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云梯的长度可以达到河岸对面,但云梯仅限于步兵、弓箭手可以使用,骑兵和那些凶兽都不能过,所以要想攻城他们必须先有一部分人冲过去,砍断吊锁把吊桥放下来,整个过程绝非轻易能够完成,需要很多人团结协作才可,而且动作一定要快,否则多拖一段时间,死伤就会越多。

    一旦吊桥放下来,并不算宽的前面不能够雪国大军同时通过,所以攻城因为一条护城河的关系,雪国一方占尽劣势。别说现在有十五万大军,即便再来个十五万人,在没有合适的过桥方法前,雪国大军也难以攻克这座城池,可是从别的地方情况都一样。

    这条护城河的宽度虽不及那些天然的大川,但已有宽度足以对雪国的军队构成问题。雪国主帅此行正是为了亲自勘察地势,从而做出相应的对策,否则盲目的攻城只会加大己方的损伤。

    在雪国大军的踪迹出现时,城里那些负责传信的士兵吹起号角,呜呜声隔着老远都能听到。熟悉的声音让许多人同时意识到敌军的到来,训练场上很多人想到城墙上看看雪军的阵势,只可惜现在的城墙不是他们可以随便上的。

    在城上一干将领的命令下,城墙上原本那些守兵已经把箭上弦,随时准备攻击。

    赵武同一干将领在城楼上,隔着两百米不到的距离打量敌军阵型。在敌军阵型中心一张战车上,一个白须老者正紧坐着,灰白色的双眉饱经风雪,无端透露着一种杀气,此老正是雪国大军的主帅许天易。

    在其两边雪国的将领分等级坐在驽马上,一个个威风凛凛。之前那洪将军正在其中,此时一脸跋扈,虽然是从下向上望着,可那一双眼中充满挑衅。好似根本不把城楼上的那些夜国将领放在眼里,特别是当其看到赵旭后,此人更是一脸笑意。

    察觉到那洪将军的举动,赵旭一脸阴沉,恨不得从城墙上一跃下去与对方生死一战。而赵旭旁边的赵武此刻脸色要淡然的多,在观察敌军期间,赵武的眼神从未变过,可以说没有一丝波动。

    在赵武旁边,其他将领有的神色狠厉,有的一脸担心。在城楼上他们的视野很好,雪国大军恩阵型一览无余。只有几万士兵,不知道敌军主力何时能抵达,但是赵武清楚凭现在几万人,对方能不能碰到他们的城门还真是一回事。

    那些与赵武有类似想法的将领此刻全都一脸淡然,只有少数将军担心一旦雪军进攻,他们会城破人亡,脸色有些紧张。

    “赵将军,别来无恙!”隔着两百米之距,雪国大军主帅许天易向赵武打声招呼,显然两人事先还认识。

    “许元帅身体安康,”赵武嘴角带着淡淡笑意,回应一句。

    “多年不见,赵将军的气质越发威武,老夫心生敬佩。”

    “许元帅,何出此言,赵某只是年龄更大一些而已,但与元帅比还差很多。”

    一时间,两位主将倒先寒暄客套起来。

    早就听说赵旭还有个哥哥,在夜国威震一方,洪将军此时仔细细细打量赵武一番,可并未看出个所以然,那副气质只不过比赵旭成熟一些,并没有他们主帅说的那么威武,心里很不以为意。

    “此次老夫亲率二十万大军前来攻城,不知赵武将军可否愿降?”看来招降,还是雪国的主要策略。

    “我们两人各有使命,有关归降一事,许元帅不必多说。”见对方想要招降,赵武嘴角的那一抹笑意消失,面色一沉直接打消对方的念头,同时告诫己方军士赵武不会头像。

    “既然如此,那你我双方战场上一较高下。”许元帅神色一凌,想想赵氏兄弟都不愿意归降,对于夜国皇室的态度,许元帅已经知晓。在其看来,或许夜国已经归降于罗天大国。

    “元帅大人,属下不才,愿意过去叫阵。”在赵武表明态度后,洪将军突然从马上下来,然后直接绕道战车前面,向许天易请战。

    “准,”既然对方不降,许天易没有别的办法。

    “是,”早就已经立下大功的洪将军欣然领命,在一干将领的异样目光中,翻身乘上坐骑直直地向前方跑去。

    “鄙人洪四海是雪军先锋将军,不知城上可有哪位将军敢战?”洪将军把坐骑停在吊桥前方不远的地方,一脸挑衅地向城上那些将军们叫嚣,盛气凌人。

    经过前面两场战斗之后,洪将军的气势是非常的高。在其身后的那些大军看到洪四海过去叫阵,在后方齐齐大喊起来。“洪将军威武,洪将军威武。”为洪四海呐喊助威,以此来削弱夜军的气势。

