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实力相差甚远。

    作为昆仑大区曾经的卫冕冠军。

    夏五刀的实力。

    至少也得有先天境九层天。

    还是凝聚了紫金金丹的那种。

    所以,他这几乎用尽了小半力气的一巴掌,把苏无极扇飞出去。

    苏无极当即便如沙包般,被夏五刀给扇出了Waiting bar!

    这一刻,由于一切发生的太快。

    再加上大家都刚喝了不少特供啤酒,反应有些缓慢。

    所以,根本来不及阻止,这一场祸事便发生了。

    完后,也是不敢有所耽搁,孙不凡他们一行人便集体如风般冲出Waiting bar,去看苏无极怎么样了。

    因为相比较于挨打受伤的苏无极,去削夏五刀这棒槌都是小事。

    “无极,你感觉怎么样?”

    Waiting bar外。

    孙不凡一把扶起苏无极。

    便一边询问,一边施展法力。

    开始替被扇的半边脸都肿成了猪头状的苏无极救治。

    “嘶,嘶……我没事,嘶,不凡,别放过夏五刀那孙子,绝对不能轻饶了他。明明就不赖你,他还骂你是关系户,凭他么什么?丫的,他就是欠揍!”

    虽然疼的倒吸凉气。

    可苏无极仍像个爷们一样没怂。

    “行了,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感觉是不是好多了?”强压着胸口的一股火气,孙不凡替苏无极彻底治疗完毕后问道。

    孙不凡刚刚在替他救治。

    苏无极哪能感受不到。

    所以,鼓了鼓脸,感觉一点也不疼了。

    苏无极:“我没事了,不用管我,你快赶紧去,别让夏五刀那王八蛋跑了!他么的,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替我狠狠的抽他一耳光!”

    “行了,我省的,剩下的交给我。”

    点头,见苏无极彻底无碍,把他交给张璇、宋建兵他们。

    孙不凡便起身面露阴霾,双眼透露着一股杀意,返回了Waiting bar内。

    他么的。

    夏五刀他们骂他,他孙不凡可以不计较。

    因为他们在他孙不凡心里,根本就连只蚂蚱都算不上!

    他孙不凡根本不屑于与他们这种蚂蚱计较。

    但是,蚂蚱欺人,伤他兄弟,那他们就该死了!

    几步,走到扇完人就好似没事人一般的夏五刀面前。

    孙不凡:“起来,你们俩,去给我兄弟苏无极道歉!怎么打得他,就让他原封不动的打回来。不然,我就让你们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呵呵,还真是你,孙不凡!

    我还以为我刚刚看错了呢?

    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还就不去,你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你有那本事嘛?

    你个关系户!”

    别人觉得孙不凡很厉害,有本事,拿了昆仑大区昆仑榜第一。

    可他夏五刀才不叼!

    你看我不爽,那你就弄我呀!

    真刀真枪的干一仗,看谁到底才是真正的昆仑榜第一!

    “就是,孙不凡,有本事你就冲我们俩动手啊!想让我们俩道歉?不存在的!告诉你,爷们俩谁都怕,就是不怕你!”

    作为好友,此刻夏五刀装逼,他秦受又怎么能不力挺。

    “好,成全你们,那你们就都一辈子活在痛苦中吧!”

    既然给你们俩脸,你们俩不要脸。

    那你们俩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说罢,孙不凡便抬手隔空一指,一道光束一分为二,朝夏五刀的丹田和脑海中打去。

    “就凭你也这点小伎俩也想伤我?孙不凡,告诉你,下辈子吧!”

    见孙不凡竟然隔空朝他出手。

    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

    夏五刀便不禁冷笑连连。

    而后一抬手一道剑光从手指中蹦出。

    斩向了孙不凡那两道于他眼里根本不入流的光束!

    在他看来。

    孙不凡这么对付他,那就是等同于作死!

    他根本不知道他夏五刀真正的本领有多厉害!

