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谓我何求 书名:苍鸿道途_苍鸿道途无弹窗_苍鸿道途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八章,等价交换

    “你以为你那个九重拳很厉害么?那就是一个垃圾功法,无非就是瞎琢磨出几个出拳套路再取个好听的名字,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么?”陆仁甲冷道。

    “那我就让你试试我这个自己瞎琢磨出来的拳法有多强!”陆仁柄也怒骂出声,而且摆好了架势,一副准备开打的样子。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们还有事要做,四位实力超卓,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拿这点时间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不是么?”高剑不耐烦的摆出一付假假的笑容,说道。

    “哼!这次算你们走运,下次我们有时间再切磋一下,看看我们当中谁的实力最强!”陆仁丁冷哼一声,说道。

    然而另外三个人也不甘示弱,都在那里冷嘲热讽,也就这么一会功夫,他们从好友成为了仇敌,原因就是为了在这些对他们不屑一顾的人面前刷好感。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总会对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献媚,不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在他们看来追求那些人就是一个出路,为了这一个出路,他们丢掉了最珍贵的东西。

    人们往往会在忙着收入鹅卵石的时候丢了一颗大钻石。

    他们再次出发了,易苍鸿的速度很快,经过了另一个源湖旁边,他们又放慢了脚步,去收集源液,而他易苍鸿自己在一旁看戏,等待着他们把源液收走,然后再次不经意的被他们发现,然后又经过另一个源湖。

    在经过第五个源湖的时候,他们有个别的人开始疑惑,这一路上,他们的人死伤惨重,就算是陆陆续续有人加入,也无法抵得上在源湖边上死去的人,现在他们剩下不到三十个,都是一路淘汰过后剩下的精英,大部分都是同阶排名靠前的人,其他的都是运气好,活了下来!

    “我怎么感觉不对劲,那小贼逃亡的路线都是经过这些大型的源湖,总感觉被人算计了。”有人在小声议论着。

    “我也是这么觉得,现在我们身上的源液不少,如果说是我们自己找的话,还不一定能找到这么多,难道说是那小贼故意把我们带到这些地方,借我们的手去收集源液,然后他再抢夺?”有人猜出了易苍鸿的意图,但是他们不敢伸张,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我看不像,现在我们这里剩下的都是成名人物,实力在同阶当中都是靠前的存在,就是前三十名的都有六个人,我不认为他有这个胆子与实力,我倒是觉得这会不会是福容跟易勋奇他们设下的圈套,把我们当炮灰使,到最后对我们下杀手?抢夺源液?”另一个人说出了另一个实情!

    在另一处,易勋奇,高剑,福坎,以及另外三人在暗中商议着什么!

    “这个易苍鸿倒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这次的夺缘会想必我们就是收获最多的人,就让他们兴奋一下,再过几天,我会让他们把这几天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福容公子那俊俏的脸上写满了阴毒,这确实是他们的计划,从易苍鸿带他们到第一个源湖开始,他们就已经计划好了,哪怕易苍鸿没有这么做,他们都会故意绕到这些地方。

    “这次的黑锅就让那个易苍鸿背好了,此人心狠手辣,杀人如麻,我们会替这些人报仇的。”段长琴轻笑一声,轻声细语说道,她很美,声音很清脆,当然,心肠也很毒辣。

    “哼!报什么报?这个世道本就是强者为尊之路,被杀也只是你个人的无能,名声,只不过是一种负累。”倒是易勋奇很不屑干这种当了婊 子还要立牌坊的事,因为那不是他的性格。

    “你不要面子我们要,易道友,有的时候名正言顺才是生存之道。”另一个人说道,他在这里很有说话权,因为他的实力紧逼易勋奇,同阶排名靠前的存在。

    他们在商议着,而远处的易苍鸿则很无奈,他接下来,就是收网的时候,要是晚了,怕会生变。

    下一个目的地同样是一个巨大的源湖,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名字,叫做铁掌崖,这倒不是说它的地型有多像铁掌,而是这里只有一个路口,四周都是悬崖峭壁,下面就是源井,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手掌伸了出去,也就是说只要有实力强悍的人把路口堵死,再把连接源湖连蔓藤劈断,在里面的人就会成为瓮中捉鳖,当然,这也要那个人实力够强的情况下。

    而他们在这里遇到了到了这里以来最为强悍的生灵,或者说妖兽,那是一头金蝉,十几丈的身形,通体金黄色,它当然也看到了这群人,但是它没有动,而是在审视,在看自己的吃食,像是在用它那开启不多的智力去盘算着这些食物能够吃多久,这也是它的悲哀,很显然它的智力被压制了,而这些智力在挣扎,当这些人见到这头生灵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就是那几个实力靠前的人都有一种想放弃的冲动。

    “瞧这气势威压,这头金蝉的实力应该相当于人类入道境后期顶峰的极境,我们惹不起。”一名男子惊恐出声,说出了实情!