    在那些雪军大喊下,城上的十几为将领一阵躁动,几名性格火爆的将军受不了来自雪军挑衅。

    “大将军,属下愿意请战,”一连几位将军向赵武请命,还有几人沉默不言。一般来说,可以为将的都是七阶武修,那么洪将军必定有着七阶武修的实力,在境界上与城楼上的大多夜军将领一样,但那些夜军将领并不是都有勇气和下方的洪将军一战。

    “大将军,属下愿孤身前往。”在其他人相继请命之后,赵武旁边站着的赵旭直接开口。

    “恩,”直到此时,赵武才点头同意,“一出城门,生死全看你个人实力。”

    早就认命赵旭为夜军先锋,此时赵武的话其他人不敢质疑。

    “是,末将领命,”赵旭一声答应,随即转身离去,风风火火的从城楼旁的楼梯下去,然后命人给其准备坐骑。

    赵旭的侍卫早就奉命在城下等候,现在赵旭一声令下,那侍卫直接把马牵来。与此同时,接到命令的守城士兵把城门打开。

    赵旭驾着驽马出城而去,城上那些负责吊桥的人得到命令又接着把吊桥放下。

    随着吊桥的下落,赵旭的身影渐渐出现在洪四海眼前。一看来人是赵旭本人,一阵耻笑后,洪四海威风八面的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手下败将。”

    洪四海刚说完,两人之间的吊桥已经全部放下。迎上洪四海那一脸蔑视的神情,赵旭气不打一处来。

    “驾,”一声大喊,驽马直接带着赵旭冲出去,“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大喊一声,赵旭已经做出与洪四海死战的决心。

    “休得猖狂,”冷哼一声,洪四海完全赵旭的话毫不在意。

    那天晚上晚上两人交过手,对于赵旭的实力,洪四海最清楚不过。赵旭虽强可绝对强不过自己,如此一想,洪四海一声大吼,“驾”,当即驾马迎上。

    一个拿着朴刀,一个提着长枪。当的一声,伴随着两匹马近乎同时发出的嘶昂,两人正式交手。

    你来我往,你攻我挡,一转眼,两人的兵器已经发生几次碰撞。跟着两匹马拉开距离,一轮交手谁都没有讨到好处。

    赵旭驾马向雪军阵型冲去,洪四海驾马奔到吊桥上。在无数道目光下,两人近乎同时拉扯缰绳。两匹受过训教的战马明白他们的主人的意思,纷纷转头再次向对方冲去。

    坐在马背上的两人在一次交手不分上下后,此时气势更盛。不一时,两人的兵器再次发生击撞。与此同时,两匹驽马直接放慢速度给他们主人交锋的时间。

    只见洪四海长枪挥刺直取赵旭面门,长枪临近,马背上赵旭身体后仰避开枪锋。与此同时,手中朴刀一个挥砍,带着一阵风声横扫而去。

    一击未成,不敢硬抗对方锋芒,洪四海陡然收回手中长枪,随即奋勇发力将长枪向前抵挡在朴刀之上,借助驽马之力挡住朴刀的进势,两人就此分开。

    没有像刚才那样跑的那么远,两匹马拉开一段距离后同时转身回头,双方之间距离大幅拉近。

    远远望去,赵旭手中朴刀力达千斤般对着洪四海当头劈下,攻势凶猛无比。

    迎上赵旭的攻击,洪四海把枪身横在胸前,然后向上一推,双手不断发力。

    当的一声,两人的兵器相撞,只见赵旭的攻势应声而止。在收刀之时,朴刀更是被洪四海用力荡开,不等赵旭出手,洪四海顺势把手中长枪一转,枪锋对准马上的赵旭直逼而去。

    在两匹驽马不断拉近距离时,眼看着枪头就要刺中赵旭腹部。赵旭脸上闪过一丝惊色,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迅速收回朴刀,近乎在枪锋距离腹部还有一寸的时候,赵旭手中的朴刀已经直直竖起。

    两手握在长长的把柄之上,然后用把柄抵在枪头上,用力把枪头推到左肋外,赵旭强行让洪四海无法按照原来的打算攻击自己。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