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越来越亮,林玄仲却感觉不到任何由头发变白带来的不适。终于在一段时后,房门吱呀一声,一个瘦高的身影出现,轻手轻脚地向屋内走来,正是林枫。由于不确定林玄仲是否已经睡醒,林枫自然没有弄出太大的声音。

    话说回来,其实在林枫还未开门时,林玄仲就已经察觉到林枫的到来。似乎在放下心里的某些重担后,林玄仲发现自己的一切知觉都敏锐不少。

    不多时,林枫终究看到桌子旁坐着满头白发的林玄仲。惊疑之下,林枫的目光久久没有离开林玄仲那苍白异常却平静无比的脸。

    “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吗?”一声轻笑,林玄仲倒先出言询问林枫一句。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林枫立刻意识到眼前之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公子。只是公子的头发又是怎么回事,出于担心,林枫赶紧询问一声,“公子,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无妨,只是换个颜色而已,你快去准备些玉石,我们一起到城外救济难民。”仿佛能静人心神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意志,直接传到林枫的脑海里。

    在听到林玄仲独特的声音后,一下子刚才紧张至极的林枫还真平静下来。望着林玄仲平静的脸庞,尽管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林枫心里总能生出没关系的想法,到最后连一句担心的话都没说出来。

    “公子稍等,我这就去准备玉石。”家里最不缺的或许就是玉石。不一时,林枫已经准备好一兜的玉石。

    带着一包玉石,两人直接从后门出发。好在今日后门是开着的,如此一来,距离东城门倒是更近一些。后门外住户偏多,到处都是小巷,反而没有多少街道。没有行人的注目,两人一路前进更是轻松不少。

    一段时间后,林玄仲领着初阳,在一条偏僻的街道上,买了一大布袋热气腾腾的包子,然后快速向城外走去。城门每天都开的很早,所以并不用担心出城问题。只是一路上行人越来越多,打量两人的人就越来越多。

    因为头发变白导致气质的转变,很多人现在甚至认不出林玄仲是谁。要不是林枫在,他们连猜测林玄仲身份都难,而等他们猜到林玄仲身份时,两人已经远远离开。满街的议论声,林玄仲丝毫没有听到,总算在包子还热时走到城门外。

    大清早,没有客商过往,城外一片荒凉,难民四处聚在一起。打量一下四周的情况后,林玄仲吩咐林枫将护城河外的难民通知过来后,自己已经站在桥上为难民发包子。

    当部分难民聚在一起时,还是脑袋灵活的东明先认出林玄仲的身份,在众人面色疑惑的情况下出言问道:“林公子,你的头发怎么全白了?”

    听到东明的询问,有些难民才惊讶地认出他们眼前的人真是林玄仲,之前他们还只是猜测。

    现在众人都认出林玄仲后,大伙自然都关心地询问起来。一人一句询问,倒搅得林玄仲一阵头疼。最终林玄仲只能无奈的解释一句:“大家不用担心,我没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配上林玄仲那平静的口气,倒是让众人稍微放心一些。

    接着众人又是一阵热切关心,询问具体情况,问得林玄仲又不得不补充几句。待林玄仲认真解释一番后才总算安抚了众人。

    与此同时,林枫也已经领着一批难民回来,众人一起将包子平均分完,随后林玄仲和林枫又把剩下的玉石分发下去,这样应该能够难民用上几天。

    望着男女老幼平分共享,吃着包子时的笑脸,林玄仲心里越发平静。的确,这才是林玄仲想要追求的东西。

    经过昨夜的一夜考虑,不管结果如何,林玄仲在一早决定向林家讨回自己应有的权利。到时候,在城东随便找个偏僻的地方,同青蓝一起平凡度日应该没有问题。

    等到众多难民吃饱之后,因为昨天吴屿的事,林玄仲特意交代众人,最近一段时间最好都待在离护城河不远的地方,以保护他们以及林枫的人身安全。

    众人在感谢林玄仲一番后,各自散开找个地方休息。

    看着那些衣衫褴褛,走路歪歪扭扭的身影,林玄仲眼中闪过一抹光茫。或许可以给难民找个居住的地方,一直在待在城外不是办法。

    思绪一转,林玄仲眼中的光亮又渐渐褪去,在林玄仲看来,因为以现在自己的处境要给难民找个居住的地方很难,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时间匆匆过去,不一时,难民已经大都离开,只剩几个年龄小些的难民围在林玄仲身边,一人一句,“玄仲哥哥”不停地喊着。因为好奇,几名孩童还在不停地询问林玄仲为什么头发会变白。

    稚嫩的声音,童真的模样,令林玄仲心里没有半分不高兴的感觉,在打量他们充满童趣的脸时,林玄仲笑着为东明他们解释着。当然林玄仲没有给他们正确的答案。

    在与他们闹了一会后,林玄仲的思绪突然回到十几年前,那棵杨柳树下,那些天真烂漫的身影。直到思绪停在林飘雨身上时,才停止回忆。

    简单平复一下心绪,林玄仲交代林枫留下陪东明和其他人玩耍,自己则一个人向护城河走去。

    宽三十丈的护城河还是那么壮阔,河水同样是那样清澈。清风吹动,阵阵腥气传来,令人产生不适的感觉。

    不知何时起,护城河里竟然有腥气散出,记得昨天好像并没闻到。出于疑惑,林玄仲又向前走上两步。只是令人奇怪的是,走近一些后,那股腥气反而消失不见。

    打量一眼波光粼粼的河面,林玄仲有些疑惑地想着腥气从哪里来,为什么气味如此缥缈刺鼻。

    接着,直到很长时间没有再闻到腥气后,林玄仲才不再去管腥味的来源。目视前方,林玄仲的眼神渐渐变得深邃起来。不知不觉竟回忆起四年前投河自杀的情景,回想到当时被河水淹没,快要窒息的那种绝望害怕的感觉时,林玄仲嘴角出现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回过神来,林玄仲的注意停在当时救自己的少年身上,不知当初救自己的少年如今身在何方,又活的怎么样。当然无论想到多少可能,林玄仲都无法去验证。

    在确定多想无用后,整理一下思绪,林玄仲又开始想着眼前的其他事情。

    另一边,刚才一直在注意林玄仲的林枫,看到林玄仲不停地向河边走去时。心里止不住的担心,整个早晨都觉得林玄仲的举动有些奇怪,所以林枫便以为林玄仲是要投河轻生,当时差点担心地要喊出来。还好林玄仲及时在河边停下,林枫才如释重负般带着几名孩童玩耍起来。

    在林玄仲开始思索问题、林枫继续带着东明他们玩耍时,在林府门口,一群人带着很多贺礼般的东西,正在等着进去。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