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林枫买酒回来,又去厨房弄些饭菜,而林玄仲两人则继续谈着一些事情。关于三家方面的情况,林玄仲已经从林无忧那里了解到更多信息。

    当然两人聊的更多的还是各自的情况,没想到四年来,林无忧在别的城池里当过炼器师,学过基本斗气锤炼方法,还跟随过一些商队来往各个城池,果然是经历颇多。想想自己多年来却一直生活在幽城之中,林玄仲对林无忧的经历有的只是佩服和羡慕。

    没多久,林枫便从厨房那里回来,现在酒菜俱全,两人聊的更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直交谈一个多时辰,林无忧才起身告辞回去。按照约定,明日中午两人还会再次见面。

    等到林无忧离开,林玄仲吩咐初阳简单收拾一下,自己则走到书桌则前坐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见林玄仲似乎有事要想,林枫虽然憋了一肚子疑问,还是忍住没有上前打扰。简单收拾离开之后,转眼屋内只剩下林玄仲一人。

    对于林玄仲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事无非是林家之危。也只有解决了林家的问题,林玄仲才能安然地脱离林家,与白青蓝一起浪迹天涯或者找个安静的地方平平凡凡过完以后的时光。

    每次想到白青蓝,林玄仲便会有一种怨恨林家的情绪,可惜林玄仲终究做不到不去顾及林家的安危。

    撇开无关之人不看,林家里对于林玄仲最重要的人只有林飘雨和林枫。

    如果林家被攻破,此二人是林玄仲最放不下的。林枫还好,林玄仲可以随时带其离开。而林飘雨,则需要林玄仲提前通知一下。关键是要带林飘雨走,对方未必挥同意。做为林家的天才之一,不仅其爹娘身在林家并身负高位,而且林家上下对林飘雨有栽培之恩,恐怕很难说服林飘雨同自己离开。想到此处,林玄仲皱起眉头。

    反反复复,林玄仲又考虑到林飘雨不会同自己离开的其他因素,直到最后确定林飘雨不会提前跟自己走后,林玄仲的眉头才舒展开来。现在此法不通,那么林玄仲只能做第二种打算,与林飘雨一起留下。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林家要独自面对三家危险重重,即便自己留下依旧作用不大。不过如果林家可以提前准备充分,或许可以逃出一些族人。毕竟扎根幽城数百年,林家有一定可以在短时间内抵挡三家同时进攻的底蕴。眼下要想让林家做好准备,必须事先让林家高层知道另外三家的事。

    林玄仲可以想到,如果自己直接去找林家高层,莫说是让他们相信,即便是想见到林家高层都难。除非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以现在的实力,林玄仲觉得自己可以做到。总之,对于见到林家高层,林玄仲有足够的信心。

    抛开通知林家高层的事不提,在林玄仲看来,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考虑。林家的实力虽然不弱,但要同时面对另外三家完全没有胜算。如果林无忧的消息没错,恐怕到时候还有别的家族参与。

    幽城大小家族二十几个,其中有大半都和另外三个家族关系紧密,剩下的小半不在林家危难的时候反咬一口已经不错,根本不能指望他们出手相助。如果考虑到这个因素,林家更是势单力薄,可以想象林家若是想强行离开幽城只会面临更大的考验。

    眼下林玄仲要考虑的是在人数方面,双方之间究竟差距有多大。根据以往的一些零散听闻,林玄仲知道每个家族留在城内的人员占各个家族总人数的十分之七。特别是像林家这样的大家族,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在外负责寻找资源、做些护送任务以及在其他城池照看一些生意,因为在外面的大多是男性,留在家族镇守本家的人超过一半都是女性。

    好在北鸣大陆不分男女只看实力,算上城内的男女老少,林家依旧有五百人可以御敌。依照此理,三大家族至少有一千五百战力,再加上其他家族的人数目最少有两千。在实力分段上不会有多少区别,那么林家以五百人对战两千结果可想而知。

    城内的形势已经对林家非常不利,如果另外三家早先便把他们在城外的人员调回,那么情势对林家更加不利。虽然林家外面还有两三百人,但是其中拥有一定战力的连一百人都不到,林家不能指望让他们回来帮忙。

    思来想去,短短半柱香的时间,林玄仲已经想到很多问题。而且每一个问题都不是单纯地依靠林玄仲可以解决。

    整个房间里,与林玄仲相伴的只有一盏烛火。烛火似乎正燃的尽兴,火苗很高,一直没有跳动。

    一段时间后,理清思绪,林玄仲再次思考起来。林家七百族人,抛开老弱妇孺不算,的确有五百人可以参战,与另外三家相比,在人数上处于极端的劣势。如果族人中还有不愿参战或是临时背叛的人,那么人数会缩减到四百人。现在林玄仲要想一个办法,一个能够私下判断参战人数的办法。首先,还是得见林家高层。而且还不知道林家高层收到消息后会有什么反应,林玄仲突然觉得现在考虑某些问题还为时尚早,还是先看看再说。

    理清一下思绪,林玄仲不再考虑林家该怎么做,而是开始考虑如果自己留下不走该怎么做。第一,必须保证青蓝主仆的安全,明日一早可以亲自将青蓝接到家里,自己便可保护青蓝的安全。如今拥有斗气五阶实力,只有家族高层不插手应该没有问题。至于林飘雨那边只能先让林枫过去通知一下,相信林飘雨还不至于怀疑自己。

