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我越来越弄不懂曾祖到底让我明白什么。起初是讲:“‘天道自然无为,人的行事也要效法天道,不要妄自作为。’而现在又让去给‘锦’上添个‘花’,真不知道‘天道’是让我‘为’,还是让我‘不为’?”

    曾祖看到我紧皱双眉,知道我还在纠结什么,便把我揽到怀里,看着我红彤彤的脸蛋,说道:“孩子,隔壁两人的境遇可是惊天地泣鬼神,他们两人的劫数已过,只是茫然不觉而已。”

    “难不成尸体还能活过来?大嗓门却不能意识到?”我问道。

    “孺子可教也!”。

    曾祖接着说道:“大嗓门口中的这个柳妹----柳姑娘,虽然气绝,但是她的魂魄并没有散去,而是被禁锢在了她自缢的花轿里,柳姑娘要苏醒过来,还待明天晚上大嗓门正巧雇用那顶花轿送尸体还乡时才行。

    正因为柳姑娘迟早都是要活过来,所以你去锦上添花,让他少受点痛苦也算是做了一件功德。”

    “重孙明白了,我这就给他俩添花去。”我兴奋地说道。

    我从曾祖的怀里走到门口,又转身回来,低着沉思:“我找不来柳姑娘自缢的那顶花轿,何谈添花?”

    我低着头,极力的想着办法,五鬼却怕我看不到它们的存在,轮番在我面前飘游烦惹。

    我实在想不出个办法,不由得动起了意念,突然“西方太妙至极天尊”在我脑海里闪现,我连忙唱喏:“太妙至极天尊”。

    喏吧,霎时间,右手心顿时隐约有一种异样,感觉暖暖的、痒痒的,心中也登时清爽起来。这时正好甲乙两鬼来到我面前,我便一手抓住一个,说道:“跟我来!”

    与其说是我敲开了隔壁的房门,倒不如说人家根本就没有关门。房中那伙人被吓走时,根本就没来得及关门,伤心欲绝的大嗓门,只顾跪在床前哭他的柳妹,才不关心门关与否。

    我敲了几下门框,不见大嗓门反应,也就默了他同意我进门。于是我带着两个保镖小心的进到了房里。

    大嗓门回头打量着我,问道:“发癔症啦?还是走错房啦?”

    我笑着说道:“既没发癔症,也没有走错房,只是睡不着来找你聊聊。”

    他瞪着惊奇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半天才说了句:“淘气,大半夜不睡觉到处乱跑,不怕你娘着急,快回去。”

    “嘿!”这大嗓门人还挺有人情味的。就凭这一点,我也要让你早一天看到活过来的柳姑娘。

    不过,我也不能义气用事,既然意念中现出“太妙至极天尊”,尊神所赐的“量尺”又有了感应,我还是先瞧瞧这对有情人的“情”是何物,以及两人前世今生的缘分如何再说。

    我没有理会他说的话,而是默默地动起意念,可是脑海了只有一幅画面,那就是一个殷实家的子孙们正欢天喜地为两位耄耋老人做寿。两位老人看似眼熟,却又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无奈我收起意念,用手一指躺在床上的柳姑娘,郑重其事的给他说道:“我知道你和她已是阴阳两隔,但不知道你是想随她死哪?还是想让她随你活?”

    他听了我这话,脸色猛然阴沉下来,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伸手去取床头墙壁上挂着的那把宝剑。

    他的动作再快上十倍也比不上乙鬼快,当他的手将要触到那把宝剑的时候,眼看着那把宝剑嗖的一声离墙而去,在空中转了个圈以后,剑柄缓缓地跑进我的手中。

    大嗓门呆呆的看着宝剑的去向,这一幕瞬间打消了他反抗的念头,只见他把头一仰,一幅慷慨饮剑的气魄猛然呈现。

    很明显,他已经误会了我,不知道把我当做了什么人。我也没有急于辩白,而是继续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大嗓门倒也干脆,不卑不亢,中气十足,说道:“愿随柳妹一死。”

    我虽然觉着好玩,却还是严肃的说道:“我成全你,不知道临死前你可有话要说?”

