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谓我何求 书名:苍鸿道途_苍鸿道途无弹窗_苍鸿道途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九章,哦!原来如此!

    “轰!”易苍鸿见对方愣住了,没有回答问题就直接一脚踢了过去,本来就重伤的福坎再次吐血。

    然而易苍鸿把他提了回来,接着说道:“你不说我就打到你说!”

    “我说我说!”福坎大叫,道:“这里是帝墓外围,我们是来寻找机缘的!”

    只要是来到这里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问题,易苍鸿竟然还问,这就是他们愣住了的原因。

    “帝墓外围是什么地方?还有,什么是帝墓?”易苍鸿问道,他突然想到仇云所说的那个大门可能是个帝者的坟墓,他觉得奇怪。

    “啊!”福坎再次愣住了,然而等待他的又是一脚,他又被踢飞出去,然后又被像是提麻袋一般被易苍鸿提了回来。

    福坎再次吐血,本来就去了半条命的他又去了三分之一,什么是帝墓,就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问题竟然被人这么严肃的问了出来,而且还是问他!所以说他这次吐血有一半是被气出来的。

    “帝墓就是大帝死后留下的坟冢,外围就是坟冢的外面,我们没有资格进去,只能跟随长辈来到外围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福坎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再加上一口血的,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就像是一个小孩子被人欺负了一般。

    “哦!那这个帝墓在哪个区域?是东域还是南域啊?”易苍鸿接着问道,他虽然说从来没有出过南域,但是他还是知道有其他区域的,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出了南域,到时候他又得去找那个什么丹会分堂了。

    “啊!”福坎再次愣住了,只要是在这里的人都知道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问,然后又轰的一声,被易苍鸿踢飞出去,接着又被提了回来。

    “南域!在南域!”福坎大哭出声的回答。

    “哦!南域呀!那又是在南域的哪个位置呀?”易苍鸿问道。

    “啊!”福坎接着发愣,然后又轰的一声,被踢了出去,就像是在踢毽子一样。

    “在莲花山脉的源井之上,第八十一峰!”福坎一边吐血一边大叫,他被踢怕了,不管对方问出什么样的问题,他都要急时回答,不然会被踢死。

    “哦!那莲花山脉第八十一峰在哪里?”易苍鸿接着问那些白痴问题,他在想还好自己还在南域,而且还在莲花山脉。

    “就在莲花山脉以南的花根城进来,第八十一座山锋。”这次福坎回答得非常好,简直就是在抢答。

    “哦!”易苍鸿很意外,对方回答得这么快,但是这不是他想知道的问题,他得找到一瓣谷的位置,他要从原路返回,回到长庆城,去要丹方,他犹豫了一下,接着问道:“原来莲花山脉以南有个八十一峰啊!哦!不对,是花根城,那其他方向最近的城市又叫什么名字啊?”

    “啊!”福坎再次愣住了,他觉得对方问的问题跟他在这里有毛线关系啊!然而就在他,啊!了一下之后,易苍鸿又是一脚踢过去。

    把他提回来之后,福坎再次吐血流泪大哭不止的说道:“在莲花山脉以东有一个旁瓣城,以北有个小蕊城,以西的个花片城。”

    “哦!原来如此,那你们怎么会这个时候来?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我在这里的时候你就来了?”易苍鸿问出了他一直疑惑不解的问题,他觉得这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

    “因为这里每三年开启一次,我们也是早几天进来的,平常的时候这里迷雾重重,很容易走失,所以我们才这个时候来的。”福坎的精神快崩溃了!

    “哦!原来如此!不对,你们才入道境后期左右的实力,怎么就敢跑到这里来,这是一个问题呀!”易苍鸿觉得他在说谎,就又一脚踢过去。

    “我们原本也不敢来这里的,是因为我们听到了打斗声,偷偷跑过来看一下有什么能得到什么好处,而且凝霜仙子说这里有固颜草,她想要,就跟我们一起过来看看。”被提回来的福坎大叫道。

    “哦!原来如此!刚才踢了你一脚,对不住了啊!”易苍鸿赶紧为自己的过失道歉,然后再问道:“那你们刚才用来杀我的牌子是什么?这么厉害啊?”

    “那是密宝,一次性攻击用的,里面封印有强悍的攻击。”福坎赶紧回答,他不管对方问出什么的问题,他都用抢答的方式回答,他被踢怕了。

    得到了想知道的问题,他又想了想,就又问道:“这个星球叫什么名字啊?”

    “啊!”福坎又愣住了,他觉得这个星球叫什么名字跟这个事情有毛线关系啊?

