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林玄仲进入大厅,林沧海便没少打量林玄仲,林玄仲的言行举止都在林沧海的观察之内。不管是面对十位长老,还是面对如诸多年轻子弟质疑的目光,从始至终,林玄仲神色丝毫未变,林沧海完全无法看出林玄仲的内心情绪。早先听人说林玄仲打败林千木,林沧海还真不太相信,不过现在即便林玄仲并未出手,林沧海依旧觉得消息没错。总而言之,对于林玄仲的表现,林沧海十分满意。

    与林沧海的看法一样,林家大长老虽然当时不再现场,眼下仅凭林玄仲的表现,还是能感觉到林玄仲的气质不凡。至于林悠和林若兰一直在观察林玄仲,现在二人眼中只有惊赞。而林光耀虽然并未一直观察林玄仲,此时对林玄仲的评价也有极大改变。

    在林玄仲向林羽挑战后,那些之前对林玄仲言行举止不满的长老,即便原本对林玄仲的看法再不堪,此时一个个也都不敢再轻视林玄仲,因为林玄仲的表现的确不凡。而且换做是他们,要面对上下人等如此对待都无法做到像林玄仲这样从容不迫。

    现在两位林家子弟闹着矛盾,一方已经下不了台,作为林家的大长老,林方青终究忍不住出言说道:“林羽不要多言,既然林玄仲不愿详说必定有其原因。”一句话,总算是化解了大厅里的尴尬气愤。

    现在连大长老都开口,林玄仲自然不会再找对方麻烦,站在原地不再多说什么。

    对林玄仲的表现很满意,上座的林沧海在观察许久后,此刻也笑着说道:“不知玄仲你今天除了要求家族为你正名一事外,还有无别的事要求于家族?”

    见林沧海这么问,林玄仲想到自己对家族倒没别的要求,不过却有事相告。现在既然林家的高层都在,此刻告知他们有关三家蓄谋铲除林家的事正好。

    “今日为我正名只是小事,玄仲另有大事相告。”提到三家一事,林玄仲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不少。

    “不知是何事?”见林玄仲神色认真起来,林沧海同样神色认真的问了一句。

    “昨日林无忧曾告诉我一个消息,幽城另外三大家族已经在暗地里组成,准备联手灭掉我们林家。”简简单单几句,林玄仲直接到道出一个惊人消息。

    虽说名义上林家是幽城的第一家族,但整体实力和其他家族相差不多。现在林玄仲突然告知这个消息,林家一干长老在确定自己没听错后无不动容。那些年轻子弟更是不敢相信地望向林玄仲,只可惜林玄仲此时的样子极其认真,不像是在胡闹。

    在一干长老和一群后辈惊疑期间,林沧海已经沉声问道:“消息可真?”

    “三家的消息确认无疑,至于会在何时对我们林家动手,我还要与林无忧确认一下。如果可以尽早确定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面对林沧海的询问,林玄仲只能如此回答。

    得到林玄仲的肯定,不仅是林沧海,大殿里其他人再次纷纷色变。一转眼,一个个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甚至有胆小的已经流露出恐慌的神情。

    虽然不算了解林玄仲的为人,但此时林沧海倾向信任林玄仲的言语。而且林沧海可以想到林玄仲完全没有必要欺骗众人,因为那样毫无意义。

    “如果三家真要对我们林家动手,我们林家必须事先做好准备,现在一边派人去秘密观察三家的动静,一边传令让林家上下做好撤离准备。”简单分析一下消息的真实性后,林沧海立刻语气沉重吩咐下方长老来。

    “家主,此事只是林玄仲一人之言,无凭无据未必可信,现在下令让我们撤退恐怕为时尚早。”在林沧海下命令没多久,林辉煌冷声说道。

    见林辉煌这样说,一些长老像是松了口气般,纷纷用疑惑地神色盯着林玄仲看。

    “家主,此事不宜急着定断,还是先确定消息再说。”说话的三长老,虽然说的委婉,但言语中同样表达着对林玄仲的不信任的意思。

    在两位长老相继发出质疑之后,更多的长老们更是想看看林沧海的意思。

    “玄仲,可有确切证据?”没有先回应两名长老,林沧海又问起林玄仲。

    其实现在的情况,林玄仲早就考虑过,只可惜昨日林无忧并没有告诉自己为什么,所以林沧海的问题很难回答。

    打量一眼林家的众位长老,随即林玄仲对林沧海道:“林无忧只是告诉我这个消息,并未告诉我是何原因。”

