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在众人哄笑的时候,叶云似乎觉得很没面子,但是又不敢反驳中年妇人,结果脸憋的通红。

    “好了,我们先回去吧。”似乎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中年妇人又笑着道:“清风和老张还要休息。”

    跟着在中年妇人提醒下,众人也不再忙着笑话叶云,一齐向他们暂住的阁楼走去。

    路上,难免有人会问到林玄仲的蛇形步。关于身法,林玄仲能说的不多,只能告诉众人那是自己以前学的一种步法而已。其他人虽然有人想学,但是没人会主动开口。不管怎样,仅仅三步就让众人惊讶不已,足以显示林家八荒步强大之处。

    当然即便林玄仲有心要将八荒步传授给他们,他们也未必能够学会,因为八荒步有一个特点必须从小时候筋骨柔弱时学起,现在众人年龄最小的都有三十岁,别说悟性没有年轻人好,身体情况其实已经完全不适合学习八荒步。

    另外,他们看到的只是林玄仲没用兵器的情况,众人倒并不觉得在双方都拿兵器后,林玄仲的步法作用还有那么大。因为一旦在使用兵器的过程中出现失误,那最先受伤的反而是林玄仲自己。

    当然关于八荒步出现失误后的情况,他们的猜测并没有错,可是他们想不到连续走出四步又是什么情况。三步可攻,四步是可攻可守,所以要真是拿着兵器比试那林玄仲获胜的几率反而会更大一些。

    抛开身法不提,其实林玄仲刚才以拳法打败老张已是事实,所以他们对林玄仲的实力已经完全认可。

    本来林玄仲只有三阶武修的实力,而且从个人表现上看完全是初出茅庐的人,所以众人都觉得林玄仲的实力在佣军队伍所有人中垫底。不过通过观察刚才林玄仲的表现,一些人不得不改变林玄仲的看法。

    不仅是因为林玄仲打败了老张,更多的是林玄仲在那期间的表现。一开始众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林玄仲把叶云的拳法用的乱七八糟,完全不成样子,可是往后,林玄仲在招式上的表现越发熟练,一直到最后林玄仲已经可以随意地使用拳法。

    仅仅半个时辰,林玄仲在拳法上就从一个初学者的层次达到小有所成的境界,这期间林玄仲的进步已经不能单单用快来形容。如果说林玄仲是一把钝了的长剑,老张是一块磨刀的坚石,那么无疑一场比试之后林玄仲已经把自己磨得极其锋利,因此林玄仲表现出的资质完全不能用一般来形容,简直可以说是无法想象。

    回想前几日林玄仲刚学拳的场景,众人很难想象林玄仲如何只用几天的时间就把拳法学到这个程度。

    如果当时众人觉得林玄仲有些愚钝,那么现在众人便更加认为林玄仲不是一般的天才。强烈的反差之下,众人自然对林玄仲本身产生诸多好奇。于是,一路上都有人在问林玄仲练功方面的问题。

    而面对诸如此类的问题,林玄仲也都是以“苦练”来回答,想想二十年来受的那些苦,林玄仲也没觉得自己回答的有什么问题。不过提到拳法方面的进步,林玄仲只能把与老张打斗过程自己当时的情况和众人简单描述一下。

    另一边,在确定林玄仲真是通过一场战斗把对一门武学的学习从初学者的程度提升到小有所成的境界,众人已经完全确定他们的猜测没错,林玄仲的天赋的确不是他们之前看上去那么简单。现在他们倒不会再因为林玄仲表现出的无知怀疑林玄仲是怎么拥有三阶武修的实力。

    只要想想林玄仲的天赋如此之好,众人自然好生羡慕,甚至其中两名五阶武修还因此发生争执。

    “清风,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说话的此人参与过之前引开凶兽的计划,林玄仲通过叶云的提示知道对方名叫,“风正。”

    此人问的如此突然,结果林玄仲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所以无法直接回复,结果另一名五阶武修便认为林玄仲是在考虑,当即在林玄仲没说话前开口道:“清风,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同样的问题由另一个人说出,结果一下子林玄仲便明白了两人的意思,原来他们是想收自己为徒。本来叶云还有张齐他们这样的三阶武修在第一个人问后便想催促林玄仲同意,因为两人都知道如果林玄仲能拜风正为师一定是好事,只是没想到另一名同伴又提出同样的问题,结果两人倒不好在提醒林玄仲。

