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老者微微应了一声,原本有些严肃的脸上难得出现一抹笑容,淡淡说道:“果然是一表人才。”

    “前辈过奖,在下只是一介匹夫而已。”见老者称赞自己一句,林玄仲赶忙谦虚回应,心里更是自嘲地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个废材而已。

    “你的事,我已经听无忧说过。既然老夫来到这里,自然会帮你解决问题。你过来,老夫先帮你看看。”老者显然是个不喜欢拖拉的人,还没与林玄仲聊上几句,已经直接进入正题。

    本想和老者客套两句,没想到老者如此直接,林玄仲不由得有些尴尬。

    “兄长,师父让你过去,你就过去。”在林玄仲尴尬犹豫的时候,倒是林无忧神色关心地提醒一句。

    如此一来,林玄仲再不犹豫,直接走到老者面前,“还请前辈查看。”说完林玄仲面色平静,等着老者动作。

    “你先把手举起来”,老者没有半分感情的声音传来,林玄仲自然照做。接下来,按照老者的吩咐,林玄仲近乎一身筋骨都被老者查看个遍。

    一段时间后,在林玄仲有些紧张的期待下,老者只是简单思索,很快舒展眉头说道“的确是经脉错乱,不过并没有传言中那么严重。按照老夫的方法,虽然要吃点苦,但要解决问题还是极有可能。”说到这,老者语气有所缓和,脸色更是温和不少。

    虽然老者说的简单,但是林玄仲已经听的情绪激动异常,一想到真有人能解决自己不能修炼的问题,林玄仲无法用言语表达此刻自己的情绪。倒是一旁的林无忧还能保持平静,“师父,你是说兄长的问题可以解决?”像是在帮林玄仲询问般,林无忧提出一个本不需要问的问题。

    不过面对林无忧的询问,老者还是笑着回道:“的确如此。”

    “还请前辈言明。”一阵激动过后,林玄仲总算平静下来,跟着询问一句。

    “经脉错乱分为多种情况,比较常见的是经脉连接错误,导致脉络堵塞,斗气很难正常在体内各处运行流通;还有一种类似情况,是经脉相互连通导致斗气无法储存,而你的情况和前面两种都不同。”

    “如果老夫没有看错,你体内应该拥有两处斗气源,偏偏运行方向相反,相互冲撞之下,才会导致你无法修炼。如果能够解决你的问题,让你体内两处斗气源可以顺畅运行,将来你的修为可以成倍的增长。”先是简单举两个例子,随后老者又简单说明一下林玄仲的身体情况。

    老者的话看是平淡无奇,但若是细细体会,已经惊为天文。以林玄仲的心智自然不难明白,依照老者的意思,自己不是废材,只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天才。

    “没想到你还是个奇才。”似乎觉得林玄仲的体质太过独特,老者忍不住赞叹一句。

    接着,没等林玄仲说话,老者接着吩咐林无忧道:“快去将准备好的药材取来。”

    得到老者吩咐,林无忧当即领命向不远处的队伍走去,也是在这时,林玄仲才注意到,那百人队伍都是军士装扮,一个个气息凌厉异常。明显是经过专门的训练,完全不是幽城内那些家族子弟可比,只是打量一眼,林玄仲心里已经惊讶万分。

    等到林无忧过去简单吩咐一下,那些军装人士接道命令,纷纷应是,对林无忧的话不敢有任何质疑。

    没多久,众人抬着一些东西过来,老者也直接将林玄仲带进一旁才刚搭好没多久的屋子里。屋内摆放着一件四角铜炉,一张长桌,等到一些军士将抬来的东西拿出摆上时,屋子里顿时散发出各种异香。

    那一棵棵外形奇特的药草灵物,林玄仲见都没有见过,更别说认识。

    “无忧你出去吩咐一下,命令他们紧守此地方圆五里。若有外人来犯,格杀勿论。”在林玄仲还在好奇地打量那些灵药时,老者已经对林无忧吩咐一句。声音平静无比,仿佛在说着一件稀疏平常的事。不过林玄仲却听老者言语里那种毋庸置疑的意味,心里对老者越发敬畏。

