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莫离生 书名:我不是保镖_我不是保镖无弹窗_我不是保镖最新章节

    唰!!!

    也就在子弹出膛的一瞬间,年子午身体里面隐藏的那种危机意识,在这一瞬间也爆发了出来。

    几乎是一刹那的时间里,年子午的意识自行转动,瞬间就将大部分的道气,集中在了自己左侧脑后的位置。

    叮!!!

    一声清脆的响动传来之间,一阵的火花四溅,那颗子弹也准确的击中了年子午脑后的位置,可是最终这颗子弹却神气的被年子午集中在一起的道气,给暂时性的给迟滞了下来,但是下一刻年子午脑后聚集的道气,直接就被子弹巨大的力道给撞了过来。

    嘭!嗡!!

    沉闷的撞击声紧随而至,年子午脑后的道气重重的撞在了年子午的头上,瞬间就让年子午觉得,自己的头就好像是被大棒子给揍了一下,下一刻他就觉得脑袋一阵的嗡嗡作响,整个人也朝着右侧栽倒了下去。

    嗖!!!

    也就在年子午栽倒的一刹那,那颗子弹终于穿透了道气,随即也贴着年子午的肩膀滑动了过去,瞬间就在年子午的肩膀上,擦出了一道血线。

    噗通!

    身子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年子午整个人的意识都变得模糊了起来,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一瞬间,就在年子午倒地之后,躲藏在树林里的那个杀手,明显的愣了一下,因为从刚才子弹击中年子午的感觉上来看,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对头。

    同样是看到年子午倒地之后,禾列荣立刻就理所当然的认为树林里的杀手已经得手,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禾列荣放出的两条小蛇,依旧是朝着年子午冲了过来,想要再来上一口让事情更加的保险一些。

    眼看两条小蛇直奔倒地的年子午,痛苦异常的小小黑立刻就想冲过来救人,可是刚迈出了一步之后,小小黑也瘫倒在了地上,浑身不停的抽搐,再也动弹不得,只能是依靠妖力勉强维持自己的生命。

    嘶嘶…!

    两条小蛇瞬息而至,同时张开了蛇口,将那泛着寒光与毒液的獠牙,对准了昏昏沉沉躺在地上的年子午。

    “太玄真远,雷霆自然…咔!!!”

    依旧是千钧一发之际,莫非的声音快速响起,两道雷符飞出的同时立刻化作了两道道气雷霆,直接就劈在了两条黑色小蛇上面。

    雷霆的力量可是压制一切邪魅之物的力量,不管是实体黑蛇,还是那条蛇妖,被道气雷霆劈中了之后,身上全都是泛起了一阵的白烟,痛苦异常的掉在了地上,不停的挣扎了起来。

    猛然间面对着自己的蛇蛊被雷劈的情况,禾列荣的心里也立刻一颤,随后立刻一挥手就想收回两条蛇蛊。

    “哼!”同一时刻,莫非冷哼一声之间,一道火符甩出去,屈指一弹之间,道气立刻射入了道符之中。

    “太玄真远,离火焚焚,八门转,离宫得地,集火冲!轰!!!”

    随着莫非这边的诵念完毕,道符燃烧殆尽,下一刻一团炙热的道气火焰,直接就覆盖了两条蛇蛊。

    等到火焰闪过之后,地上的两条蛇蛊,实体黑蛇已化作了焦炭,而那条蛇妖也被打的魂飞魄散了。

    一击得手解决了蛇妖之后,莫非再次抽出了十几张道符甩出去,金光咒瞬间激发,道符围绕在周围的同时,也赶紧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年子午的情况。

    手指快速的放在年子午的颈动脉上面感觉了一下,感觉到脉搏的跳动之后,莫非的心里也稍微松了一口气,随后也将身上的道气输入到了年子午的体内。

    唰!

    也就在莫非的道气进入年子午体内的时候,他的眼神也立刻跟着闪烁了一下。

    噗通!

    同一时间里面,树林里也传来了一声物体落地的声音,而此刻那个躲藏在树上的杀手,已经被白凝打昏。

    唰!

    再一次的身形闪动之间,杜宁也出现在了天河大学后门的位置,蹲下身子皱着眉查看了一下刘虎和侯亮的情况之后,杜宁也快速的从身上取出了一个散发着酒香的小瓷瓶,含了一口喷在了刘虎和侯亮的身上之后,那股酒气立刻就顺着两人的鼻孔和皮肤进入了他们的身体。

    自己喝了一口酒,催动内气保护住身体之后,杜宁也把刘虎和侯亮给翻了过来,随后也把小瓷瓶里面的酒,各自滴了一滴进入刘虎和侯亮的嘴边,这滴酒进入了二人的口中之后,一股燥热异常的感觉立刻就从他们的体内散发而出,顺势也将他们体内的毒气给催发了出来。

    两边都处理好了之后,杜宁和白凝身形闪动之间,也从各自的位置截断了禾列荣的退路,不过在看到禾列荣身上的装扮之后,包括莫非在内的几个人,心里同时就咯噔了一下。

    “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蛊师!?而且这个蛊师,还是奔着齐林峰而来!难道就跟当初洛简明聘请的迄濮山根一样,都是受到了京畿之地那边的邀请,来帮忙做事的!?”盯着眼前的禾列荣,莫非心里的疑惑,也是一个接着一个。

    另外一边的禾列荣,看到自己的蛇蛊被莫非给轰的就剩下了点儿渣渣,一股暴怒的情绪立刻就弥漫在了他的心头,毕竟这蛇蛊可是他精心喂养了很久才得以成功的,那感觉简直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被人给杀了一样。