    只是,就在夏五刀一道无匹本命剑光斩出。

    轰然斩向孙不凡那于他眼里。

    连流都不入的光束。

    眼瞅着,就要斩碎一切时。

    他那道无往而不利,号称第一杀伐重气的无匹本命剑光。

    便猛地,被孙不凡那两道看似不入流的光束给吞了一干二净。

    接着。

    看到这一幕露出惊色,夏五刀正欲再次施展手段抵挡之时。

    他便见那两道光束,如闪电般,冲进了他的脑海和丹田。

    完后。

    随着这两道光束涌入他的丹田和脑海。

    原本无恙的夏五刀,便猛地瞪大了眼珠子,之后如离了水的金鱼般,开始不停地抽搐。

    片刻后。

    这一过程对于遭受了惩戒的夏五刀来说,仿佛是过去了一辈子。

    可实际上,现实时间,才不过是过去了五分钟而已。

    五分钟一到。

    原本还鼓着大眼珠子,如离了水的金鱼般抽搐个不停的夏五刀,便蹭的一下好像是没了事儿,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但是,下一秒。

    看着好似无碍,重新归于正常的夏五刀,便突然露出了一个极为童真般的诡异笑容,猛地跪到了秦受的身边,冲他喊起了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这一刻,刚刚在那俩人动手的刹那,便被孙不凡不知用什么手段,给同时压制住的秦受,瞪大了眼珠子望向突然神志都开始不清醒,冲他喊爸爸的夏五刀。

    他便发现了两个可怕的事实。

    第一个,夏五刀脑子坏掉了!

    第二个,这是孙不凡施加给他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为就在这一刻!

    刚刚还脑子瓦特了。

    跪在那冲他喊爸爸的夏五刀。

    便一脸怒容的站起了身。

    同时,露出了无比恐怖的气息。

    接着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怒吼道:“受,你见到了我最傻比的一面,你得死,你得死!我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喊了你爸爸,我丢不起那个人!”

    “呃……”

    此刻,突然又被夏五刀给掐住了脖子。

    意识到问题的秦受,便不禁下意识的挣扎了起来。

    完后,他便猛地发现,他能动了,孙不凡早已不在压制他的行动。

    于是,不想接受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报应的秦受,便猛地一脚,踹向了夏五刀的肚子,想要把他踹飞,然后逃跑。

    可是,就在此时。

    刚刚还如凶狠恶霸般的夏五刀,挨了他一脚后,再次变换。

    身形一扭捏,微敲兰花指。

    突然间化身小女人的夏五刀。

    便一把搂住想要夺路而逃的秦受,细声细语的道:“受,我爱你,我爱你,答应我吧。满足我的愿望,娶我吧!我将会是你最美的新娘!”

    “不,你这个疯子,你给我滚开!滚开!”

    秦受这一刻崩溃了!

    面对对他纠缠不放,不断变换意识,仿佛精神分裂的夏五刀。

    秦受崩溃了!

    随后,崩溃中的秦受再次看向孙不凡,他便感觉站在那面色阴霾的孙不凡,就像是一个恐怖的魔鬼。

    伴随着本就格调灰暗的Waiting bar,他更是感觉这就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地狱深渊!

    天哪,他明明比夏五刀要差了两个小境界。

    他还没动用他的那尊绿巨人分身。

    如此,他竟然只靠两道不知名的光束,便把夏五刀给弄疯了,更是让他受尽了夏五刀的无尽纠缠。

    这他么简直是恐怖如斯。

    这种人,不能惹,不能惹啊!

    此刻,秦受越发崩溃。

    而后,实在是不想再这样下去的他,便立马哀嚎着向孙不凡求起了饶:“孙不凡,孙大爷,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现在就去道歉,怎么道歉都可以!”

    与此同时。

    经历了几次人格分裂,但每一次人格分裂的所作所为,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夏五刀,便就也突然哀嚎了起来:“孙不凡,饶了我,我错了,我认输,我道歉,我现在就去让你的兄弟随便打,求你了,放过我,我实在是不想在承受这种痛苦和侮辱!求你了,放过我吧!”

    求票!求收藏!!拜谢!!!

    (本章完)

推荐阅读: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求魔 百炼成仙 宠魅 都市之绝世狂仙 剑人必须死 超级杀手在身边 漫威之最强洛基 帝主丹尊 反派系统供应商 生存之末世为王 二十四节气战纪 行于:境界线 行走的正能量 大唐公主的小驸马 核战废土 仙舟领主 极品最强高手 基因武道(永恒武道) 爆萌小妻:魔君,请自重 混子的挽歌 重生宠婚:顾少,小心爱! 追求永生路迢迢 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