    “可否先让我埋葬了柳妹?”他口气中带的悲凄。

    我听后心中一酸,自感玩笑开的过大了,可又想不出收场的方法,便顺口说了句口头禅:“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说完,又不知道该往下说些什么。

    大嗓门好像也是顺口接了句:“那又怎样?”

    “我倒可以成全你们同穴。”我也不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顺口说出。

    “生不同衾,死要同穴,”是之前大嗓门亲自说过的话,当他听到我能满足他这个愿望时,虽有些激动,却很理智的问道:“要我做些什么?”

    这句话使我想到了那顶花轿,我便说道:“你让柳小姐再做一次花轿,然后与她拜堂,成亲以后,我会把你们两人合葬在一起的。”

    他果断的说道:“那就有劳尊驾,找顶花轿来吧!”

    我心中一乐,说道:“这顶花轿可不是随便那一顶就行,需要柳小姐生前做过的那顶。”

    “哼!士可杀不可辱,来吧!”他说着,又把脖颈一挺,又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豪迈。

    我不知道他为何暴怒,突然来得这一嗓子,倒把我吓了一跳。

    我虽然不想开这种我自己都认为太过分的玩笑,可是,话赶话赶到这里,好像是不由自主似的。

    “那就爱莫能助了!”我无可奈何的说了句。

    峰回路转,当大嗓门的眼光从柳姑娘的尸体上挪开的瞬间,突然果断说道:“好,您就把那顶花轿取来吧!”

    “那好,你告诉我那顶花轿现在何处?”

    这句话又使他神情异样起来,他就像看怪物似的把眼光很劲盯着我看,半天反问了句:“轿子在哪里你们问我?明知故问!”

    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想,此时我要把实情说出,他肯定也不会相信。唉!只怪自己话头起的不对,既来之则安之,还是接着往下装吧。

    我重复之前的问题:“那顶花轿再哪里?”

    他看得出我不是再跟他开玩笑,疑惑的说道:“在纪家。难道你不知道?”

    “那个纪家?”我紧追一句。

    他脸上的表情顿时更复杂起来,又是对我一阵打量,最后还是认真做答:“往南二十里,纪家庄,虽然叫庄,就是孤伶一宅,宅院是去年新建。”

    我不知道丙丁二鬼何时来到门口的,我与大嗓门的对话,它俩定然是听在了心里,当我的目光无意间看往门口时,发现它两对着我指手画脚、挤眉弄眼,我顿时明白它们心中所想,随对它俩点头默许,两鬼欣然领命,转身的瞬间已消失在了茫茫夜幕中。

    我的动作没有逃过大嗓门的眼睛,当我对着门口点头的时候,他的目光也投向了门口,他自然是看不见二鬼的,所以他往门口看了一眼以后,瞬间收回疑惑的目光,更加不解的审视起我来。

    刚才,我只顾与大嗓门说话,一时间竟忘了柳姑娘的灵魂,我好奇它现在再做些什么,于是,我不管大嗓门异样的眼光,兀自在房间里四处搜寻着那个灵魂的影子。

    我费了半天的时间也没有找到它,心想:“这要是找不到它,待会花轿来了以后,即使柳姑娘的魂魄回归了肉身,偏又少了它时,那活过来的柳姑娘岂不成了白痴?”

    (本章完)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天才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美女的特种医王 从超神开始的无限求生 超级房东系统 狐如玉 冷门电影穿越季 花都最强逆天主宰 放下平底锅 如梦起源 祸乱西游 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无尽之狱 都市至尊修神 校花极品小道士 我的超级教师 灵魂保镖哥 龙血佣兵 都市妖孽至尊 关键 茅山鬼谷门 无双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