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在突然意识到有危险逼近的情况下,或许只有兵器才能给人一丝安全,原本还想好好歇一会的明不悔此刻同样紧张地捡起一旁的长剑,迅速拿在手中,一脸无奈地对上几头巨狼。

    一共五只,从体型上看都是四阶凶兽,单个实力并不强,可对于眼下的三人来说又是一道凶险的考验。是战是逃是个首要问题。

    “怎么办?”关键时刻又是林玄仲问出关键问题。

    “还能怎么办,我们赶紧逃吧!”青羿第一时间给出答复。

    “不行,我没力气起来,”在旁边坐着的明不悔却第一时间做出否定。明不悔不是不想跑,只是跑不动。

    与两人的想法不同,林玄仲对己方的情况非常清楚,并不认为三人能逃掉,所以反而想着如何击杀几头巨狼。

    “要不,我和清风扶着你跑,”看出明不悔的确没有力气再跑,青羿不由这样提议。

    “不行,难道我们还能跑得过巨狼?”林子里虽然到处是树,但对于双方来说其实是一马平川。除非三人能飞,要不然绝对跑不过巨狼,所以明不悔并不觉得青羿的想法可行。

    “那你说怎么办?”无法反驳明不悔的看法,青羿只是无奈地想着若是还有弓箭可用,说不定在那些巨狼靠近前还能解决两只狼,可现在没有弓箭,青羿自然把握解决巨狼。

    在三人犹豫不决不知怎么办时,五头巨狼抖擞着身体慢慢向三人靠近,似乎已经看出三人没有抵挡之力。

    “清风,你留下保护明大哥,我过去杀了那几头巨狼。”眼看着几头巨狼离三人越来越近,青羿终究没得选择,交代一声便要过去击杀巨狼。

    虽是无奈之举,可总比不反抗好,只是留下的两人都知道青羿过去没什么用处。

    “不行,还是我去吧!”眼看着青羿就要过去,林玄仲突然把明不悔千叮咛万嘱咐一名要带着的蛇肉放在地上,一阵恶心过后,再看看那些双眼发绿的巨狼,不得不说内心感觉要好上很多。

    在不断的担惊受怕之后,林玄仲此刻已经忘记饥饿的感觉,反而身体发热有一种与巨狼对战的冲动,所以喊住青羿,林玄仲毫不犹豫地拿着兵器过去。

    另外,在林玄仲看来,以青羿的实力要是同时应付两头巨狼兴许还有希望,但若同时迎战五头巨狼,那与送死无异,还不如自己过去,借助身法还不至于死的太快,或太早被巨狼所伤。

    迎上林玄仲的目光,青羿惊觉林玄仲此刻的眼神非常坚定,想想自己不是那些巨狼的对手,当即点点头,然后退回到明不悔旁边。

    死马当活马医,本来对于青羿出手,明不悔就大不看好,现在由林玄仲出手,明不悔更是不抱希望。不过陡然想起昨日林玄仲击杀那三名守卫的情景,记得林玄仲的身法似乎不错,于是本来不抱任何希望的明不悔转瞬又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

    在林玄仲不停向前时,五头巨狼看猎物主动过来,更是不断地发出低吼,龇牙咧嘴地要攻击林玄仲。

    不知由谁带头,五头巨狼近乎同时冲来想要把林玄仲撕个粉碎。

    五头体型庞大的巨狼同时冲来,林玄仲并不害怕,长剑一挥已然迎着其中一头巨狼过去。只要几头巨狼的皮肉不比手中的兵器坚硬,林玄仲有信心快速将这些巨狼打伤或是击杀。

    对于击杀凶兽,林玄仲有一定的经验,一般攻击要害是不二选择。细细打量一下,巨狼身上除了那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外,只有腹部位置皮肉最软防御最是薄弱。现在面前的巨狼体型很大,林玄仲知道要攻击它们的要害并不难。