    因为只让林玄仲选其中一个必定会得罪另一个,他们两人只有三阶武修的实力,可不敢随便做这样的事。至于旁边站着的几名四阶武修同样不好开口,于是,一下子林玄仲便为难起来。

    一来,林玄仲觉得以前自己有六阶武修的实力不需要拜师,二来,林玄仲对那两人一点都不熟悉。因为两人都是五阶武修,平常即便在一个佣军队伍里林玄仲还是接触不到,所以林玄仲不知该怎么办。

    而那询问林玄仲是否拜师的两人没有觉得林玄仲的表现是自视高大,反而相互怒目而视起来。

    “怎么张不问你还想和我抢徒弟?”只见风正质问其同伴一声。

    “有何不可,张某可不认为你风正比我强?”其实张不问并不是此人本名,不问只是因为此人平常不喜欢过问佣军队伍的事,其他人给其取得绰号,其真名叫张逸。

    眼看两名同伴就要在客房前的走道里吵起来,中年妇人一脸无奈。

    “两位大哥我看不如让清风拜大哥为师,大哥的身法可是非同寻常,要是能从大哥那里学到一些,清风一定受益无穷。”想想林玄仲的身法特点,中年妇人便这样劝说一句。

    “水莲说的对,清风的身法的确不错,或许大哥可以再指导一番。”本来还想和同伴继续争个徒弟,可是那个叫风正的人想想把林玄仲交给他们大哥栽培的确可以,所以便没表示反对。

    另一边,张不问同样觉得中年妇人说的没错,只是不能收林玄仲为徒还是让其觉得可惜。而且此人还有疑虑,中年领队虽然平常经常指点他们,可是自从那一件事后已经十几年没有收徒,恐怕不一定会收林玄仲为徒,所以张不问想了想便说道:“如果大哥愿意,我自然没有意见。”

    此言一出,除了林玄仲外其他人脸色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变化。

    “是啊,我也一样。”在理解了张不问的言外之意后,风正同样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显然只要中年领队不愿收林玄仲为徒,那么两人极有可能再争一番。好在不管怎样现在的事情已经结束,众人分开之后,林玄仲和老张两人互相扶着回到了客房之中,然后在叶云的帮助下躺下休息。

    刚才那一场比试虽说打的痛快,可到现在快意全无只剩下痛,躺在床上林玄仲无法形容身上的感觉是真的要多痛有多痛,刚才老张下手太重,林玄仲现在想起那挨到攻击的时刻依旧心有余悸。

    下次要是再打,林玄仲决定自己再不能挨那么多次打,不然痛起来实在难受。其实在林玄仲这样想着的时候,躺在另一张床上的老张心里更加悲催,不但被林玄仲重拳打的快要吐血,还要不断提醒自己是被一个刚学拳法的人打伤,可以说只要想想自己落败的事实,老张简直浑身都不是滋味。

    现在客房里只有叶云要舒服一些,在老张和林玄仲都躺下后,叶云一个人坐在桌子吃着刚去弄来的水果喝着小酒,别提有多惬意。可是就喝的越多,叶云心里便越是激动。

    回想刚才林玄仲以拳法击败了老张的事实,叶云心里受到的冲击极大,结果喝着喝着突然使劲放下酒杯,然后二话不说离开客房。

    本来躺在床上闲着无事的林玄仲见叶云惬意地坐在桌子旁享受,心急火燎的,很想同叶云一起吃喝,可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想到现在叶云突然离开,虽然被那一声酒杯杂桌子惊扰,林玄仲还是感觉浑身疼痛像一下子全消失般,眼神直直望着桌子上那些水酒,然后又悄悄地看向老张。

    令林玄仲没想到的是老张似乎有同样的想法,正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两人纷纷不好意思地扭过投去,不过很快又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来。

    跟着二话不说,两人直接起身几乎同时向那酒桌走去。

    “张大哥,不要客气,”坐下之后林玄仲招呼一声,随即把多余的两个碗倒满酒,然后相视一笑,一饮而尽。辛辣的感觉从口中冲到腹中,比刚才两人打的还要痛快。

    “张大哥,你知不知道叶大哥去哪了?”

    “那还用说,肯定是心里不平衡出去练功去了。”只见张奇一边吃着水果子,一边十分肯定地说道。

    对于张齐的猜测,林玄仲有些惊讶,但是却并没有否认,接下来两人便在客房里喝酒聊天,一直喝到叶云回来。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3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