    面色阴沉的看着前后左右包围上来的莫非,白凝,杜宁三个,禾列荣也很快意识到,这三个人可比年子午和小小黑难缠的多。

    “小子!你敢伤我的蛊!!!我要你的命!!!”狠厉的目光闪烁之间,禾列荣的嘴一张,紧接着他的表情略显痛苦的同时,一股作呕的感觉不但显现,紧接着一个三角形的蛇头,居然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

    面对着这一幕,白凝的小脸儿立刻就一阵变换,一股十分恶心难受的感觉,也萦绕在了她的心头。

    另外一边莫非和杜宁虽然比白凝要好些,可是那种活生生吐出了一条蛇的感觉,依旧也没让两个人感觉好受到哪里去。

    等整条蛇都被呕吐出来之后,一条通体蔚蓝色的蛇,也吐着信子缓缓攀爬之间,盘桓在了禾列荣的脖子上。

    唰!!!

    等看清楚这条通体蔚蓝的蛇的真面目之后,莫非三个的眼神立刻就一变,脚步同时都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槽!!!居然是蓝蛇蛊!!!”皱着眉看着禾列荣弄出来的这条蛇,莫非瞬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蛇蛊’是蛊毒中的一种。

    农历五月初五这一天制蛊之人,到野外捕捉老鼠、蝴蝶、蜥 蜴、蝎子、蜈蚣、毒蜂,马蜂、蓝蛇、白花蛇、青蛇(又叫竹叶青)、吹风蛇(眼镜蛇)、金环蛇,等许多有毒动物,均放在一个陶罐内,让它们互相咬打,吞食,直到剩下最后一个活的为止,最后哪一种毒物还活着,就称之为什么蛊,如果是蛇活着自然也就叫蛇蛊。

    通常情况下,即便是蛇蛊活下来,也会被制蛊之人杀死,然后晾干制成蛊粉,最后携带骨粉以御敌。

    但是也有一些特殊的情况,或者说高明的蛊师,是会保留这条最后存货的蛇,继续的饲养下去,最终形成自己的本命蛊,从而成为跟自己一条命的特殊毒物。

    这样的蛊不管是蛇蛊还是其他的什么蛊,威力必然是成倍的往上翻,而且毒性霸道,一旦沾染上了的话,除非是养蛊的本人,要不然谁都别想解开,而且由于本命蛊已经跟养蛊的人属于是一条命,所以不管是蛇也好,还是其他的虫子也好,都会变得十分聪明,具有一定的灵智,同时攻击力和防御力,移动速度都十分的强悍,所以是一种极其难对付的东西。

    但是这个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上的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铁板一块,这种本命蛊虽然十分的厉害,可是毕竟是以自己的身体饲养的蛊,所以这种蛊虽然厉害可是对于蛊师本身的生命力,也有着很大的损害,而且如果这个本命蛊一旦遭受到了重创,蛊师也同样的会遭受到重创。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蛊师一般很少主动的把本命蛊取出来对敌,除非是生死存亡的关头。

    对于禾列荣来说,现在同时面对着三个实力强横的高手,他也是不得不放出了自己的本命蓝蛇蛊。

    嘶嘶…!

    蓝蛇盘桓在禾列荣的脖子上,双瞳之中闪烁着寒光的同时,也对着莫非所在的方向嘶嘶一声,冰冷的目光之中,也闪过了一丝的忌惮,毕竟出于动物的本能来看,它已经察觉到了莫非所在的方向是最危险的存在。

    察觉到了蓝蛇反馈的信息之后,禾列荣目光闪烁之间,口中也缓缓的吹出了一缕极其细微的气息,而在这股气息之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的怪异声响。

    呼…!

    一阵凉风席卷而过,树上的叶子也飘落了几片下来,空气中的气氛也凝重到了极点。

    沙沙沙…!唰唰唰…!

    忽然之间,一阵怪异的声音陡然而至,立刻就让莫非几个的精神一阵紧张,下一刻在天河大学后门这片区域的范围之内,立刻就涌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堆虫子,各种各样的爬行,飞行虫子出现之后,伴随着禾列荣的手一指,直接就朝着莫非几个涌了上来。

    面对着从四面八方冲上来的虫子,莫非几个的眼神闪烁之间,立刻就催动了体内的道气内气包裹了全身。

    噗!!!

    一口白酒喷出之间,杜宁那边率先动手,酒雾散落之间,杜宁轻轻的一个响指,霎时间杜宁周围的酒气立刻就化作了一片火海,瞬间就将那些涌上来的毒虫烧散了一大片。

    另外一边的白凝,面对着涌上来的蛊虫,脸上稍微的带出了一丝的厌恶之后,手在自己的兜里一划拉,一方红色印章也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左手取出了印章之后,白凝的右手之宗,也快速的取出了三张道符甩了出去,印章放在自己的身前,道气立刻就涌入了其中。

    “南方三元,赤灵丹天……火德明秀,会道合真!”

    轰!!!

    伴随着白凝的诵念完毕,印章上面的道气立刻冲入道符之中,瞬间三张道符也化作了三团巨大的火焰,覆护在了她的周身。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唐砖 宠魅 火爆天王 全职高手 官术 光明纪元 修真老师生活录 重生之温婉 楚汉全传 秘密使命 超级狂兵 大小姐的贴身战兵 武上主宰 透视小医生 都市超级神兵 都市绝狂兵王 草根建筑师的逆袭 变身千幻妖姬 我的美少女富婆 力战八荒 末世红包龙帝 重生少年魔尊 我是大反派 问道在诸天 英雄学院之最强个性 我在天庭开酒楼 修罗天帝诀 步步缠情:刑少宠妻成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