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两人走到大殿门口。因为大长老已经在大殿里面,所以林飘雨先进去。

    等到林飘雨离开,林玄仲打量一眼气派的林家大殿,随后目光落在从大殿右方走来的一群林家子弟。一个个锦衣华服,举止不凡。唯有林玄仲自己一席白衣,不得不说,在穿着上,林玄仲和真正的林家子弟很不协调。不过今日之后,一切都将改变。

    虽然没见过他们,但林玄仲知道那些人都是林家出色的嫡系族人,身份各个都不太一般,所以才有进入大殿的资格。心里这样想着,林玄仲也跟着迈动脚步。

    在过去的时间里,林玄仲打败林千木的消息已经在林家传开,整个林家都处在一种特别的气氛之内。

    原本应该高兴的林家高层,现在却有很多人高兴不起来。因为要面对现在的林玄仲,对于他们而言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一时,林玄仲走进大殿,一眼望去上坐只有林家家主林沧海一人,下方两排坐着的都是林家长老,一共十人,其中年龄最小的看上去只有三十岁。至于站在他们旁边的年轻子弟,正是先林玄仲一步进入大殿的那一群人。

    除了林千木在疗伤外,林家的另外四位天才全都在大殿之中,林悠、林飘雨、林若兰还有一直未露过面的林光耀。尽管族中已经传出林飘雨成为五阶武者的消息,但是众人并未因此忽视林光耀,而林光耀此时本人也是一副让人看不穿的模样。

    在林玄仲刚进来时,林光耀打量过两眼,之后便没再多看。

    简单打量一下大殿里的众人后,林玄仲对林沧海行了一礼,“见过家主。”语气不冷不热。

    对于那些长老,林玄仲觉得没有必要拜见。

    只是林玄仲不想搭理那些长老,并不意味着那些长老会不在意。“林玄仲,难道你当我们不存在?”说话的是林家的七长老,一向同林辉煌走的比较近。

    待其一开口,其他长老中很多人面色不善地盯向林玄仲,等着一个交代。

    “诸位长老息怒,是玄仲不懂礼数。”面色平静,林玄仲给出一个即是解释又是道歉的回复。

    林玄仲的话刚说完,左右两排长老更加不悦起来,一个接着一个不停地质问起林玄仲来。

    “林玄仲,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别以为你能打败林千木,就把自己太当回事。告诉你林家的天才可不止林千木一个,你不要犯错。”

    “林玄仲,难不成你连我们都不放在眼中?”

    质问、指责的话语响遍整个大殿,林玄仲激怒一干长老已成事实。才刚答应林飘雨尽量不去招惹那些长老,现在林玄仲倒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当然林玄仲不会在乎那些长老的言语。在林玄仲为没做到对林飘雨的保证而尴尬时,大殿里许多年轻子弟则等着看戏。对于他们来说,林玄仲不得高层待见自然再好不过。

    随着各位长老批评指责的言语越发连续,大殿里越发混乱起来,上座的林家家主林沧海再坐不住。“都别吵,都当老夫不存在是吧?”威严的声音立刻传到大殿里每个人耳中,刚才说话的那些长老尽管一个个脸上怒色未消,此刻还是不再说话。

    “林玄仲,你为何又能修炼?”见大殿里安静下来,林沧海当即直入主题。

    林沧海的问题引来所有人的注意,不管那些长老对林玄仲的看法如何,不管那些年轻子弟多么希望林玄仲与长老之间的矛盾激化,此时一个个都盯着林玄仲看去。

    面对众人投来的目光,林玄仲心里一阵情绪复杂,不停地想着多年来自己在家族里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以往每次想起,林玄仲都会对林家很多人生出一种怨恨的情绪。现在当场面对众人时,林玄仲情绪波动更大,以至于无法保持平静。沉吟片刻,林玄仲才开口道:“以前我并不是完全不能修炼,只是体内的斗气相互抵触对身体伤害极大,最终导致无法修炼。现在经过重新炼体后,我的体质发生极大改变,筋脉里的斗气可以顺畅运转,不会再发生抵触现象,所以可以修炼。”因为对自己的状况并不是非常了解,林玄仲只好将昨日的炼体过程,以及从林无忧师傅那里听来的解释大致的叙述一遍。