    “满口胡言,果然是胡编乱造。”林玄仲才刚说完,林辉煌就接道:“家主,莫要相信林玄仲的一派胡言,我看此事应该是其虚构出来,家主一定要慎重。”

    “是啊,此子竟然敢公然欺骗我等,家主一定要严惩此子。”林辉煌才说完,七长老便咬牙切齿地将矛头对准林玄仲。

    紧接着又有一名对林玄仲不满的长老开口说道:“家主,前不久林玄仲才下手打伤千木,现在又故意欺骗我等。我看此子一定是别有用心,家主应当先逼问此子才是。”

    提到林千木,林辉煌脸色顿时一变,望着林玄仲的眼光越发不善起来。其实在将林玄仲召来之前,林沧海出面压下林玄仲打伤林千木一事,并且以林玄仲的出色表现说服一些长老,最终林辉煌只能忍一口气。现在林玄仲捏造事实故意欺骗众人,林辉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此子既然不能给出证据,还望家主按照众位长老的意思逼问此子的用心。”一脸正色,林辉煌此时的样子看起来毫无私心。

    随着大殿里几名长老的质问、指责,林玄仲已经成为众人眼中的众矢之的。不过对于一干人等投来的不善目光,林玄仲倒并不太过在意,只是在耐心地等着林沧海开口。

    对于林玄仲告知的消息,一开始,林沧海同众位长老的反应一样,很是惊疑。不过刚才简单分析后,林沧海还是选择相信林玄仲。现在因为有长老质疑,林沧海才会追问具体原因,只可惜林玄仲并不能给出实质证据。

    看着林玄仲的脸色没有多大变化,不知怎么回事,林沧海很难怀疑林玄仲是在说谎。有些无奈地打量一眼林辉煌等人后,林沧海开始考虑起可能的原因来。

    下方众人见林沧海在思考问题,自然没人出言打扰。

    记得前日才与众位长老商量过与黑市全面合作一事,本来按照林家高层的打算,若是另外三家不同意,林家会公开举行比武大会,到时候以获胜场次的数目确定负责黑市交易的主权。根据现在的形势来看,还是林家获胜的场次最多。

    以往类似的情况已经让三家心生不满,现在林玄仲突然告知这个消息,林沧海觉得极有可能是因为此事。毕竟与全权负责黑市方面的交易相比,以往那些生意带来的收益不值一提。

    现在虽然林玄仲没能给出证据,但是林沧海知道不能因此否认林玄仲的消息。对于几位长老要求自己处罚、逼问林玄仲的要求,林沧海并不同意。一来,林沧海本身更倾向信任林玄仲,二来,林家多年对林玄仲亏欠太多,林沧海不想再因为此事让林玄仲彻底与林家闹翻。

    “玄仲,依你看三家为什么会对付我们林家?”心里这样想着,林沧海也没有急着为林玄仲辩解,只是简单地问个问题。

    “若我猜的没错,应该是林家的存在威胁到他们三家的利益。”不管林沧海是何用意,简单思考一下,林玄仲直接给出答案。

    见林玄仲说的有些道理,林沧海对着林玄仲点点头,又继续说道:“林家与另外三家并存多年,一直以来还算相安无事,为何另外三家会在现在对付林家?”

    林沧海这么一问,不仅是林玄仲,大殿里的很多人都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正如林沧海所言,幽城四大家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生大的纷争,现在三家若是联手对付林家,必定有什么重要原因。一干长老们见识颇深,很快就联想到前日的会议上。

    依着林沧海的语气,几名长老只是简单分析一番,然后相继想到一种可能。或许林家将于黑市全面交易的事引起另外三家的极大不满,以往为了争夺与黑市的交易权,林家没少得罪另外三家,现在看来另外三家因为此事要对付林家极有可能。毕竟林家的底蕴虽然比另外三家都要强些,可还是不会强过三家。想到这种可能后,之前还要处罚林玄仲的几名长老已经有半数在考虑他们是否做错。至于那些并未针对林玄仲的长老,此刻也不得不重新考虑消息的真实性与严重性

    一旦可以确定消息是真,那么林沧海之前的两条命令必须执行。到时候,林家能否撤离还是一个问题。

    一转眼,刚才因为林辉煌与其他几位长老质疑林玄仲心生侥幸的众人,有大半此刻又变得严肃起来。在大殿里的人相继改变想法时,林玄仲近乎是以外人的身份在考虑林沧海的问题。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