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两人一起来到林家的地下议事厅里。等到两人到时,厅内一张长桌四周坐着林家一干长老与数名林家年轻子弟,林光耀、林悠赫然在内,一共二十一人。除了林光耀和林悠外,剩下的年轻子弟林玄仲都不认识,不过看的出来他们应该都是林家的出色子弟,所以才有机会参与议事。

    本来因为知道林沧海邀请林玄仲参加议事,林辉煌因为不满林玄仲借口要照顾林千木并不想来参与议事,只可惜林辉煌不敢违背林沧海的命令,所以此时才会出现在议事厅里。

    当看到林玄仲与林飘雨姗姗来迟,林辉煌因为想到林千木根本无法前来,立刻不满的冷哼一声,不过林玄仲倒并未在意。打量一眼厅内的情况,林玄仲已经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恐怕今晚是要商量应对计划。

    与林飘雨一起走到桌子前坐下,林玄仲看到上坐的是林沧海,左右两边先是林家长老,末席才到自己同林光耀等人。

    本来做为林家的天才之一,完全有资格出现在这里,不过一想到今日一剑刺伤林千木的情景,林玄仲又不太意外。打量一眼林辉煌,见对方还是冷着一张脸,林玄仲撇开目光,等着林沧海说话。

    “关于林玄仲透露的消息,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今晚我让大家过来是为了尽快商量出对策,现在已经是林家的存亡之际,众位不要太拘束,有什么好的提议尽快说出来。”林沧海的声音预期响起,一干人等全都认真听着。

    提到三家一事,议事厅里每个人的心情都沉重几分。“不知家主有无高见?”

    见其他人迟迟不语,大长老林方青只好无奈地出声打破平静。

    “从现在的局势看,恐怕另外三家早已盯住我们林家的一举一动,想要在他们眼皮底下撤离,完全没有可能。除非林家有足够的实力与他们正面应战,只是要想正面对敌,林家必须召回在外面的所有人员,不过既然他们三家早有防备,必然会在城外劫杀我林家子弟。”林沧海没有急着说出自己的办法,只是简单分析一些情况。

    “家主所言甚是,不知家主有无对策?”在林沧海说完没多久,一名长老又接着出声问道。

    “我想听听各位的意见,”林沧海没有直接回答那名,转而询问起其他人的意思。

    “依老夫之见,可以让林家在外人员在东明山下汇聚,然后一起回来。”一名长老给出建议。

    紧接着,林沧海点点头,继续看向其他长老。

    “家主,我以为可以让那些在外负责事物的林家子弟扮成过往商客,分散混入幽城。”又有一名长老在略微思量后给出这样的建议。

    “二长老的建议恐怕有些不妥,他们三家肯定也想到过这一点,一定会详查商客的来历。”说话的是三长老。

    “是啊,三长老说的对。不过若是让他们从城南或者城西回来,情况就不太一样。”现在接话的是四长老,年纪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在众位林家高层中算是比较年轻的一位。

    接下来,几位长老就刚才的办法探讨起来。直到坐在末席的林悠开口,长老们才渐渐停下议论。“如果林悠没有猜错,恐怕三家早已经派人袭击我们林家的商铺。”

    ”一语惊醒梦中人,在众位长老还在想着怎么通知外面林家子弟的时候,林悠已经考虑到那些外面林家子弟现在的情况。刚才热烈讨论的几位长老,一下子全都沉默下来。直到一段时间后,才相继反应过来。

    “林悠果然聪慧过人,比我们这些长老想的都要透彻,只是不知林悠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一名长老称赞林悠一句后又顺着问道。

    “离幽城最远的林家据点有两百里路,如果今日出发最快可以一天到达那里。如果时间足够,或许还能做到。”想想可能现在去通知消息已经太迟,林悠又继续说道:“如果三家先我们一步,恐怕现在派人过去传信已经太迟”。

    见林悠把问题说的这么严重,一些长老们脸上渐渐多出担心的神色。刚才还觉得通知外面林家子弟回来是个办法,转眼那些林家子弟的安全又成问题。思来想去,一些长老们是真的想不到好的办法。

    在一干人等为林悠的问题为难的时候,林玄仲一直沉默不语,像是不想说话,又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林沧海发现林玄仲的异常,当即笑着开口问道:“玄仲,你有什么好的意见?”