    “轰!”福坎又被踢了一脚。

    “荒幕星,这个星球叫做荒幕星,当年这里是各大势力的主战场之一,死了很多强者,这个星球一度变得荒无,才叫做荒幕星。”被提回来的福坎在提回来的路上一连嘟囔,他实在是怕了,而且精神愰忽,他认为对方是在玩自己,要活活的把他玩死。

    “哦!原来如此!真的叫做荒幕星啊!呃!不对!你说这里是源井上面?但是为什么没有源石啊?你骗我是不是?”还没有等福坎抢答,他又踢出了一脚。

    “源石只会出现在边缘,因为源井喷发的时候这些地方会自动的形成防御光罩,源石被挡在了外面,里面是很少见的,而且几乎没有,而且源石的采集非常的凶险,因为有源石的地方空间一般都很不稳定,会把人吞噬掉。”被提着回来的福坎整个呆若木鸡,他现在几乎是机械式的回答。

    “哦!原来如此!对了,你叫什么?”易苍鸿似乎觉得没什么好问的,他就问了一句对方的名字。

    “我姓福……”福坎有气无力的说道,而且说得很慢。

    “幸福?”易苍鸿怔了一下,他知道这个词汇,那是生活的一种像征,对于易苍鸿来说很抽像,他不等福坎说完,就急忙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幸福?你都这样了你怎么会幸福?”

    “我……”福坎有点愣,但是他还是哭着急忙抢答道:“我姓福,我就是姓福!”

    “那你为什么幸福啊?”易苍鸿无法理解,都被打成这样了,小命都差不多丢完了竟然还在那里说他幸福,这让他更加难以理解其中的含义。

    “因为我爹姓福!”福坎大叫出声。

    “那你又怎么知道你爹幸福啊?”易苍鸿越来越奇怪了,你幸福跟你爹幸不幸福有毛线关系啊!

    “因为我祖宗姓福!”福坎一边哭一边大叫,他整个人都崩溃了,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恐惧。

    “轰!”易苍鸿又是一脚,把福坎踢飞,然后再次把他提了回来,骂道:“你爹幸福跟你祖宗幸福跟你有个屁的关系啊,你骗我,当我三岁小孩吗?我只是问你为什么幸福?”

    易苍鸿听说了,幸福很重要,它关系到人的一生,所以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怎么做才能得到幸福,等到时候娶两房媳妇,他就知道怎么做了。

    他是真的不知道,所以问得一本正经的,很正式,很严肃。

    凝霜仙子听到这些问题都忍不住头皮发麻,她没有觉得好笑,而是很恐惧,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还能这么折磨人,够新颖,够创新的,而且非常的有效果,别的不说,就是她听到了都感觉要崩溃了。

    而刘震在一旁冷汗直流,因为他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他感觉到这个人简直就是折磨人的专家能手,手段高明,远超自己的想像。

    “我他妈的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姓福,我只知道我爹姓福,我祖宗姓福,那我不姓福姓什么?”福坎用吼的方式回答了易苍鸿的话,吼完以后,他开始傻笑,他不单精神崩溃了,还错乱了。

    “哦!原来如此,你早说你姓福啊!早说我不就不踢你了么?”到最后易苍鸿反反应过来了,反而把错怪罪到福坎的身上。

    “噗!”福坎直接吐血,这是被气出来的,他举起颤抖的手掌,凝聚起为数不多的灵力。

    “哟呵!你还想动手啊?你都这样了,还不老实?”易苍鸿简直惊呆了,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叭!噗!”福直接给自己的脑门来了一掌,他直接死了,他满脸的鲜血,死不瞑目的眼睛,有点吓人,对于他来说这么活着就是受罪,还不如趁还有一点控制力,让自己好受点。

    “哦!原来如此,你是想死啊!”易苍鸿一付原来如此的表情,感觉很无聊。

    然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了刘震。

    被易苍鸿的目光触及的刘震整个人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开始颤抖不止,他很恐惧,这简直就是精神上的折磨,比肉身上的折磨有过之而无不及。

    “呃!”易苍鸿在想自己该问什么问题,像是在想怎么样才能让这个人崩溃。

    “你们为什么叫那个生灵叫做飞天狼王,它又不是王者。”易苍鸿问道。

    “这附近一带就它的实力最强,所以我们才叫它飞天狼王。”刘震也是用抢答的方式回答着。

    “哦!原来如此!”易苍鸿根本就不知道这句话都快成为他的口头禅了,而且就是因为这句口头禅,可以加速的让人崩溃。

    “这次的历练要到什么时候结束啊?”他又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还有十三天,到时候会原路返回。”刘震抢答道。

    “刚才你们说这里有一株固颜草,归哪一株啊?”易苍鸿问道。

    “在那边,粉红色叶子的那棵。”刘震回答。

    易苍鸿回过头,很快的他就看到了一株粉红色的草药,它能有七八寸高,看上去很特别,他走过去,像是拔草一般,拔了回来,问道:“是这个?”