    “是,”林无忧做出一个标准的军人姿势,随后退出屋内。转眼屋内只剩下林玄仲老者两人。“还未请教前辈贵姓?”回过神来,林玄仲这才想起还没请教老者名讳。

    “老夫姓莫,你且称呼我一声莫前辈便可。”听到林玄仲询问,老者直接给出回复。

    “莫前辈,接下来晚辈该怎么做。”已经知道如何称呼对方,林玄仲又接着问出另一个问题。

    面对林玄仲的询问,老者依旧非常直接地回道:“先别问那么多,你只需听我吩咐就好。”

    见老者如此回应,林玄仲自然识趣地沉默起来。

    “这是专门提高武修体质的炼体炉,那些是用来洗筋伐髓的药物。接下来三个时辰。我会相继投入不同药草。你只要一直待在炉中即可。整个过程会有一点痛苦,如果你挺不过去,此次炼体就算失败。”没让林玄仲多等,老者的话已经缓缓传来。

    尽管老者没有刻意强调炼体过程中的痛楚,但是老者后面的话在无形之中却给林玄仲很大压力。好在不管整个过程要忍受怎么样的疼痛,林玄仲都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你先盘坐在炉内,等我吩咐。”在简单讲完接下来要做的事后,老者又简单对林玄仲吩咐道。

    只见林玄仲应了一声,随后心平气和地盘坐于炉内。炉内有半炉温水,水质清澈无比。在林玄仲坐好后,老者一道劲气打出,炉下碳火点燃。白色的木炭正是有名的白云炭,是用白云树制作而成。碳火呈白色,外形异常奇特,温度不高,不过却可以持续燃烧几个时辰。

    炉子本身材质已经可以保证水温不会过热,再配合使用白云炭,林玄仲不需要过多忍受温度过高带来的痛苦。

    感受着炉内水温的升高,林玄仲集中心神,按照老者的吩咐努力让自己更加平静下来。随着炭火的烘烤,炉内已经阵阵热气冒出。

    没多久,火候达到一定程度,在一旁等待的老终于再次动作。几株只有三片长叶的药草被同时置于炉内。不知怎么回事,药草遇水即化,转眼炉内已经被染上一层绿色。与此同时,一阵异香传来,林玄仲不由精神一振,整个人都清醒不少。

    接下来老者又连续投入几种药草,炉水颜色几次转变,最终变得越发墨绿。不过看上去不但没有一点恶心,反而充满生机,特别是那阵阵异香,让人心醉神迷。

    紧接着,林玄仲开始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浑身上下不停地有舒痒的感觉传来。而且舒痒的感觉越发明显,像是有无数蚂蚁在身上爬行一样。再过一会,*的感觉渐渐消失,一阵阵痛觉产生。疼痛的感觉透过皮肤直接传到血肉之中,让林玄仲忍不住皱起眉头。

    不知是因为药汁起到作用,还是水温越来越高,疼痛的感觉越发强烈,林玄仲已经分不清疼痛的来源。眉头越皱越紧,渐渐地连林玄仲的眼神都变得迷离起来。

    察觉到林玄仲此刻的情况对接下来的过程不利,老者终究忍不住出言提醒一声,“小子,才刚开始,如果你不能坚持下去,就提前说,可别浪费了老夫千辛万苦弄来的仙药。”虽然老者语气有些严厉,但是传入已经心神迷乱的林玄仲耳中,却如醍醐灌顶般作用极大。只见林玄仲猛地张开双眼,神色一振,随后意识恢复清醒,脸色更是跟着平静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十几种药材,只剩下最后三种,而且每一种都是单个存在,显然已经到紧要关头。

    “千年冰莲加入后,水温会急剧降低,你要忍住那寒冰刺骨之疼。等到冰莲起到效果后,接着加入火藤草,虽然不会急剧提高水温,但整个过程都会有一种烈焰灼肤之痛。只有经过如此两次考验,当最后一颗仙药涅槃果加入后,真正的炼体才会结束,能不能挺过来全靠你自己。”老者像是自言自语般,提醒着正在忍受巨大痛苦的林玄仲。

    对于老者的提醒,林玄仲并没有听清多少,只记得一点,自己必须忍耐下去。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