    就连那些天才们都忍不住皱眉,他们也怕,但是眼前那巨大的源湖,却让他们眼热。

    “这里的源液我不要了,你们谁要谁去取吧!”终于有人退出,他转身就要走,但是高剑一个闪身,拦住了他的去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头金蝉虽然说很强,但也不是不能战胜不是,别忘了,我们这么多人,就是用人去堆都能把它堆死,我们进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源液么?”

    “我知道源液是好东西,可是也要有命去拿……”那个感觉到了高剑的冷厉,后面的话他不敢说出口,但是他还没有想明白对方的意思,就是要拿他们的命去填。

    “不试过,你怎么知道没有命去拿,既然一起到了这里,你们就得听我差遣,这里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高剑语气渐寒,威逼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你是想拿我们当炮灰,让我们去送死,然后你们捞好处?高剑,你怎么说也是同阶的成名人物,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卑鄙。”另一名男子怒斥出声,他们很愤怒,按年纪来算,他算是这些年轻后辈的长辈,可是现在竟然被他们当作奴仆使唤。

    “道友说这话就有点过了,呵呵!试想一下,如果不是有我们在,你们能够得到这么多的源液么?再说了,我们也只不过让你们付出一点点的代价,只要你们过去,将那头金蝉牵制住,然后我们趁机出手,便可一举拿下那厮,好处可不是白拿的。”段家的段长琴开口了,语气傲慢,在她一付吃定他们的样子,完全没有把他们当人看。

    “牵制?哼!你说得好听,就凭我等实力冲上去还不是只有被秒杀的份,你们怎么不去牵制,要让我们这些实力低微的人出面,你这不是让我们去送死是什么?”另一男子怒喝出声。

    然而其他人都懵逼了,一脸的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们崇拜的人竟然是这等下作之人,让他们一下子难以接受,当然,还有人抱有幻想,那名叫做陆仁艺的女子把目光转向福容公子,以求救的语气道:“福容公子,你难道就不说句公道话么?他们现在要我们去送死啊!你不能让他们这么做。”

    福容公子风度翩翩,很帅气,虽然说不能迷倒万千少女,但是迷倒一片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的他却一脸的嫌弃,好像女子叫他的名字他都觉得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尽管如此,他也像征性的说道了一句:“我们为你们做了这么多,难道你们就不应该回报点什么么?而这就是你们对我们最好的回报,你们应该感到知足才是。”

    “你……”陆仁艺顿时被气得小脸胀 红,她没有想到自己崇拜的对象竟然也是如此的绝情,而且心都是那么的黑,现在的他总算看清楚了,这些人的真面目。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绝望了,在他们中间有不少人都不是什么善类,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而且他们大多数人都曾经干过持强凌弱的勾档,他们都曾经用这一种方法去欺负那些比自己实力,还要低的人,只不过现在位置调换了一下,他们成为了等宰的羔羊,只有少数人还抱着希望,他们的目光转向其他人,那些都是天之骄子,同阶中的天才人物。

    “难道你们就任由他们乱来,让我们去送死?你们倒是说句话呀!”陆仁艺出声,她的语气中带着绝望,因为她看到了这些所谓的天才都一付冷漠的表情,有的甚至带着冷笑,现在的他总算体会到什么叫绝望了,她在看看自己的同伴了,现在的她竟然感觉没有脸去见他们,就在之前他们的友谊已经被他们亲手撕碎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同一类人走到一起只会带来伤害,你们不配跟我们对话,而我们愿意跟你们一起共事,那也只是一个形势,你们该醒醒了。”倒是易家的天才易勋奇第一个开口,他语气淡漠,用最现实的话,来告诉他们当下的情况。

    “呵呵!你们能够为我们付出,那是你们的荣兴,因为原本你们连这个资格都没有的,无奈形势所逼,我们只能给你们这个机会,此次哪怕付出你们的小命,你们都应该感到骄傲与知足,因为一般人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一名二十来岁的男子出声,语气傲慢,他的优越感很强,轻蔑之意更是让人刻骨铭心。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这次你们能够侥幸活下去,我可以考虑收你们为仆从,伴随我左右,鞍前马后的,说不定我的心情好了,或许会赏赐你们一招半式,这足以让你们受用终身了。”另一个人很是为难的说道,看他的样子好像付出了很多,很为难的样子。

