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等到确认所有巨狼都被击杀之后,中年男子吩咐部分人赶紧替那些受伤重的人救治,其余人一半负责把死去的同伴找个地方掩埋,一半去把巨狼的尸体搬在一起。

    凶兽的尸体既然可以做为食物,自然可以拿去贩卖,再往前一百里有一个驿站,他们可以把剩下的巨狼尸体卖给那个驿站,换些玉石来用。

    之后,他们会在返程之后把那些玉石分给死去同伴的家属,不过具体能不能返程还是两说。

    一直忙活将近一个时辰,众人才堪堪忙完。现在有几人在死去同伴的坟前倒酒,祭奠死去的同伴,几人此时的样子凄凄惨惨。在他们旁边,还有几人在劝说他们不要太伤心。

    事实上,像他们这样的佣军队伍随时都有可能面对死亡,的确没有时间悼念亡故的同伴。

    没多久,几名倒酒的人员被其他人劝说回来,现在所有人把受伤的人围在中间。

    其中有几人伤势很重,已经不省人事,虽然伤势不及当初的林玄仲,但情况已经极其严重。

    打量一下人员情况,中年领队便吩咐其他人把伤势过重的几人抬到马车里。车厢的空间很大,如果全都盘膝坐着可以容纳十人不止,可是那三名身受重伤不省人事的人现在只能躺着。没多久,林玄仲已经被挤在一个角落。

    “小兄弟,今晚我们人员受伤太多,所以还请将就着点。”之前照顾林玄仲的那中年妇人,一边神色担忧地照顾其同伴,一边不忘客气地向林玄仲表示歉意。

    其实车厢本来就属于他们,现在中年妇人这么一说,反而让林玄仲觉得不好意思。“水莲姨不用在意,我只要有块地方坐着便好。”说着,林玄仲还不忘关心地打量其他人一眼。

    不知道自己受伤时是什么情况,现在望着那几名躺着的人员,那白色纱布裹那么厚,结果血迹斑斑,可想而知伤口是有多深,林玄仲不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而且隐隐还有一种想吐那冲动。

    收回目光,林玄仲努力控制那种作呕的感觉,让自己好过一些。可是由于车厢里的药味和血气刺鼻,林玄仲以前又从未在这样的环境中待过,如此一来反而更加难受。想想自己还要待在车里,林玄仲是一刻都无法忍受,只可惜自己伤势太重,现在根本没法下车。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那种令人作呕的感觉淡下去,林玄仲才感觉好过一些。车厢里的气氛有些低沉,似乎因为里面基本上都是受伤的人,所以每个人都对现在的情况不看好。特别是外面还多出几座坟,回想之前吃饭时众人有说有笑的情景,林玄仲感触颇深。

    没想到外面的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如此危险,可怜自己一直以废物的名义活着都要比他们过得好的多。想想自己父亲正是在一次外出执行任务时意外身死,林玄仲很想知道当初是凶兽还是人杀了自己父亲,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为父亲报仇,心里这样想着,一种仇恨情绪不自然地产生,搅的林玄仲整个人极不舒服。结果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后,林玄仲才再次睁开眼睛。

    车厢里的其他人已经下去,剩下的都是受伤的人,一个个神色各异,林玄仲虽然看过不少人死在自己面前,可也不及此刻内心感受复杂。

    由于气氛低沉没有人说话,林玄仲打量一眼车内的众人后毫无睡意。思绪一转,林玄仲觉得自己正好可以借此安心疗伤。闭上眼睛,林玄仲开始像车厢里的某些人那样,不停地运转真气为自己疗伤。

    现在体内真气可以正常运转,自行疗伤没有问题,只是林玄仲体内之前那些枯竭的筋脉依旧毫无气色。虽然不想承认,但林玄仲知道不管这次之后伤势能好到什么程度,那些筋脉都不会变好。由于不知道以后修为还能不能提升上去,接下来又该怎么办,在某些方面,林玄仲同车内的其他人一样对今后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林玄仲疗伤时,车厢外面,中年领队把余下所有人员召集到一起,然后望着一群神色复杂的成员说道:“今日遭到凶兽袭击是一件意外之事,队伍损失很大,而且有二十几名弟兄受到程度不一的伤,接下来我们要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让弟兄们好好养伤然后再出发。”

    “大哥,如果我们现在走,那这些巨狼的尸体怎么办?”

