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上面正在和夜国守军激战的雪军连连听到几次巨大的声响,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情况下,他们同样被吓得不轻,甚至有人因为受到惊吓忘记攻击。

    现在听到城下的大军这样喊着,一个个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由于激动,雪军比城上不明情况的夜军先反应过来,占了先机,一时间把夜军杀的片甲不留。

    与之相反,同样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守军无心作战,渐渐出现溃败的趋势,很快便有人向赵武禀报当下的不利情况。

    眼前的形势可以说在赵武的预料之内,又可以说在赵武预料之外。简单点说,只是预料中的时间与此刻出现这样局面的时间有些偏差,赵武皱着眉头听着一个接一个传令官汇报城上、城下的消息。

    城下的动静太大,不用他们多说,赵武都知道是什么情况,现在主要问题还是城上。

    雪军此刻声势浩大,对己方十分不利,若是没有对策,黄岩关很难守住。可他赵武堂堂夜军主将,要是没有能力又怎么会敢在这里守城。

    “传令下去,所有军士死守城上,”此刻赵武旁边只有那两名箭营将军,其他将军部分在带兵参战,部分在城下随赵旭一起等待。

    而那几名传令官接到命令,当即拿着专用旗帜出去传令,把赵武的军令传给那些正在带兵作战的将军们,城上的战线有三百多米长。三米多宽的城墙俨然成为一处战场。

    此刻城上到处都是人影,双方军士不停挥打兵器攻击着敌人,到现在地上已经铺了一层尸体。

    城上的那些将领都是赵武的直接部下,他们知道赵武的计策,更知道会有现在的情况出现,在关键时刻,他们只能更加相信他们的主将。

    战斗还在火热的进行着,而那刚才吊桥摔下去的巨响已经传到几里外,许多人听的清清楚楚。即便城门还关着,赵旭同其他将领们都已猜到吊桥已经被敌军强行放下去。

    那紧随而来的战鼓声和继鼓声之后的轰隆声,更是让赵旭和一干将领明白雪军就快打到城内。

    到此刻,全军上下无论将领还是普通军士所有人提紧心神,等待城门被攻破的那一刻到来。

    “将军,真的没问题吗?”几名将领忍不住向赵旭询问。

    “放心吧,在没得到大将军的命令之前,尔等只需与本将在此守着,即便城楼塌了都不可轻举妄动,”赵旭情绪激昂,尽管极力压制那种迫切的心情,可根本上还是和其他将领相差不多。

    当然只要想到城楼有赵武在,还有克敌的大计没用,赵旭无论如何都要完成赵武给其的重要使命。一想到敌军间隙就快浮出水面,赵旭此刻异常冷静。

    那些将领见赵旭语气如此坚决充满斗志,一个个默然领命。的确,还有他们大将军在,他们此刻又需要担心什么。

    城外轰隆隆的声音不断,时刻震颤着所有军士们的心弦,直到“咚”的一声巨响,众人内心一颤,然后接连意识到敌军已经在控制凶兽撞击城门。

    城门的坚固自不必说,即便是八阶武修依旧无法轻易地将城门毁掉,外面的那些凶兽虽然体型庞大,甲壳坚硬,可硬要撞开城门还有一定难度,何况五米高的城门里面,还有许多巨柱顶着。

    “咚,”又是一声巨响,发狂的刺甲兽不把城门撞开不会罢休。在它们撞击城门时,城楼上方的军士都能感觉到脚下的颤动。由于知道是怎么回事,雪国的士兵士气大增,夜国的守军士气再度受挫。