    如果有林飘雨帮忙,或许可以使一些林家高层尽快相信自己的消息。林家若是提前有所准备,那么在不被亡族的情况下,自然能尽量减少损失。

    现在对于林家来说最重要的是时机,越早确定消息,越快做好准备,对林家就越有利。在所有情况都在朝着对林家不利的方向发展下,要是林家可以占据主动,还有一线生机。如果实在不行,还可以找林无忧帮忙。有林无忧出面,可信度会大大提高。没想到考虑再三,还是回到林家的问题上,林玄仲苦叹着看了一下烛火,随后心里总算是有了大致的打算。

    当然刚才想的都是好的方面,如果林家最后还是不敌该怎么办?林玄仲可以想到最后林家一定会被赶尽杀绝。一念至此,林玄仲不想再往下考虑。

    随着烛火一个跳动,林玄仲陡然清醒过来。回忆刚才思考的几个问题,林玄仲心里有种说不清的复杂情绪。林家一直将自己当成废物对待,到头来自己还要为林家考虑,林玄仲不明白上天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

    在深深地无奈中,林玄仲对林家的恨意越发的深。在桌子前端坐很长时间未能平静,林玄仲干脆起身向书架下的柜子走去。

    打开柜门,林玄仲取出一个木制长盒,约四尺来长,一尺宽。尽管一直放在柜子里,长盒表面还是有不少灰尘,林玄仲已经很久没有动过长盒里面的东西。在用衣袖擦去上面灰尘时,林玄仲的眼神渐渐发生变化,由愤怒变得悲伤起来,紧接着回忆起一段难言的往事。

    缓缓打开长盒,一把长剑渐渐显露,即便是在昏暗的房间里,剑芒都无法掩饰。此剑可以说是林父林逸阳留给林玄仲最重要的一件遗物,自从林母病逝、林玄仲寻死未成后就再也没有碰过。

    拿起长剑,林玄仲的思绪翻腾起来,回想起以前的事。当年其父外出执行一件任务,结果因为任务失败尸骨不存,只留下一把长剑,而且还是作为林家对林玄仲的补偿。那时林玄仲年纪不过十岁,林父身死对于林玄仲的打击可想而知。而且当时是因为完成任务对已经成为废材的林玄仲有所帮助,林父才向高层主动请命,谁想到竟是一去不回。

    后来,林母因为过度操劳,在林玄仲十五岁时病逝离去。多少年来,每次想起爹娘的死,林玄仲就会对整个林家产生一种滔天的恨意,但是今天林玄仲却不得不为林家的安危考虑。

    情绪波动越来越大,一段时间,林玄仲脑海里只剩下对林家的愤怒。因为愤怒至极,林玄仲的神智反而清醒不少。不再继续去想多年来的是非恩仇,拿起长剑,林玄仲准备练些招式。

    十几年前,因为不相信自己的命运无法改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林玄仲终日躲在院中苦练剑术,斗气秘法,可惜每次练功带来的只有更多的痛苦。尽管如此,林玄仲依旧被痛苦折磨十年,直到三年前才完全停止修炼。

    对于早年学过的那些剑术秘法,林玄仲早就铭记于心。在握紧长剑时,林玄仲脑海里已经浮现无数记忆。简单梳理一下,带着满腔怒意,林玄仲在屋内演练起剑术来。

    多年的苦练根底,只是稍稍温习后,林玄仲再继续演练那些招式时,一招一式都是那么精准无误,没有任何生疏。越练速度越快,不一时,整个屋内剑吟阵阵,剑气纵横。因为要避免毁掉屋内摆设,林玄仲只用出一分气力。尽管如此,依旧可以看出林玄仲在剑术造诣上的非凡之处。

    等到演练几次之后,身心完全沉浸到剑术中去时,原来心里的那种压抑情绪倒缓和不少。因为极度内敛,林玄仲的一举一动都给人一种可以力挽狂澜的感觉,似乎林玄仲的实力并不止斗气五阶。

    一晃半个多时辰过去,愤怒、压抑、痛恨的情绪平静下去,林玄仲缓缓收回长剑,准备继续练习八荒步。

    八荒步是一种身法,需要的是自身悟性以及身体的协调能力。练习八荒步的要领是一步一步,由慢至快,能够走出连续的步数以及套路越多,在身法的造诣上越高。作为林家的一个天才,林悠都只能走出三步,但是半个时辰后,林玄仲却能勉强连续地走出五步。

    虽然林玄仲以前不能凝练斗气,但并不代表悟性不高,如今能连续走出五步,一方面可以说林玄仲天赋惊人,一方面来源于那些年的痛苦折磨。不管怎样,如果让林家的人知道如今的林玄仲在八荒步的造诣上如此之高,林家高层会倾尽全力培养,毕竟林家五个天才中的林悠仅仅才能走出三步。

    没想到已经三年没有凝练斗气,在八荒步的造诣上却丝毫没有退步,竟然还能勉强走出五步,林玄仲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不过话说回来,对于保护青蓝他们,林玄仲倒是因此平增一分信心。

    放下长剑,林玄仲回到书桌前坐下,静静思考着刚才的演练过程,找出其中不足之处,再去纠正练习,如此反复,一直到凌晨才洗漱休息。因为体内斗气充沛,林玄仲已经不需要再像从前那样,需要很长时间休息。

    第二天一早,精神奕奕的林玄仲起来后直接过去将林枫喊起。等林枫洗漱好后,两人直接离开小院。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