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来者说道:“尊判,卑职生前是这于大河的父亲,我这个儿子非是亲生,是他出生三日别人托付给我养大的,为了他身心不受此事所累,故此他的身世卑职隐藏至今,还望尊判明鉴。”

    待来者说完,判官对于大河呵斥道:“不孝的东西,还不快给你前世的父亲见礼?是想等着本判治你不孝之罪吗?”

    于大河看着貌像神不像的父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珂珂傻楞楞站在原地未动。这时鬼长来到它面前,小心扯了一下它的孝服衣袖,提醒道:“还不快去拜见父亲,若怒了判官爷,难免要受刀山油锅之苦,快去啊!”

    于大河在鬼长的再三催促下,神志清醒过来,他跪爬到父亲脚下,痛哭流涕、泣血捶膺。

    于露旺早在于大河为自己重设灵堂之时,知道他已潜心悔过,又加之“可怜天下父母心”,所以它不再指责,也不忍心指责于大河。

    而于大河的声泪,不但是懊悔生前尽孝的差池,更是感念老父亲待自己胜亲生的恩德。于大河如此荡气回肠,痛彻心扉的悲声,使众鬼感慨涕零,睹景伤情,大堂内已是泣涕一片,悔声连连。

    鬼长擦去自己的眼泪,努力克制住情绪以后,费了好大一阵子的功夫,总算使大堂肃静了下来。

    转悲为怒的于大河,转身给判官磕过头后,手指齐货怒诉道:“判官老爷,小鬼控告它生前借地师之名、持术数玄机、怀不轨之心。它愚弄世人,祸害人间,还望判官老爷查明实情,严惩此恶鬼,以警后学。”

    “判官老爷,于大河混淆视听,纯属诬告,您可不能偏听偏信,纵容官亲啊!”齐货跪爬到堂下也是声泪具下,满腹冤屈。

    “齐货,休要臆断,说什么纵容官亲,刚才你也听清,于大河对自己不是于露旺亲生之事此刻方知,故此你的死与于大可无关。然而,于大河诉你所犯的罪行,尚有待查,所以把你暂押地狱待审。来鬼!将嫌犯齐货押至三层地狱看管,卷宗交由‘查察司’详查。”

    鬼长把手一挥,门口的牛头马面恶煞般冲进大堂,不容分说扭住齐货往外就拖,此时,齐货恐惶不安,神慌意乱起来。齐货惊慌中还想说话,无奈众鬼不再给它分辨的机会,早已在它的口中经塞进一圆形物件,口被撑得鼓鼓的,就连呜呜呀呀的声音都难以发出。

    “本判查明于大河实属冤枉,一念他阳寿未尽;二念他尚未兑现跟随贞白说教誓言;三念他对养父之孝尚未尽完,仍须善葬养父入土。故此,判他还阳。”

    于大河听到判官判“还阳”后,并未呈现兴奋之色,而是跪在判官面前苦苦恳求道:“判官老爷,阳间有句老话叫:‘子欲养而亲不待’,若小鬼还阳,心中所有懊恼、悔恨都于事无补,只能借着脑海里父母的音容笑貌徒增空念而已,而如今小鬼既然在此与父亲重聚,您就成全小鬼,别在让小鬼再次遭受这句话带来的的悲怅,小鬼愿留地府侍奉在父亲左右,也就有了侍奉母亲的机会。判官老爷,小鬼之心拳拳可见。”

    不待判官说话,于露旺扶起跪在地上的于大河说道:“大河,为父心中无有遗憾,纵观你平时所做对为父还算孝顺,你只是在为父临终前后犯了点糊涂,不辨是非相信了市井流言,殊不知好些市井流言都是那些别有用心、悖逆失孝之辈,为掩视听找了块遮羞布而已。”

    判官也插话说道:“由愚昧之人秉承那些‘悖情世俗’酿成的悲剧案列,本判审过不少,本判对案中悲催角色即悲又怜,虽然阳间世人说起‘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吃一堑长一智’等等警句朗朗上口,真正能从中得到警示的又有几人?你阳寿未尽,又加之教训深刻,正好还阳去说教一番,也不枉你父教养你一回。”

    于露旺道:“判官爷说的甚是,待你寿尽,自然有与为父相逢之日,天不早了,别为难了鬼差,还是及早还阳去吧。”

    黑白无常二鬼早就等在了于大河身旁,它们看到鬼长把手一挥,便不再管于大河愿意与否,一边一个架起他就往外大堂外就走。

    “小鬼还有话要问!否则遗憾终生!”看着就要被二鬼架出大堂门口的于大河,突然想起来一件要紧的事情要问父亲。

    “判官老爷,您看于大河好不容易来地府躺一躺,看在城隍爷的面上,再给它一次机会呗,”鬼长讨好城隍爷便在判官面前为于大河求情说道,

    “嗯,让他长话短说。”判官轻声应允。

    鬼长几个箭步便来到黑白无常鬼的面前说道:“判官爷有令,速带于大河回去答话。”

    俩无常抬头看天,无奈的又把于大河架回到大堂。于大河先是给判官磕头谢恩,然后跪在于露旺面前说道:“父亲,儿子有一事不明,请父亲解惑。”

    于露旺看着儿子,慈父情怀尽现,温和的说道:“说吧。”

    “父亲,齐货刚才言道,它那个‘复魂舒气’之法必备的第二个条件是用与您有血缘关系的两个孩童,就是这个条件使儿子有了不解和担忧。

    不解处,如果两个孩子与您没有血缘关系,也就没有满足诈尸条件,既然条件不具备,为何还能诈起了您的尊身?

    担忧处,齐货曾说,法事以后,于家祖上会因是您消去了怨气而更加庇佑两个孩子。然而事实上是两个孩子是被利用,非但没有消去您心中的那口怨气,还差一点使父亲尊身受到玷污,不知道两个孩子今后将会如何?还能得到于家祖先的庇佑吗?”

    于露旺和蔼可亲,他先把于大河扶了起来,而后将他牵至判官面前说道:“尊判,烦请您开导犬子一二。”

    判官说道:“本判在审案过程中,当听到齐货讲出的诈尸条件时,就已经认清了齐货的本来面目。断定它在阳间所犯罪行远不止你所控诉的那些,故此本判才将它交给了查察司。

    (本章完)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美女的特种医王 从超神开始的无限求生 超级房东系统 狐如玉 冷门电影穿越季 花都最强逆天主宰 放下平底锅 如梦起源 祸乱西游 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无尽之狱 都市至尊修神 校花极品小道士 我的超级教师 灵魂保镖哥 龙血佣兵 都市妖孽至尊 关键 茅山鬼谷门 无双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