    人数上,夜军已经不占优势,与雪军对抗上更是落于下风,幸好有那些将军在带着众人,短时间内城上的守兵还能坚持。

    与此同时,城下的雪军还在不停地攀爬云梯上来,雪军主力队伍跟在攻城队伍后方随时准备进军。

    城门一破对于雪国的将领来说就是旗开得胜的征兆,他们知道在城门里面肯定有很多夜国的守军在等待他们,只是大势所趋,他们已经毫无畏惧。

    另外,他们已经等待很长时间。之前那些雪军悍不畏死的冲锋已经激起他们的战斗**,他们知道胜利在等着他们,一旦攻破城关,城内的所有东西都将归他们所有。

    现在猛兽攻关,战马嘶昂,雪国大军对即将到来的战斗蠢蠢欲动,可以说胜利的指针已经只想他们。

    此刻边军住处那里,林玄仲三人听着城关处的声响渐渐猜到是怎么回事,特别是那咚咚声响,那是撞击声,只有一个解释,雪军已经过河打到城下。

    不知道雪军如何过河,但现在看来,明显战况有些紧急,连林玄仲不禁担心起来。若是城门被攻破会怎么样,一旁的明不悔情绪更加无法保持平静。

    “恐怕守军快挡不住,我们还是早点走吧,”关键时刻,明不悔又开始提建议。关于走与不走的风险,三人之前都已经谈过。若是按照林玄仲说法还是先等等。

    但此刻在明不悔不断催促下,青羿都变得犹疑不定,林玄仲只能皱着眉头。本身是不想走,可在明不悔不断催促下,林玄仲同样有了要走的想法。矛盾之下,林玄仲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

    现在的形势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考验,走与不走都有风险。

    片刻,青羿和明不悔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纷纷把目光转向林玄仲,似乎只要林玄仲说一个字“走,”两人会毫不犹豫的跟着离开,可关键是林玄仲此刻并不知道该不该走。

    迎上两人的目光,林玄仲有些不耐烦,因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明不悔虽然没再提走,但嘴巴一直没闲过,几乎把各种不好的可能都提到,只差没说三人一个不小心从阳台上摔下去直接摔死。

    在耳边始终有明不悔那极度悲观的声音环绕下,林玄仲是越来越不耐烦,同样越发了解明不悔的性格。胆子太小,脑子又不够用,导致疑虑太多,一点都不干净利落。

    青羿则一直保持沉默,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干扰自己思考。这样一想,林玄仲冷静一些,不再继续考虑走不走的问题。

    “就算是走,我们也要到城关那里看看,现在还不急着去,”一句话让明不悔住口,林玄仲又迅速转身看向城东方向。不知道是不是林玄仲的语气有点凶,还是明不悔完全服从林玄仲的建议。这么一说后,明不悔还真老实下来。

    见林玄仲还在关注城关处的情况,明不悔不敢出言打扰,只能心绪浮躁的同样向城关处看去。心乱如麻,明不悔根本无法通过关注那边的动静来判断情况好坏。

    青羿此刻受到明不悔的负面情绪影响,在林玄仲没给出让人放心的说法前,眼中充满疑虑,显然心理压力不小,其实林玄仲又何尝不是这样。

    若是黄岩关真被攻破,那就只有逃路,逃到有城民居住的地方,不被当做逃兵还好,一旦被那些城民当做逃兵可能又会被抓起来,到时候麻烦不断。

    现在看来,还是黄岩关没破最好,雪军虽已冲到城门下,但是城内一定还有守军在等着他们,雪军要究竟能不能打进来还是两说,思绪一转,现在林玄仲只希望传说中赵武真有大牛他们说的那么厉害,可以力挽狂澜。

    在林玄仲不知如何是好时,此刻赵武在城楼上,孤身一人坐在一间大厅里,下面站着几名随时负责传令的守卫。

    之前那两名箭营的将领已经遵从赵武吩咐参与战斗,雪国的大军太多,这些将领纵使有七阶武修的实力,在狭窄的城墙上,以及还有己方人干扰下,他们无法施展全部实力。只要雪军中的千夫长们相互配合完全可以牵制他们。

    另一方面,本来雪军的将领人数就比夜军多,一旦越军将领加入战团,夜军的将军们很快会成为他们的目标。这样一来,最终还是那些将领们之间的对决。

    为了避免误伤己方的士兵,有的将军甚至打的城墙上的矩形垛口上或是飞跃至城下,但从始至终他们只能像普通士兵那样要直接用劲力对决,不能用劲气。

    战争进行到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进入白热化状态,所有士兵要想活下来只有死战。城墙上面的战斗十分惨烈,不但普通士兵一个接一个死去,那些什长、百夫长、千夫长在混战的人群中,他们像普通士兵一样在迅速死去,连地位极高的将军都不能幸免。

    下方的凶兽还在拼命撞击着,城门开始摇晃,抵挡城门的那些柱子出现松动,脱离原来的位置,有无法抵挡的趋势。

    城门后那些扶着柱子的士兵每次凶兽撞击,他们都能感觉到来自柱子上的力量,城楼上方不停地有碎石屑落下,猛兽的撞击还牵连着城墙本身,那些城门下守军越来越怕。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4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