    人总是这样,总觉得自己给别人的太多得到的太少,却没有想到别人也是同样的想法,尤其是在他们的地位,完全不同的情况下。这种情况相当的严重。

    “你们还要不要脸了?难道你们是人我就就不是人了么?你当你是谁啊?”这个时候,这边的一个人怒吼一声骂道,他简直快被气死了。

    “哼!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别不识好歹,你们一定要清楚一点,你们不配与我们为舞,答应你们让你们为仆,那是看得起你,要知道,你们原本给我们为奴的资格都没有,这是一个机会,你们应该珍惜才是。”另一个天才出声,语气更加傲慢,脸上一付嫌弃的表情。

    这帮年轻的天才人物,男的要么帅气,要么壮硕,女的俊美,身段婀娜,个个看上去都是人中龙凤,但是他们的气质品性在众人眼里是那么的卑鄙下作。

    “这就是我们众人追捧的天才,个个看上去是那么的光鲜亮丽,原来都是一帮下作,无齿之徒,我们当真是瞎了眼,才把你们当作我们心目中的神!”陆仁甲大笑,但是他的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

    “呵呵!真的可笑,你觉得我们需要你们的追捧么?在你们当中,我们本来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我们的血统高贵。不是你们这帮低贱的人能高攀得起的,你们应该有这样的觉悟。”一名实在不愿意多说话的少女出声,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呵呵!好一个高贵的血统。”他们现在除了愤怒只剩下了无助,其中一个人还是不死心,用低沉而又胆怯的语气说道:“看样子我们真的不配做你的朋友,难道你们就没有血统低贱的朋友吗?”

    “有也没有,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做朋友,他们也不配,就像你们一样,我们可放下身段,跟你们和言悦色的好好说话,就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价值!你懂吗?而你们的价值,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替我们挡下连我们都挡不住的灾劫,你们跟我们在一起,只想着从我们这里得到点什么?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能给我们什么?除了你们这条烂命,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加以利用,你们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而你们这条烂命的价值,就在于替我们去死,要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给你们好处?你们就是我们圈养的炮灰。”易勋奇再次用很现实的语言,教育他们,语气傲慢,这是他们的本质,打心底里存在的优越感,很现实,很骨感,把他们这一群人打击的体无完肤。。

    “够了,不要再说了。”他们其中有人被打击的怒吼出声,他们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但细想一下却发现这就是事实,是他们实在是太天真了。。

    “等价交换,你们懂不懂?我们拿出来东西,你们交换不起,你们没有相应价值的东西,怎么样的才是真正的朋友?就是互相利用,你给我我想要的,而你又要从我身上拿走你想要的东西,这两样东西要相互认为值得,这就是等价交换,我们身上的东西都是你们想要的,而你们身上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我们需要的,这就是朋友存在的意义,所以你们认命吧!”

    听到他们的话,他们现在万念俱灰,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他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还有些人根本就不屑与他们交谈,那是在降低他们身价。

    “佛曰众生平等,我们都是平等的,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有人还是不甘心,想要争取活下去的希望。

    “呵呵!这种鬼话你也信?你们看看若缘仙子,你看她与你们为伍过吗?她是佛家的天才,连他们佛家都是这样,更何况我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想要与我们为伍,你们家的提升自己的价值,因为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拿出我们想要的东西,才配跟我们在一起,才配跟我们说话,这个道理你们不是不懂,而是不肯接受,想想那些实力比你们还差,被你们看不起的人,你们愿意与他们为伍吗?而现在你们就是站在被瞧不起的位置啊!既然你们不肯接受,你们的实力不够,却染指了你们不该染指的东西,死亡就是你们的下场,有此一役,如果你们还能活下来的话,你们都应该醒悟了,不过我不认为你们有这样的机会。”易勋奇还是很有耐心的跟他们讲解这些谁都懂却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的大道理。

    他的语气很傲慢,也很现实,因为他知道,哪怕他们在牵制金蝉的过程中活了下来,其他人也会斩草除根,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声誉。这就是现实。

推荐阅读: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通天符道 靖国策 大首长,小媳妇 绝品老板娘 毒医狂妃:邪帝,太凶猛! 噬神者—气炸 萌妻太甜:总裁大人宠翻天 古埃及王的祝福 [综]退休master的观察日记 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 混元仙佛 张少的独享女管家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神级护花兵王 末世凌云之我是丧尸 报告影帝:你媳妇是假的 邪王宠妻:冷妃医天下 绝世神农 重生嫡女步步惊心 一吻成瘾:腹黑老公超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