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林枫看到林玄仲一脸思索之色,在思索问题便忍不住将林玄仲才放下的信拿起来看。

    “少爷,这封信不会是别人写来骗你的吧?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跳水轻生过?”片刻后,还没看完,林枫就忍不住问了一句,一脸的怀疑和不可思议之色。

    听到林枫这么问,林玄仲一直不悲不喜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一抹尴尬之色,不过转瞬消失。“不必多问,此人我的确认识,应该不是故意骗我,你不用担心。”避开一些问题,沉吟片刻,林玄仲才简单地回复林枫两句,接着又思考起来。

    虽然嘴上说认识,但是心里,林玄仲依旧觉得林枫的疑问不是没有道理,于是只能把这些可能都思考进去。

    若是昨日,林玄仲或许需要很长时间来考虑。不过一夜白发之后,林玄仲心性大变,对待很多事情,不再像以前那样犹疑不定,性格里多出几分果断和坚韧。

    按照林玄仲推想,对方若是欲对自己不利,何必要在城外,幽城虽小,还不缺杀人灭口的地方,所以明日一早自己出城。不管对方现在是何身份地位,还是要见上一见。有了决定,林玄仲也不再多想,收好信封便与林枫一起吃起晚饭。

    昨夜近乎一夜不眠,吃完晚饭,林玄仲隐隐有些困意,简单洗漱一下后,直接睡下。

    一觉天亮,第二天一早,主仆二人带些玉石后直接从林家出发。因为要去东城外,从后门走路更近些,所以还是从后门走。

    只用了半个时辰,两人已经出了东城门。与那些难民打声招呼,交代林枫留下照顾那些难民后,林玄仲孤身前去见林无忧。

    大清早,东城外的大道上还没有来往商旅,走到两里外后就越走越是荒凉,林玄仲没去在意。想起前日吴屿的威胁,林玄仲小心地打量一下四周。不过一想到吴屿不可能出现的这么早,又随即放下心来。

    自记事起,林玄仲已经很久没有离开城内如此之远,所以一路上都在不停地打量周围的风景。

    东城外十里处有一座山,名字叫东明山。整条山岭比幽城的东城墙要长的多,每天都能看日出,所以早先幽城的人便将此山命名为东明山。

    信中二人约定地点是在山下的湖旁,按照林玄仲现在的速度,最多半个时辰便可抵达。

    不知不觉间,林玄仲走进一片枫树林中,脚下是一条土路。阵阵秋风吹动,白色长发缓缓飘扬,林玄仲面色平静自然,整个人都能给人一种与天地同在的感觉。但是如果仔细看去,林玄仲的身影又是如此孤独。高高的身影在温暖的晨光下更显悲凉,平静的面庞在萧瑟的秋风中越发苍白,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出城的林玄仲,走在枫叶路上,内心情绪更是无法言喻般的复杂。

    枫叶林越走越深,仿佛没有尽头般。林玄仲的思绪,则越来越是深沉平静。阵阵沙沙声响,渐渐将林玄仲带入另一个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直到一刻钟过去,林玄仲才走出枫树林。晨曦的光照在林玄仲脸上,林玄仲渐渐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神色也跟着恢复平静。站在枫树林外,远远地林玄仲已经可以望到山脚下的湖泊。

    想想林无忧还在那里等着自己,林玄仲加快脚步。

    不多时,湖泊旁一些人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林玄仲可以看到那些人是队列整齐地站着,数目上百。那些人的存在,足以让林玄仲确定对方的确不是早对自己不利,而且可以看出对方现在的身份很不平凡。没想到当年的一个难民如今却有这么大的变化,有些感慨的同时,林玄仲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等到离那边更近时,林玄仲看到那些队列前方一个青年的身影,青年的面孔隐约地给林玄仲一些熟悉的感觉。

    与此同时,另一边,那个青年同样察觉到林玄仲的出现,正大步向林玄仲走来。

    越来越近,片刻,两人在相距五步之外的地方停下,互相打量起来。青年那刚毅的脸庞,一眼望去,给林玄仲一抹熟悉的感觉,而且越看越觉得熟悉,林玄仲已经可以确定对方就是当年的那个少年。

    没想到才几年过去,对方的变化却如此之大。从当年的衣衫褴褛,无比平凡,变成今天的气势威武,衣着光鲜。而且对方给林玄仲的感觉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

    另一边,林无忧首先注意的是林玄仲的一头白发,联系到林玄仲的处境,林无忧心里惊讶异常。只是当目光停在林玄仲的眼睛上时,林无忧的想法又发生极大改变,不再为林玄仲的少年白发痛惜,反而还觉得林玄仲的样子非常自然,像是注定该这样一般。