    提到林无忧以及其师父的身份来历时,林玄仲只说是神秘人物。

    在林玄仲描述昨日的炼体过程时,大殿内的人全都听得聚精会神,似乎都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手段,连改人筋骨、重铸经脉都能做到。如果不是林玄仲亲口说出,他们根本不会相信世间会有人能拥有如此手段。只是基于这一点,他们对林无忧师父的身份来历以及林玄仲怎会有此机缘更加好奇。

    不一时,一个陌生的年轻子弟发出质疑,“口说无凭,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撒谎。”

    “我是不是说谎与你有何关系,”语气淡漠,林玄仲简单回应一句,也算是给众人一个交代。

    见林玄仲言语如此轻狂,那些心高气傲的年轻子弟有种被无视感觉,很快又有人提出质疑。“林玄仲你若是所言属实,又怎么不敢说出那二人的身份来历?”

    跟着二十多名青年子弟中大半都冷眼看向林玄仲,似乎想要知道林玄仲会如何回应。

    在两名年轻子弟相继向林玄仲发出质疑的同时,有些林家长老们只是冷眼相看,他们虽然同样想知道问题的答案,但他们倒不好急着逼问林玄仲。

    另一边,在其他长老看来,林玄仲并没有必要撒谎,只是的确不方便透露那二人的身份。而且从林玄仲的言语中,他们也能猜到林无忧与其师父的身份极其不凡,所以他们还有些不方便询问。现在有年轻子弟质疑林玄仲,他们正好借此关注一下。

    随着两名林家子弟接连质问,大殿里的气氛渐渐变得紧张起来,林飘雨一脸担心的望着林玄仲,想说什么却又受到大长老阻拦,最终只能更担心地望着林玄仲。

    “如果你自认能打的过我,我可以告诉你问题的答案,只是不知你有没有那个勇气?”林家的天才不过五人,林玄仲全都见过,刚才说话的青年绝不是那五人之一,既然对方故意挑衅,那林玄仲只好让对方颜面尽失。

    那名青年显然没想到林玄仲会把自己的质疑当做挑衅,现在公然挑战自己,现在想想林玄仲打败林千木得事实,一时间青年倒有种下不了台的感觉。跟着迎上其他人的目光,说话青年更是情绪复杂,心里不断地怪自己刚才太冲动,或许应该怂恿别人去问。只是话都已经说出来,青年只好故作强硬地继续说道:“你能打的过千木兄长,要么是靠运气,要么是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林羽倒还算聪明,故意用怀疑的态度给林玄仲找难堪,而且说的还有些道理。”一名支持说话青年的长老心里如此想着,私下还冲着林羽点点头。

    那些原本对林玄仲表现反感的人,更是在此时露出鄙夷的神色,一个个还真认为林玄仲用了下三滥的手段。不过在众人各种不屑的目光下,林玄仲的面色没有任何改变,淡淡地道了一句:“如果你能用下三滥的手段打败林千木,我同样可以告诉你我有没有说谎。”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直接让那叫林羽的青年脸憋的通红。想想自己就算用下三滥手段依旧打不过林千木,一时间,林羽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而在青年旁边等着看好戏的其他的年轻子弟,见林玄仲如此回应,同样一个个神色大变,不知不觉间望着林玄仲的眼神都多了几分畏怯。

    事实上,即便是让他们使诈,他们也未必能打的过林玄仲。大殿里的气氛再次变化起来,很多心高气傲的年轻子弟想反驳林玄仲,试图证明林玄仲并不比他们强,但一个个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有林飘雨同林悠等几名天才子弟望向林玄仲的目光还算正常。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