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曲赛花用手指着冉义手上的木偶愤恨的说道:“冉义哥你看木偶背后写的,这哪是只要我的钱财,分明是想要我的命啊。倘若她识破你的法术是在骗她,定然再生出其它毒计,到时我命休矣。冉义哥,小妹求你放弃仁慈,帮我除去毒妇,永绝后患。你只要救了小妹这条性命,小妹情愿做奴做婢来报答你这份大恩。”

    冉义听后,故做一番难为之后说道:“也罢!谁让我答应过师傅要照拂你来着,做人岂能言而无信,只不过人命关天,你允我谋个周全。”

    曲赛花一看冉义答应了自己,略加沉思说道:“冉义哥,我昨晚倒梦着神仙教我一个方法,本没放在心上,今儿看她要致我死地,为求自保,我就把这个梦说给冉义哥听听,你看能否借鉴?”

    冉义用惊奇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尚未发育的女孩,猜不透她梦的真假,看着她满脸真诚,全心依赖的神态又不得不相信这个弱不禁风,孤苦无依女孩。于是说道:“说来听听。”

    曲赛花往下拉着冉义的衣襟,示意冉义曲身附耳。当冉义领会并附耳以后,曲赛花低声说道:“我的梦开始是这样做的…,而后是那样做的…再后又是这样、这样…”

    冉义听完曲赛花讲完梦以后,双眼透着离奇的目光审视着曲赛花,半天憋出一句:“世上果然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事情发生。”

    曲赛花听不明白冉义话中的含义,问道:“冉义哥,你是否觉得我这个梦很荒唐,我倒觉得对付这个毒妇正好适用,况且她的堂哥元大彪对她死可以做个自见证,你我可以完全脱开干系。”

    冉义不敢相信眼前女孩只有十三岁,可是,听声音,看发育,凭了解,她的的确确是个十三岁的孩子。看她之前蒙骗元氏的手段,现在下决心时的果断,将梦中情节联系到元大彪身上的巧思,处处让冉义惊奇中透着不安,敬佩中透着恐惧。

    冉义看着曲赛花,细想片刻,说道:“再有三天就是清明节了,清明节前后这三天是人们对神鬼敏感的节日,只有在这三天中的某一天晚上把这件事做了,才能求得圆满。我担心的是元大彪回自己家上坟不在曲家,便会失去这次良机。

    曲赛花眨巴着一双看似童真的眼睛,口里说着辣毒的狠话:“冉义哥,你尽管来做,元大彪在曲家能当个铁证自然更好,如他不再曲家,我便约几个闺蜜来家玩耍,到时她们也能当个旁证。更何况三天鬼节,元大彪不可能在自己家中待上三天。”

    曲赛花每次说出一个主意,都使冉义脊背悚然,他不时的打着退堂鼓,又不时的用自己的年龄阅历在与曲赛花比较后竖立着自信。最后还是自己一贯信奉的那几句处世格言: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得夜草不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心慈难有将军做,胆小不得骏马骑等等这些“格言”来安慰自己,使自己安下心来,决定实践格这些格言,捞取自己人生第一桶金。

    于是,冉义便在曲赛花的建议和补充中制定出了一个周密详细的计划,来达到将元氏除去的目地。

    按照民俗,清明节前后这三天都是祭坟扫墓的日子。当曲赛花从来香的嘴里听说清明节那天元大彪才回自己家扫墓时,便在清明节前一天的早晨,懒洋洋的来到元氏房中,祈求元氏,说道:“娘,女儿这几天浑身乏力,没有胃口,每天晚上总是梦到曲家那些先人来闹。女儿想,这可能是因为清明节将到,它们知道爹不在家,怕咱们想不起来给它们送钱,故此托梦提醒女儿。它们在女儿梦中拌做各种可怕的怪模样,闹得很凶,吓得女儿整夜整夜的不敢合眼。女儿想请娘吩咐曲伯领上来福尽早去给祖坟烧点纸钱,以免今晚它们再闹女儿。”

    元氏看着满脸倦容的曲赛花,满满口应承道:“女儿不说,娘也正想吩咐他们去做,反正是要去的,早去更好。”

    曲赛花又请求道:“娘,为了使他们祭扫时用心,女儿拿出点银子请娘置办一桌丰盛酒席,在他们去墓地前就告诉它们,让他们心诚一点,咱备为了答谢他们,已经为他们置下了酒席,女儿想,咱这样做,他们定然也就不会懒散做事了。”

    元氏一看不用自己掏银子,便高兴的说道:“答谢人家是应该的,正好你大彪舅明天才回元家上坟,索性让他跟去看着点也好。”

    曲赛花一听元大彪能跟着去扫墓,眼珠一转,心中顿时有了新主意,便懒洋洋的说道:“娘,女儿胸中憋闷,想让来香陪女儿去城西药铺瞧瞧,顺便让来香买些熟货回来,您看行吗?”

    “行、行!尽管让来香陪着你去,来时别忘了打些好酒。”元氏高兴地答应着。

    曲赛花和来香走后,元氏便找来堂哥元大彪,说道:“可能是鬼节的原因,妹妹我浑身乏力,就像鬼附体般难受,为防不测,你先去把法师请来,然后跟随管家去趟曲家茔地,等他们祭扫完毕以后,一同回来吃饭,小姐和来香已经去置办熟货了,我在家炒上几个青菜,等你们回来。”

    曲府奴才来福跳着祭品担子走在前面,元大彪和管家曲柱说着话并排跟着。元大彪说道:“曲大哥,也不知道妹夫云游到哪里去了,清明节也不来给先人烧张纸,幸亏有您,不然妹夫先人们可要缺钱花了。”

    “舅爷说的哪里话,员外知道太太身体身体虚弱,所以离家时再三叮嘱老奴,要老奴打理好曲家的阳宅阴地,老爷知道老奴办事不苟,所以才能安心云游。老奴不在,老爷自然也就会来祭扫了。”

    三人祭扫完毕以后,曲柱本不想回太太那里吃饭,可是来福和元大彪连拉带推,硬是把曲柱弄进府里。三人快走到元氏院子的时候,只见元氏披头散发、手舞足蹈,正快步走出院落拱门,往后宅跑去。三人正在纳闷,就见曲赛花哭喊“娘!您咋啦?娘…”,也走出拱门,急火火的追赶过去。

    三人虽然看得真切,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曲柱说道:“扫墓本就是应该的事情,何必吃请饭,还是回吧。”他说着话,便转身往大门口走去。

    (本章完)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大圣传 雪中悍刀行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超级强者 神煌 圣堂 无尽剑装 九星天辰诀 美女的特种医王 从超神开始的无限求生 超级房东系统 狐如玉 冷门电影穿越季 花都最强逆天主宰 放下平底锅 如梦起源 祸乱西游 重生三国之孙权大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无尽之狱 都市至尊修神 校花极品小道士 我的超级教师 灵魂保镖哥 龙血佣兵 都市妖孽至尊 关键 茅山鬼谷门 无双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