    而且在林无忧看来,林玄仲的气质能给人一种深不可测之感。如果不是感觉到林玄仲身上没有那种属于武者的特殊气势,林无忧或许会认为林玄仲是一个气息极其内敛的高阶武修。不过不管林玄仲现在是什么样的人,少年还是能从林玄仲脸上找到当年的影子。两人互相打量很长时间,不约而同第相视一笑。

    “玄仲哥哥,我是无忧。”还是林无忧先笑着开口。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望着对方熟悉的脸庞,林玄仲有些感慨地说道:“上次一别,距离今日已经四年光阴,不知这些年来你身在何方?”感慨之余,林玄仲问出自己心里的一些疑问。

    “无忧亦有不少疑问,还望兄长与我边走边谈。”没有急着回复林玄仲的问题,林无忧笑着说出一个提议。

    见林无忧这么一说,林玄仲也觉得站在原地说话不合适,当即点头示意。尽管已经多年没见,两人之间却有一种相识已久的默契。并肩向湖边走着,林无忧已经先说起自己的事情来。

    “自从四年前救兄长一命,兄长赠吾一些玉石当做盘缠、并嘱咐弟去自谋生路后,弟孤身一人去过不少地方。先是在幽城附近的几个城池待过一段时间,随后又崎岖婉转地进入幽州城。在幽州城里,侥幸被师父看中,在师父的教导下,三年来,修为一路猛进,现在已经有斗气五阶的实力。”

    “在三年前,无忧已经有一定见识,多次想要回幽城看望兄长。只是没想到原本要来幽城,最后却走到幽州城。自从在幽州城被师父他老人家看中后,因为练功的关系,弟一直没时间来拜访兄长,不过期间弟却托人打听过兄长的消息。近来得知兄长的遭遇,无忧在幽州城里实在寝室难安,几番请求后,师父终于答应陪我过来帮兄长一忙。有师父他老人家在,相信兄长不能修炼的问题一定可以解决。”说到最后,林无忧的口气变得异常坚定起来。

    长话短说,林无忧很快大致说完几年来自己的一些情况。

    对于林无忧的简单说词,一旁的林玄仲心里只有惊叹的感觉。短短四年,林无忧从毫无基础修炼到斗气五阶,即便是常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何况是博览群书的林玄仲。放眼天下,恐怕找不出几人能与林无忧的资质相比。当然对于林无忧的成长,林玄仲心里只有高兴。

    在越发感觉到林无忧的气度不凡后,林玄仲笑笑说道:“没想到你的资质如此之好。”言语里多少有些感慨之意。

    察觉到林玄仲的言外之意,林无忧当即语气坚定地安慰道:“若不是兄长体质异常,不能修炼,恐怕现在的修为比我还高。不过兄长不用担心,待无忧将兄长引见给老师后,老师一定可以解决兄长的问题。”提到此次前来的目的,林无忧依旧是信心满满。

    受到林无忧的态度感染,原本对自己身体问题不抱任何希望的林玄仲眼中一阵光芒闪烁,脑海里更是不停地在想着难道自己的问题真的可以解决。不过事先林玄仲还真不知道林无忧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解决自己不能修炼的问题,现在突然听到林无忧说明来意,林玄仲便有些反应不及的表现。有些疑惑地看向林无忧,林玄仲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由于不知道林玄仲此时的想法,见林玄仲此时的神色,像是对自己的话将信将疑,林无忧毫不在意地继续笑着说道:“老师如今是斗气九阶实力,已经站在大陆的武道顶峰,所以兄长不必有所疑虑。”

    “斗气九阶”四个字一出现,林玄仲再不能保持平静,一脸的震惊之色,仿佛不敢相信般。等到林玄仲接受这个事实后,眼光变得火热起来。如果林玄仲真能解决不能修炼的问题,无疑林玄仲会拥有改变自己命运,甚至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所以林无忧口中的斗气九阶对于林玄仲而言意义不凡。

    接着在林无忧带领下,林玄仲可以看到在湖边的另一个位置,一个老者正在望着自己。显然此人正是林无忧的师父,一个拥有顶尖实力的强者。只是略微打量,林玄仲就能看出老者的不凡。

    等到离得近时,林玄仲可以看到身材高大,没有半分佝偻。一头白发,却给人一种鹤发童颜之感,仔细一看,眼前老者整个人极其不凡,不像是凡间之人,特别是那双眉目饱含世间沧桑,又给林玄仲一种至高无上之感。只是简单打量一下,林玄仲已经对白发老者生出万分敬仰之心。

    “师父,他就是我的兄长。”林玄仲还在惊叹之际,旁边的林无忧却已经为二人介绍起来。

    “见过前辈,”被林无忧的声音惊醒,林玄仲当即恭敬地对老者施了一礼。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