    “是……”刘震回答。

    “它很值源石是不是?”

    “是很值,不过……不过……”刘震傻了,因为草药不是这么采集的,现在被易苍鸿这么一拔,其中的精华一下子消散掉了一大半,已经不值钱了,当然,他认为这是对方故意的,这是在挑战他的神经。

    凝霜仙子在一旁看得眼都直了,她跟这四个人在一起来这里就是为了那株固颜草,现在倒好,直接废了,但是她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现在的她也是沾板上的肉,只有被处理的份。

    “不过什么?”易苍鸿问道。

    “不过现在这株固颜草已经不值钱了,因为你的采集方法有问题,你拉扯之下,其中的药性会随之根系流失掉……”刘震赶忙解释。

    “轰!”易苍鸿不等他说完就一脚踢了过去,然后又把他像提福坎一样提了回来,扔到了地上,怒骂道:“你怎么不早说?”

    “你没有问我呀!”刘震忍不住哭了起来,他现在才体会到福坎有多么的憋屈。

    “啊!哦!不好意思啊!打错了!”易苍鸿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当然,这不是真正的他,他现在看上去很好说话,其实是在气头上,恨不得把他们大切八块。

    “那要怎么采集才不会消散药性啊?”易苍鸿很真诚的请教道。

    “是这样!”刘震不得不做示范,他一手抚住一棵杂草,用灵力护住整棵,连同根系一起轻扯出来,而用灵力护住的杂草就连根系都坚硬如铁,破土而出当然不会受到伤害。

    “哟呵!不错嘛!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易苍鸿笑了,他觉得很新奇,因为他也可以做到,但是就是没有想到而已。

    为了学会这门手艺,他亲自尝试了一下,果然一学就会,轻松简单。

    但是在刘震看来,易苍鸿这是在做作,故意气他的,而且还装得那么像。

    “哦!对了,这头飞天狼的尸体应该也挺值钱的吧?要知道,我原本用的那把刀都是从妖兽的身上取下来的,我也是加持了灵力才挡住了它的攻击,要不然我手上的长刀早就断了。”易苍鸿想到刚出来的时候,吴圆圆等人看着他们手上的长刀都很眼热,想要得到。

    “是挺值钱的,它的爪子跟肉翅上的利刃可以用来炼制刀剑,皮可做成衣服,只要经过炼制,能够成为一件不错的防御服饰,就连它的獠牙都可以炼制成暗器。”刘震一股脑儿全说了,生怕他又给自己道歉,又说不好意思什么的,因为只要有这两样,前提就是他得挨上一脚。

    “哦!原来如此!那!你叫什么名字啊?”易苍鸿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问的,索性就问起了他的姓名。

    “叭!噗!”刘震更加直接,一听到易苍鸿问自己的名字他直接一掌拍到了自己的脑门,然后脑袋直接崩裂,死得不能再死了!

    “呃!”易苍鸿愣了一下,想了想,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就又来了一句:“哦!原来如此!”

    他想到了自己问出的问题非常的白痴,人家直接被问到崩溃,宁愿自杀,也不愿意受罪。

    而后,易苍鸿把目光转向了这个所谓的凝霜仙子,他脸色平和,看上去人畜无害,但是却让人感觉到无比的恐惧。

    凝霜仙子被易苍鸿的眼光触及,整个人也都颤抖了一下,现在的她手心全是汗,她现在也快到了崩溃边缘,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真正的恶魔,由其是他折磨人的手段,简直就是出类拔萃,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医道官途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圣王 百炼成仙 宠魅 校花的贴身高手 火爆天王 通天符道 靖国策 大首长,小媳妇 绝品老板娘 毒医狂妃:邪帝,太凶猛! 噬神者—气炸 萌妻太甜:总裁大人宠翻天 古埃及王的祝福 [综]退休master的观察日记 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 混元仙佛 张少的独享女管家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神级护花兵王 末世凌云之我是丧尸 报告影帝:你媳妇是假的 邪王宠妻:冷妃医天下 绝世神农 重生嫡女步步惊心 一吻成瘾:腹黑老公超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