这幅尊容,此时再遇到类似青云这种心怀不轨之人,他定然会重蹈覆辙。唉!但愿曾祖说与他的那番话不是对牛弹琴。”

    曾祖看了一眼卞之和,见卞之和两只眼睛捏呆呆看着女鬼,卞鹤双手紧紧地按着父亲颤抖的双肩,两只眼睛也是不错眼珠的紧盯着女鬼。爷俩恐惧的神态就像感觉到女鬼随时都有可能来取自己性命似的。

    曾祖无奈的轻叹了口气说道:“唉!似你这种心态,又怎能按照老朽的吩咐来做,看来老朽的这番美意算是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了。”

    曾祖说完,又看了一眼卞之和父子,换了一种口气说道:“卞翁,你如果还是如此的恐慌,何不趁女鬼即无缚鸡之力,又无遁迹之能的现在,出手除去?”

    曾祖的话使得卞之和把目光从女鬼身上移到了曾祖的脸上,他看到曾祖面似冷霜,威严异常时,猛然想起曾祖要为卞家与女鬼解怨的心意,急忙站了起来,哆里哆嗦给曾祖作揖,又壮着胆子对着女鬼作了一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不由得回头满脸尴尬祈求着曾祖。

    曾祖说道:“卞翁,任何事情都无需拘泥于形式,只求一颗诚心和一个无怨的过程。女鬼形体虽然恢复,但气力太过虚弱,若想行动自如尚需三年五载,但不知你能否助它?”

    卞之和连忙说道:“恩人,慢说是三年五载,就是十年八年,小老儿也义不容辞,它如今这般光景也是因卞家所累。但请恩人告知小老儿如何助它。”

    曾祖面露悦色,说道:“此事不难,却破费心思,但不知道卞翁有此恒心否?”

    卞之和刚想说话,卞鹤连忙跪在曾祖面前说道:“老神仙,小子愿帮着父亲做好此事,如若失言宁愿死于非命。”他说完,磕了三个响头算是立下了这份“军令状”。

    我连忙把卞鹤扶到一边,让他听着曾祖是如何授他相助女鬼之法。

    只听曾祖说道:“不难?就是在你们卞府兑宫的酉位腾出一间静室,用素色装饰房内,以女眷家用布置于房中,将女鬼安顿于此。费心?需终日保持房间周围肃静,除了天干戊日,其它每日酉时来与此女鬼诵念【解冤拔罪经】三遍,直到女鬼与你见礼致谢以后,每日诵念的时间便改为卯时,诵念的经文改为【禳灾度厄经】,也是诵念三遍,直到女鬼投胎转世。此时你功德圆满,女鬼得以转世为人,你度厄积德,将福荫子孙。”

    卞之和听完曾祖的话,越发的信心十足起来,心中已是急不可耐,急忙问道:“寒舍酉位正有闲置房间一处,即可就能请它安住,就是不知道我如何请它移步?”

    曾祖道:“你且先把房屋收拾利落,我还有话交代给女鬼,稍后自然有办法使它过去。”

    卞之和欣然走后,曾祖吩咐丁戊二鬼将女鬼抬至近前,这时女鬼已经有了意识,她已经知道是曾祖救了自己,并且清楚曾祖慈悲正在度化自己,它本想跪起来给曾祖磕头致谢,怎奈有心无力,挣扎了几次都没有如愿。

    曾祖理解女鬼的心情,摆手示意让它安静。女鬼倒很听话,匍匐在地上很虔诚的听着。

    曾祖说道:“从今往后你每日听经修行,直到身体力行时便要拜谢为你每日诵念经文的卞翁,至此,他便会改诵祈你诞生,保你平安的经文,直到你转世,你可记下?”

    女鬼原本就匍匐在曾祖的身旁,此时已经是把头抵在了曾祖的脚面上,曾祖心慈面软,连忙吩咐丁戊二鬼将女鬼搀扶到了一边躺好,只等卞之和把房间收拾停当。

    我的脚下还有一个青云道姑“呆萌”的跪坐在地上,曾祖倒也没有忘记发落她。曾祖对乙鬼道:“是把魂魄还给她的时候了。”

    乙鬼连忙将手中把玩的东西往青云印堂处一覆,再看青云登时清醒起来,两个眼珠滴留乱转,霎时记忆恢复,猛然站起身来。

    她不认识曾祖和我,不认得女鬼,她看不到乙丙丁戊四鬼,但是,她认得卞鹤,她看了一眼被拆的一片狼藉的法台,询问的目光投向卞鹤。

    此时,卞鹤已无顾忌,他冷笑一声:“哼!你做下的好事还问别人?”

    青云看到卞鹤对自己如此不恭,面带怒容,厉声喝道:“成何体统?卞伯尚且对我礼让,你就不怕神灵见怪?”

    卞鹤又是几声冷笑:“哼、哈、哈…也不怕大风闪了舌头,还在装模作样,要装,明天到公堂上对县太爷去装吧!”卞鹤说着顺手拿起之前卞鹏丢下的麻绳,两步来到青云身边,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什么授受不亲,三下五除二把青云捆了个结实。

    这时,卞之和,已经回来,曾祖知道他已经把事情办妥,便吩咐丁戊二鬼抬着女鬼跟随着一个奴才而去。

    卞之和转了一圈心中又生出疑虑,问道:“老神仙,女鬼恢复如初以后,万一还还想着报仇,小老儿可如何应对?”

    (本章完)

推荐阅读: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修真老师生活录 百炼成仙 宠魅 医道官途 火爆天王 官术 光明纪元 美女的特种医王 从超神开始的无限求生 超级房东系统 狐如玉 冷门电影穿越季 花都最强逆天主宰 放下平底锅 如梦起源 祸乱西游 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无尽之狱 都市至尊修神 校花极品小道士 我的超级教师 灵魂保镖哥 龙血佣兵 都市妖孽至尊 关键 茅山鬼谷门 无双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