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多年发展,幽城虽然还是属于那种十万小城,但是整体实力已经不容小觑。而且作为这一代区域的交易集中点,凭借着有利的地理条件,幽城甚至能和一些人口几十万的中型城邑相比。

    现如今,四大家族的产业已经发展到其他城邑。而在四大家族下面是一些中小家族,一般都是附属于四大家族。无论如何,四大家族算的上是幽城的主人,这一点所有城民一直认可。

    在平常,整个幽城的正常秩序都由四大家族负责,当然四大家族不会管的太多,因为在混乱之领这样的地方,秩序一般都是以混乱为主。特别是在幽城这种经常有外来人员经过的地方,有时候来些大人物,更是想管都管不了。

    其实若是四大家族能达成共识,幽城无论是秩序还是发展方面都会更好一点,只可惜幽城的四大家族只有互相争斗的想法,没有积极合作的意思,才导致幽城现在有很多地方发展停滞不前。

    在明面上相安无事,背地里万般算计下,幽城的形势一直处于暗流涌动的状态,只要一根引线,或许幽城的形势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剧变。当然不只是幽城如此,许多混乱之领的城邑都有类似的情况。

    做为幽城的四大家族之首,无论是实力还是底蕴,林家都要比另外三家更强一些,只可惜近些年来林家人才凋零,林家已经给外人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所以另外三大家族目前都想争夺第一家族之名。只是因为畏惧林家隐藏的底蕴,他们才不敢轻易动手。

    对于另外三家的虎视眈眈,林家何尝不知,只是林家高层更明白以林家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同时对抗三家,所以很多时候林家都会选择低调行事。当然林家的退让不是示弱,只是为了更好的发展。

    从林家第一代人在幽城扎根时,到现在,整个林家已经有近千族人,其中不乏高阶武修。现任家主林沧海更是一名六阶巅峰武修,在整个幽城里以这样的实力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林家现在虽然不算鼎盛,但大体情况并没有传言中的那样糟糕,年轻一代子弟中更是不乏出色的后辈,当然有好的就有坏的。作为直系子弟,林玄仲就一直在扮演着不好的一面。

    林玄仲,正直弱冠之年,表面上生的剑眉星目,一表人才,实际上却又是众人眼中不折不扣的废物、败类。自从八岁起,林玄仲便成为整个林家的耻辱,以及整个幽城的笑谈。

    三年前,林玄仲更是走上一条大家子弟明面上不愿走的路,整日烟花巷中,花天酒地,醉心红尘中;有时候甚至还到闹事赌坊闲逛,无所事事。在很多人眼中,林玄仲只是一个过得潇洒的废物。

    今天又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一大早,林玄仲起床换衣,然后唤来一直服侍自己的侍从。简单洗漱后,带了一些北鸣大陆通用的货币玉石,连早饭都没在林家吃的两人离开了小院落。

    服侍林玄仲的仆人跟着林玄仲一起长大,名叫林枫,年龄与林玄仲一样,是林玄仲最亲近的人之一,也算是林玄仲唯一的一个男性朋友。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在性格和心性上都有些想象。不像其他少爷住的都是大院落,还有专门的侍女服侍,林玄仲住的院落非常小,仅有两间屋子一个小院,院子里杂乱无章地种了些花草树木,看起来有些幽深且荒芜,简直不像是人住的地方。不过平常并没有人会来这里,所以两人都不在意院子里的情况。

    离开小院,像往常一样,两人打算从后门出去。只是当两人走到后门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原因后门被锁上,并不是预料中在开着的。以林玄仲和林枫一阶武修的实力还不能越墙而过。现在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回去,二是再绕回去从正门走。

    提到回去,林玄仲并不想回去,因为今日与青蓝算是约定见面。但是要从正门走,林枫又忍不住打退堂鼓,因为路上肯定会撞到其他人,到时候主仆二人必定会被那些人嘲笑侮辱。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现在对于主仆二人而言却出奇的艰难。

    片刻,在林玄仲犹豫不决的时候,林枫忍不住说道:“少爷,要不我们先回去吧,等后门开了再出去。”因为以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所以初阳会给出这样的提议。

