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收拾好饭菜的婉儿离开后,两人四目相对,两下无言。沉默的气氛又持续很长时间,直到青蓝的一句疑问才被打破:“公子,今日为何没有用酒?”

    “是啊,今日为何没有饮酒?”同样的疑惑闪烁在林玄仲脑海中,一连串的原因浮现,只是在林玄仲看来,每个答案都不重要。 “青蓝,老是在屋里闷着对身体不好,不如让婉儿陪你到街上走走。”

    “公子,今天是想先回去吗?”两人的言语听起来前言不搭后语,不过实际上却始终没有离开主题。

    “蓝儿,有些问题我需要好好想想,不如今天我就先离开吧,明日再来早些。”

    “公子若执意如此,蓝儿当然没有意见。”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直接把对话推到临别之前。没有像以往那样不舍,缓缓起身后,林玄仲的神色已经平静很多,“那好,今天我先回去,明日再来看你。”说完不等青蓝有所反应,林玄仲已经迈开脚步向屋外走去。望着林玄仲有些落寞的背影,青蓝心里一阵绞痛,却最终没有喊回林玄仲。

    离开青蓝的房间,从楼梯下去时,几乎整个云幽酒馆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林玄仲,似乎一个个都不愿相信林玄仲会如此早从那间房里出来,因为往常每次林玄仲都要喝到日落西山才从酒馆回去。

    等到林玄仲走到楼下时,原本喧闹的大厅里变得异常的安静,仿佛所有人都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连向来喜欢取笑林玄仲的那些公子爷都有些呆呃盯着林玄仲一步一步向外走去,平常那些公子有事没事看到林玄仲就会取笑几句,心情不好地时候甚至聚在一起嘲笑林玄仲,现在呆楞地望着林玄仲却硬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场面看起来的确有些奇怪。

    对于大厅里众人的表现,情绪低沉的林玄仲没有过多注意,只是抬起头随意看了两眼,然后又继续低头向前走去。

    直到走出门外,林玄仲才听到身后远远地传来馆主的声音,“林公子,慢走。”其实馆主本来是想问问林玄仲为何回去这么早,只是话到嘴边时又变成与往常林玄仲离开酒馆时说的一样。

    没有回应馆主的招呼,林玄仲已经远远的走到门外,走在宽阔的街道上,林玄仲心事重重,脑海里满是刚才与青蓝之间简短的对话内容。

    路上的行人看到林玄仲的身影时,大都神色异样,因为往常这个时间,他们都不会看到林玄仲。好在林玄仲从这条街道上走了的时间已经不是两三年,所以有些人聚在一起在对林玄仲指指点点后也没太注意。另一方面,林玄仲即便名声再不好,依旧是林家的少爷,林家是幽城的大家族,他们还不敢随意得罪林家。

    至于那些外来人员,有的才刚进城,还不知道林玄仲的身份,他们只是好奇为什么林玄仲会那么受人关注。不过等他们弄清楚具体情况时,林玄仲已经走远。

    在北鸣大陆,因为常年战乱的关系,兵器一直是处于供应不足的状态,所以街道上铁铺非之多,打铁声不停传来,一阵一阵敲得林玄仲心烦意乱。再加上周围那些城民投来的异样目光,更是让林玄仲心绪不宁。尽管每天出入赌坊、酒馆都要面对类似的情况,但是每次真正面对时,林玄仲还是无法保持平静,低着头,林玄仲努力不去让外界的情况干扰到自己,转而考虑起别的事情。

    今天从酒馆回来的太早,此刻林枫应该还在城外救济那些难民,不如自己也到那里看看,心里这样想着,林玄仲也不犹豫,直接转身向东城门走去。

    几年前,因为林玄仲的关系,每天都有林家的人在此地施舍,以至于东城外渐渐成为难民聚集最多的地方,至于负责施舍的人自然是林玄仲的侍从林枫。

    其实起初东城外因为有大山存在,从远方逃难来的难民并不多,但是三年前因为东城外有人救助难民的消息传出,这里的难民自然就越来越多,相反,其他三处地方聚集的难民越来越少。

    在林玄仲还没帮助那些难民前,最初所有的难民几乎都是以到城内做苦力和乞讨为生,那些老弱病残饿死很多。其实被饿死并不算什么,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城内的一些家族几乎每个月都会从新来的难民中挑选一些身强力壮的低阶武者,为他们族中子弟当做陪练。

    那些难民每次都会被打个半死,有时候那些少爷、小姐一怒甚至会直接把他们打死,下场比饿死还要凄惨的多。还有那些难民中的年轻女子,稍微有些姿色的全都被城内的一些家族买去。或是转卖到酒馆,或是买到自己家族当仆人。对于这些事情,林玄仲自然一清二楚,只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一路低着头走着,没多久林玄仲已经走到东城门处,城门下面的守卫作为林家的人,自然都认识林玄仲,只不过当他们林玄仲的身影时,一个个眼中只有耻笑和不屑之色,没有一个人向林玄仲招呼。好在林玄仲要出城,还不至于被他们搜身。

    一心想着那些难民的悲苦,林玄仲倒没有在乎自己的情况。

    出了城,在没有过往商客队伍经过的时候,眼前的环境明显荒凉不少,路边只有三五成群的难民,衣衫褴褛,或躺或卧,分布在道路两侧。还没走近一些,一个披头散发的小难民直接跑了过来,“林公子不好啦,林枫哥哥被别人欺负啦。”语气非常着急。

    眼前的小难民名叫东明,林玄仲认识,望着东明那一脸紧张、害怕的神色,林玄仲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根据以往的经验,恐怕又是其他家族的人来找麻烦。至于原因,无非是那些难民。

    东城外聚集的难民太多,无疑会导致其他城门外的难民不够用,所以那些人就到这里来找麻烦。以前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过,所以林玄仲能想到是怎么回事。只是林玄仲势单力薄,林枫又只是个低阶武者,两人肯定无法和那些人争斗。

    由于眼下林玄仲实在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只能先回应东明一句,“东明,你别着急,我这就过去看看。”

    接着,在东明的带领下,林玄仲越过护城桥来到一里外一处人群聚集的地方。远远望去有身穿武装的武者,有浑身破烂不堪的难民,双方似乎发生争执,嚷着喊着要打。而在人群里面穿着青色衣服的人明显是林枫,只是看那样子,林枫的情况并不好,林玄仲有些担心的加快脚步。

    还没走到近前,有些轻蔑的声音已经从人群中传来,“呦,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林公子。现在才午后,林公子不再酒馆享受人间乐趣,来城外干什么?”此人一开口就说了一大段,而且是当着很多难民的面。

    碍于难民中还有年龄不大的孩童,而一直以来,林玄仲都不想让那些孩童知道自己的事,那人的话对于林玄仲而言无疑是故意嘲讽,林玄仲的脸色自然跟着变得难看不少。不过接下来一连串难民的喊声却让林玄仲心绪平静不少,“林公子,你来了。”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