    在关键时刻,林玄仲不再藏着掖着,四步八荒动,短时间内位移很大,很容易避开几头巨狼的围攻,然后出现在一头巨狼后方。

    在继续向后移动时,林玄仲没忘用手中的长剑攻击那头巨狼的腹部位置,一阵兵器摩擦的声响,林玄仲觉得仿佛剑身击打在金属上,心里疑惑地想到难道巨狼还穿着金属甲。

    犹疑之间,那些巨狼已然发现消失在他们眼前的猎物,而那一阵金属声响又让它们很快确定猎物的新位置,五头巨狼迅速转身向林玄仲追去。

    那一个个庞大的体型,使得林玄仲的身影在其中显得十分瘦小。

    时隐时现,一眨眼,林玄仲已经在几头巨狼间穿梭几个来回,为了引起巨狼的注意和解决自身疑惑,又是一阵金属碰撞声响起。每一头巨狼林玄仲都试过,现在林玄仲发现每一头巨狼身上都有铁甲,可看上去这些巨狼身上并没别的东西,只不过有着长长的毛发而已。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青羿两人同样大感奇怪,明明林玄仲只单手拿着兵器为什么会有金属碰击声响,直到一道火花在眼前闪过时,明不悔陡然看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是刺狼,”几个字脱口而出,明不悔脸上布满不可置信之色,没想到几人会遇到这样特别的凶兽,刺狼可是所有狼类凶兽中最罕见的品种。

    “什么是刺狼?”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称,青羿赶忙追问一句。

    “刺狼全身毛发硬如金针,简单点说,那些毛发实际上就是金属物质,所以刺狼由此得名。刺狼本身在狼类凶兽中天赋并不高,可又因为毛发特点,十分出名,而且更是狼类凶兽中的稀有品种,我们能遇到真是运气,”说到最后,明不悔不知道是感慨还是惊惧,眼神直直地看着那些灰色毛发的巨狼。

    “那清风要怎么做才能击杀那些刺狼?”听到明不悔的介绍,青羿极其诧异,不明白刺狼为何如此神奇,只不过眼下青羿更关心林玄仲的安危。

    “要想正面击败刺狼很难,早知道遇到的是这种凶兽,还真不如和你们一起跑,”说着明不悔用剑撑着自己起来,然后没有回答青羿的问题。反而先打量一眼四周:“要是我没猜错,刚才那些大蛇没追过来不是因为都被树枝困住,而是因为这里是刺狼的领地。”

    “你的意思是?”青羿自然不笨,一下子想到其中关联。

    “只要我们能走到它们领地的交界处,那就能摆脱这些刺狼,”没时间卖关子,明不悔又跟着问道:“你还记得第一次没有看到大蛇追来是什么位置吗?”

    “不太清楚,”见明不悔这样说,青羿已经完全明白当下的情况,只可惜刚才奔跑时太慌乱,还真不记得第一次没看到大蛇追来是什么时候,所以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没关系,其实只要记得最后一次没有大蛇追来的大致方位便可,”明不悔现在同样记不清那关键位置,只好退而求次,只要三人合计合计还是能找到大概位置,所以明不悔这样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果然对于明不悔的另一种说法,青羿非常认可,那么现在的关键是如何帮助林玄仲脱身。如果刺狼把几人当成猎物,那么光靠跑肯定跑不掉。若是明不悔还有之前的气力那还好说,但眼下明不悔的情况不容乐观。

    在明不悔考虑怎么办时,青羿把刺狼的特点告诉林玄仲,让林玄仲先一边与刺狼周旋,一边保存体力。

    正在与五头刺狼交手的林玄仲此刻满心无奈,刚才还疑惑怎么都都伤不了巨狼,现在明白是怎么回事后又无能为力。青羿后来说的有关逃跑的想法的确很好,可关键是要有能力逃跑才行。

    已经和刺狼交手有一段时间,林玄仲已经吸引几头刺狼的注意,更知道这些刺狼多么强壮有力。即便现在状态达到最好,林玄仲依旧不认为能跑的过刺狼,何况明不悔还需要有人搀扶才行。

    只消简单考虑一下,林玄仲便意识到两人想到的办法并不是办法,现在林玄仲最关心的是刺狼身上有没有弱点。

    在慌忙之间,林玄仲抽空把自己的问题说出来。

    本来还指望林玄仲能自己想到脱身的办法,但是听林玄仲的语气竟然是想解决几头刺狼,青羿和明不悔都觉得不太实际。偏偏林玄仲还明说没有摆脱刺狼的可能,更是让明不悔和青羿着急。

    其实两人何尝想不到那些刺狼之所以没分开来攻击他们是因为林玄仲吸引着所有刺狼的注意,那些已经被激怒的刺狼若是不把林玄仲给撕碎,它们暂时是不会打青羿和明不悔的主意。

    “刺狼全身毛发如同金针般坚硬,其他特点与普通的巨狼无异,不过刺狼身上真有一处薄弱地方……”无奈明不悔只好把刺狼的全身特点告诉林玄仲。

    按照明不悔所言,刺狼的弱点在其脖子处。刺狼脖子处在一片金针毛发间有一部分软毛,那些软毛生长位置正是刺狼的要害所在,只要能攻击那个位置,想要解决几头刺狼不是什么难事。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4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