    顺着林沧海的声音,众人齐齐望向林玄仲。因为白天的林玄仲的举止太过随意,许多长老对林玄仲都没好印象。不过一想到当时林玄仲回答林沧海问题时表现出的聪明,一干长老又对林玄仲的回答有些期待。

    话说回来,其实林家现在面临的问题,林玄仲早就考虑过,而且考虑的非常全面。既然林沧海现在询问,林玄仲正好说说自己的看法。

    “三家是要彻底摧毁林家的根基,现在他们的注意应该都在林府,所以不需要考虑城外林家子弟的问题。而且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召回族人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恐怕三家的人他们恨不得如此,好一举歼灭我们林家。”

    语气平静,林玄仲以另一种思路给议事厅的人一种更清楚的分析。议事厅里的人听后无不色变,没想到林玄仲仅凭一段话完全否定了他们之前的讨论。而且言词于情于理都让他们无法反驳,一转眼,许多人都觉得林玄仲说的都很有道理。

    只不过林玄仲越是说的越好,林辉煌就越不高兴,“哼,三家既然要铲除我们林家的根基,你以为他们还会放过我们林家的人?”

    虽然是因为对林玄仲不满才发出质疑,不过林辉煌的话的确很有道理。等到林辉煌说完,其他人同样觉得很有道理。一时间,众人竟不知谁对谁错。

    “你们两人说的都有道理,不过玄仲你先继续往下说”,简单思量一下,在众人神色凝重考虑两人的看法时,林沧海的声音再次响起。

    “现在林家的一切举动都在三家的监视之中,所以府内的人无法离开幽城,不管他们什么时候动手,林家与他们之间注定有一场死战,至于结果如何暂时还不清楚。”神色不变,林玄仲继续说出自己的看法。虽然没说该怎么应付,但是林玄仲的说法已经非常肯定地表明林家现在的情况。

    在林玄仲说完,一干林家长老面色可以用沉重来形容,的确事情的严重性被林玄仲说到这个程度,他们也无法再有任何侥幸应付三家的想法。

    随着林玄仲的进一步分析,原本议事厅里还算活跃的气氛陡然变得严肃起来,紧张的让人觉得可怕。此刻不管是林家一干长老,还是坐着的十余名天才子弟,没有几个不害怕的。

    值得一提的是,商讨进行到这个程度,现在也没有人再对林玄仲突然可以修炼的事感兴趣。只是一干长老望着林玄仲的眼光渐渐发生变化,不要像之前那样的不满,不知不觉间,许多人已经把林玄仲当做一个重要的人看待。

    林沧海一脸赞许的目光,一直盯着林玄仲。要说林家要面临的事非常危险,可偏偏林玄仲说话时并无多少情绪波动,林沧海不知道是因为林玄仲对林家没有感情,还是不把眼前林家的危机放在心上。回想过去十几年林玄仲的生活情况,林沧海有些愧疚,不过林沧海同样明白现在不是追究过去的时候。

    “玄仲,既然你把问题看的如此透彻,不知可有什么应对之策?”林沧海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把希望放在林玄仲身上,可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向林玄仲征求意见来。

    “林家现在的处境岌岌可危,要想改变现在的局势必须先发制人。虽然风险不可避免,但只要取得成功,林家或许可以保存下来。”提出一种意见,林玄仲又继续解释道:“在他们还没动手之前,林家可以派人夜袭周吴两家,趁他们不被灭杀他们两家五人。只要能大幅消减他们两家的实力,到时候三家的整体实力会大大减弱,林家就有一战的可能。至于如何先发制人以及取得主动的地位,一来要看林家的底蕴如何,二来要看家主和众位长老的意见。”

    匆匆说完自己的打算,林玄仲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说到底,因为以往的很多事情,林玄仲无法一直在林家的高层面前表现的非常释然。

    对于议事厅里的众人来说,只需稍加考虑,很多人都会觉得林玄仲的计策非常大胆,似乎欠缺考虑,当然也有人觉得有些道理。做为林家的年轻一辈,林悠他们是不愿意干坐着等死。

    “我觉得林玄仲的办法可行,林家根本没有同时应敌另外三家的实力,所以必须采用出人意料的计策。”说话的是林光耀,之前林家的第一天才,白天与林玄相谈甚欢,现在听到林玄仲的打算后觉得很有道理,所以直接表示同意。

    紧接着,林悠表示同样的看法,最后还有几名年轻子弟都表示林玄仲的办法可行,剩下的两三人则保持沉默。不过这些已经足矣让林家高层明白年轻一辈的想法。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