    对于林枫的提议,林玄仲自然想过,只是林玄仲心里并不想等,所以沉默半响,林玄仲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们还是从正门走吧。”

    “可是……”,林枫还想说从正门出去会遇到麻烦,林玄仲却已经转身向前走去。知道林玄仲一旦决定的事很难改变,初阳只好不再多说,跟上前面的林玄仲,脸上满是紧张不安的神色。

    如果从正门走,两人肯定要绕过中央演武场才能走到林府正门。在连连穿过一些小巷后,远远的林玄仲已经可以听到演武场那边那些朝气蓬勃的林家子弟在训练时气势恢宏的呐喊声。

    每次听到那种呐喊声时,林玄仲都觉得那些声音里充满着震人心魄的力量。但是一想到自己同样是林家子弟,却连与他们一起训练的资格都没有,原本林玄仲还算平静的脸上不由得多出一丝阴霾。没有继续关注训练场那边传来的声音,缓缓起伏的心绪,林玄仲继续沉默不语地向前走着。

    一旁的林枫发现林玄仲的情绪变化,不由得更加紧张不安,几番想要劝林玄仲回去,但最终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挨得林玄仲更近一些。

    不一会,两人并肩走到演武场附近,训练场上的身影已经清晰可见,男男女女一共一百多人,都是林家的年轻后辈。没有仔细打量,林玄仲依旧自顾自地向前走着。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当林玄仲离训练场更近一些时,已经有人发现林玄仲的存在,当即停下训练,对着同伴指着林玄仲喊道:“呦,那不是林废物吗?”

    “你说错了,那怎么可能是林废物,那明明是林败类。”顺着说话的人所指,另外一人同样发现林玄仲的出现,当即笑着接道。不管是废物还是败类,反正林玄仲在他们眼中即是如此。

    “你们都别说的这么难听,那是我们林家的林大少才对。没想到我们在这辛辛苦苦的训练,林大少却好兴致,一大早就要去喝花酒。”待两人说完,旁边一人更是不甘示弱地补充一句,言语间极尽嘲讽之能事。

    刚才第一个人说话时,众人就已经注意到林玄仲的存在,现在最后一个人说完,顿时引来一阵哄笑和附和声,搅得整个演武场的气氛都变得轻松不少。哄笑之余,训练场上无论男女,从七岁孩童到二十七岁成年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林玄打量。

    对于这样的冷嘲热讽,林玄仲虽然心里早已习惯,但是当面对那些来自不同人异样的目光时,依旧不太好受。好在一旁的林枫及时安慰一句,“少爷,他们只是会逞嘴皮子功夫而已,不用搭理他们。”

    面对林枫的安慰,林玄仲收回目光,转而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没什么,我们走吧。”说着林玄仲继续迈开脚步向前走着,只是脸上的阴霾更加明显。

    原本嘲笑的三人,见林玄仲不搭理他们,趁林玄仲还没离开,还想再取笑一番,结果训练台中间一个中年武师瞪了他们一眼,他们才识趣的闭上了嘴。

    一段时间后,林玄仲终于走完让自己倍受煎熬的一段路,走出林家大门。同以往一样,门口的守卫根本不屑于正视林玄仲一眼,见林玄仲要出去,他们根本就没招呼。

    才刚离开林府,还没有进入街道,周围还算安静。回想起刚才从训练场旁边经过的情景,林玄仲眼中闪过一抹希冀和追忆。说到底,其实林玄仲很想同那些人一样每天都可以训练,但偏偏无法做到。

    北鸣大陆武者修的是斗气,既然是炼气,必定要从最基本的学习,刚才那些林家子弟发出整齐的呐喊声,正是训练的一部分。只是不管怎样,林玄仲已经没有学习斗气的机会。

    轻车熟路,转眼两人已经来到街上一处热闹地方,虽然在林家倍受欺负,但在外面碍于林玄仲的身份,即便那些知道林玄仲是个废物的人,也不会有过分的表现。周围都是林家管辖区域,那些人还不敢因为嘲笑林玄仲的关系随便得罪林家,毕竟幽城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地方。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