    “等到那些巨狼尸体体内的血液流尽,全都搬到货物上。此处的血腥味太重,我们不能逗留太长时间。”简单解释一句,中年男子又让那些人先休息一会。

    对于中年领队的命令没有异议,稍作休息之后,一些人已经开始把巨狼的尸体往货物上般。一段时间后,除了中间那张供人休息的马车外,另外四张马车上全都堆满巨狼的尸体。猛犸的力气很大,只要货物不把马车压散,那么猛犸就能拉动马车。

    接下来,中年领队要带队伍去的地方离此处不远。因为经常来往于不夜城和本城之间,中年男子对附近的环境很熟悉。再往前十里,他们便能走出现在的这片荒原,从而抵达一处有林子的地方,那片林子一直延伸到距离此处百里外的那家驿站。

    本来荒原上的确是有凶兽频繁出没,可一次遇到几十只凶兽,还是让人意外。这次发生这样的事,对于整个佣军队伍来说是一种不幸。不过接下来的一百里路才是从闻风城到中间驿站之间最危险的一段路,不仅有凶兽,而且因为地势关系路上可能会遇到更加危险的强盗。

    正是因为知道前方一直通向驿站的林区是最危险的区域,中年男子才决定让整个先停下休整几天。等到队伍里的成员伤势都好些再出发,那样会更安全一些。

    半个时辰后,留下几只巨狼的尸体,佣军队伍再次出发。在月光下,每个人脸上神情都像马车上载着的货物那样沉重。没有人说话,只有车辙转动和猛犸更加沉重的呼吸声。在中年男子的带领下,队伍整不紧不慢地向前方行进。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意外,队伍中有几人已经分散在车队周围有两里远的位置,随时侦察周围情况。现在还有战斗力的只有四十人,不能再遇到像那样那样的情况。

    由于走的并不是主道,即便是在平原上马车依旧有些颠簸。坐在车厢里,林玄仲能感觉到车队又在向前行进。想想自己还打算灯伤势好些后离开佣军队伍,林玄仲不再管车队前往何处,又专心地继续运转真气疗伤。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睁开眼睛,林玄仲发现车厢外面明亮不少,显然快天亮了。经过半夜风吹,车厢里的气味淡了不少,坐在车厢里,林玄仲不再有那种难受的感觉。

    “停下休息,收拾一下生火造饭,”没多久,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原本速度奇慢的车队直接停了下来。

    车厢外许多人收拾东西,然后又各自忙碌起来。

    不一时,那个叫水莲的中年妇人过来将窗帘挂起,让车厢里面的人可以透透气。昨夜没有打开窗帘,中年妇人是怕受伤重的同伴会感上风寒,现在叫同伴们气色都大有好转,中年妇人倒不用再担心。

    林玄仲所在的车厢在车队的中央位置,所以林玄仲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情况。

    经过昨夜一战和一夜赶路,那些在忙着的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疲惫之色,可是没有人急着休息,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透过窗户,林玄仲可以看到一些人走到不远处的林子里拾取木柴,一些人拿着木桶不知要到哪里找水,还有些人正在从那些巨狼尸体上割肉下来。在中年男子吩咐下,每个人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

    没多久,几个火堆架起,众人开始做饭。很快,一阵肉香飘进车厢里,之前闭目疗伤的人接连睁开眼睛,只有那三个伤势太重的人还在昏迷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在食物都弄好后,众人开始吃早饭。

    两名中年妇人把食物送到车里,还带着许多餐具,能自己动手的就自己吃,不能自己动手的就由那个叫水莲的中年妇人喂着吃。

    一夜过去,原本坐着疗伤的人状态都好上很多。

    “能有水莲喂我吃饭,真是我这辈子的修来的福气。”一个伤势较重的男子一边吃着,还不忘来说句玩笑。

    “是啊,水莲不仅人好,连手艺也这么好。”又是一个汉子在夸那中年妇人。

    “还有三个弟兄昏迷不醒,你们两个少给我贫嘴,都给我安静点。”那个叫水莲的中年妇人见同伴还有心情玩笑,当即停下手中动作斥责刚才说话的两名男子一句,不过从其脸上的笑容来看,中年妇人并没有真要责怪其两名同伴的意思。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3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