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结束没多久,林沧海便将李、吴两家人请到大厅,仆人们也端来煮好的茶水。此刻林沧海居于上座,下方两排分别坐着另外两家高层和林家的一些长老。

    “酒足饭饱,现在李家主可否说说此行的第二个来意?”林沧海倒是心急,直接看向李家家主问道。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李家来此是想和林家结门亲事。”面对林沧海的询问,李念尘淡淡一笑不可置否的回道。

    “如此,还请李家主详细说明。”

    “今日李家带来三位出色的后辈,如果林家主看着不错,还望将族中后辈林飘雨请来。只要其能看上那三人中任何一个,我们两家便可结一门亲事,不知林家主意下如何?”顺着李念尘的目光,林沧海看向李硕以及旁边的两位青年才俊,眼中闪过思索之色。仔细想想,于情于理都不能直接推却。于是,林沧海只好吩咐下人去将林飘雨喊来。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一道蓝色身影从大厅外轻盈走来。精致的五官,各个特点鲜明,争相夺艳,但是合在一起却没有任何的不谐之感,来的人正是林飘雨。秋水凝眸,芙蓉敷面,整个人给人一种不染人间烟火,仙落凡尘之感。总之,林飘雨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超乎常人想象,十足的倾国倾城。

    只是在进入大厅后,此女脸上并无太多表情,更是没有打量厅内一人,像是根本不愿来此。

    不过,刚进大厅的林飘雨却立刻吸引到众人的注意。飘飘如仙落凡尘,倾世之姿惊羡四座,在场年轻一代连性格好战的的李硕眼光都忍不住闪烁两下。可以说,整个大厅除了几位家主和那些年纪大的高层外,所有年轻子弟都对林飘雨格外注意。

    在林飘雨走进大厅后,林沧海满意地打量一下两家年轻后辈的反应,随后才笑着对大厅中央的林飘雨说道:“飘雨,你看这三位李家后辈如何。如果能看中其中一位,爷爷便为你许亲。”

    直到林沧海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才被打断,一干年轻后辈才惊觉各自刚才有些失态。

    面对林沧海的询问,林飘雨的神色没有多少变化,默默应了一声是,随后转身打量李硕三人一眼。其实李硕三人能够被称为天才,各方面条件都不差,抛开李硕不提,其中一人气质淡然自信,另一个则给人一种平易近人却又高高在上的独特之感。三名李家后辈长相是大都英俊,不是平常人能比。

    可惜尽管李家三人不错,林飘雨却根本不为所动,只是略微打量三人一眼。然后不需思考,林飘雨便淡淡回道:“大爷爷,我暂时还不想议亲,如果没别的事情,飘雨先行告退。”说完林飘雨不再关注李硕三人一眼,神色淡漠的等着林沧海准许。

    对于林飘雨的态度,作为李家的天才之一,虽然一心追求武道,李硕还是不能接受,当即出言询问:“难道林姑娘连我们兄弟三人任何一个都看不上?”语气里隐隐有些怒意。

    似乎没想到李硕会如此询问,林飘雨倒是神情一顿,转身一暼说话的李硕。随后继续像之前那样说道:“我只是暂时不想嫁人,李公子不要误会。”不冷不热的语气,尽管是在陈述事实,依旧让人无法接受。

    “哼,既然如此,那在下只能向林姑娘讨教两招。”冷哼一声,李硕直接表示自己的态度。

    不过换来的却只是一句,“你不是我的对手。”林飘雨神色淡漠,说完再不说话。

    林飘雨的回复直接让李硕怒意更增,紧接着李硕刚想说些什么,上坐的林沧海却先忍不住开口,“飘雨休得无礼,还不快向李公子道歉。”虽然言语里有些不满的意思,但林叶脸上的表现倒并不明显。

    对于林沧海的言语,李家主依旧一脸平静,看不出情绪如何。只有李硕本人越发怒不可遏,整个人气势陡然升起,还真想和林飘雨打一场。不过李硕终究没有下一步,因为李家主向其投来一个否定的目光。

    接着,李家主便笑着说道:“林家果然天才辈出,后辈一个比一个出色。”言语里毫不掩饰的称赞,言外之意显而易见,在李念尘看来,林飘雨或许比林悠更加出色。如此一来,原本心有疑惑的李硕,得到李念尘对林飘雨的肯定,只能有些尴尬的选择忍气吞声。

    因为李念尘的一句称赞,大厅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异常,不过林飘雨却不管这些,依旧神色淡漠地等着林沧海说话。

    “飘雨这孩子,从小被父母宠坏了,说话直来直去,李家主千万不要介意。”在林飘雨期盼的目光下,只见林沧海有些抱涵的说道。

    “年轻人之间的事,我看我们就不要插手,既然林姑娘看不上李家的小子,就当三个小子没那福气。”李念尘倒是表现大度,语气自然地接道。只是在说话时其看向林飘雨的眼神,似乎还参杂着其他的意思。

    “此事就当李家没有提过,在林家叨扰许久,李某也该告辞,林家主再会。”停顿一下,李念尘直接向林沧海告辞。说完不急不慢起身,显然是有要离开的意思。

    见李家要走,林沧海自然不会拦着,当然林沧海表面上还是客气的说道:“李家今日一来,另林家蓬荜生辉,林某欢迎李家主下次再来。”言语极其自然,仿佛林沧海还真希望李家再来。

    紧随其后,吴家家主跟着告辞。两位家主一起告辞,林沧海自然客气的起身相送。

    不多时,两位家主已经被林沧海送出林家大门,三人互相客套两句分开离去。

    还没走多远,李家一行人正好迎上刚从城东回来的林玄仲两人。当双方相遇时,都没有互相看穿身份。不过因为林玄仲一头白发的缘故,李家主特意打量两眼,只觉得眼前之人隐隐有出尘之资,有种与天地合一的感觉,平凡中透露着一种难以形容的不凡。

    一番打量,李念尘忍不住出言询问一声,“你们可认识那人?”

    李家主旁边的一行人,在李念尘的问询下在打量林玄仲两眼后却相继摇头,一个个相继表示并不认识。倒是那些抬着贺礼的仆人中一人在犹豫半天后,才情绪忐忑地说道:“那白发青年旁边走着的像是林家废物林玄仲的仆人,至于那白发男子样子有点像林玄仲,但小的又不能确定,还望家主定夺!”

    听言,李家主想起关于林玄仲的一些事,忍不住又打量白发男子两眼,只是依旧不认识。的确,除了一些仆人,像李家主这样的存在根本不会有与林玄仲见面的机会。至于李硕等年轻子弟,在听仆人这么说后,一个个只是表现出极其不屑的样子,并没有太过注意。

    另一边,林玄仲与李家主目光一撇而过,没有停留,也没注意李家主一行人的身份。倒是林枫像是认出李家一行人的身份,神色不由得有些紧张。

    不多时,双方擦肩而过,林玄仲继续同林枫向林家大院走去。在一夜白发之后,林玄仲已经不对从正门回去抱有自卑和畏惧态度。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