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在他们上方的大厅中,赵武一边感受着脚下的颤动,一边思考着现在的情况。雪军的攻城效率超过预期,守军死伤同样超过预期,偏偏雪军的伤亡人数还没达到预期。

    原本的计划因此显得有些问题,赵武需要做出一些调整,具体改动计划必须要在城门被攻破之前拟定下来。

    眼下雪军的士气越发高涨是一个重要问题,原因是每个士兵都知道己方人数远远多余守军,赵武很清楚要是让十几万雪军都冲到城里,那黄岩关只能弃守不要。当然不到那时,还不能走那一步,所以原先应付现在情况的计划必须执行,而且必须尽快执行。

    之前与众将在一起商量得出让雪军出现大量伤亡的计划已经不必全部达成,现在重要的是守住城关,赵武眉头皱起又松开,如此反复很长一段期间,直到“咔嚓”一声,下方城门破了,赵武才神色一凛即刻打定主意。

    此时下方的城门破开一个大窟窿,窟窿左右位置都已经裂开。在三头凶兽轮流冲撞下,没多久,半扇足有两米宽的城门完全被破开。透过那一扇巨门,两边的人都发现各自的存在。

    几头攻城巨兽直接带着部分人员冲进去与原本扶着柱子的守军厮杀起来,后面跟来的攻城部队一些人负责与敌军厮杀,一些人把抵着另一扇门的柱子全都移开,然后合力推开禁闭的另一扇门,一下子城门大开。

    城下的守军无法抵挡纷纷退后,雪军气势汹汹的在后面追着。眼看着雪军要冲杀过来,赵旭一声令下,“上箭”。

    跟着,从许多步兵的队列中出来一些抬着巨弓的人,架上长如长矛的箭支对准那三支凶兽。

    “放,”赵旭又是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弓箭手们拉开长长的弓弦,长长的箭支飞射出去对准那些凶兽和冲来的雪国士兵。

    一阵声响过来,由几人合力射出去的长矛直接破开刺甲兽的身体,把刺甲兽射死,庞大的凶兽尸体因为惯性作用滚向守军他们的方阵。

    “撤,”见三头凶兽都已经被解决,赵旭先是让那些使用巨弓的人员退下,随后又拔出长剑对着前方的敌军大喊一声“杀啊。”

    “杀啊,”瞬间引起共鸣,雷鸣般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守军阵营。只见赵旭一马当先朝敌军冲去,身后几名将领毫无畏惧地跟着向前冲去。

    在一干将领的带领下,数千骑兵齐齐冲出去,从那三头刺甲兽的尸体间隙冲过去,挥舞手中兵器击杀雪国的士兵。

    另一边,早就跟过来雪国骑兵早就从后方冲杀过来,直直地迎着夜军的骑兵而去。在离城门五十米的位置处两军正式交锋。远远望去,夜国的守军呈环形向雪国的军士冲去,两军的对决正式开始。

    城楼上,一名士兵匆匆的跑到大殿。“禀大将军,外面过河雪军已有两万数。”行个军礼,那名士兵立刻把消息禀报给赵武。

    “恩,”赵武神色平静的点点,随即吩咐那名士兵道,“等达到三万数时立刻吹响号角。”守军等待的时机即将到来,赵武要实施他们原本的计划。

    “成败在此一举,”军令传达下去,赵武整个人都轻松不少。战争果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兵书中的一些方略并不适用于战场上,不过有一句话赵武觉得的确没有说错,“战场上的形势千变万化。”

    第一次主持这么大规模的抗战,赵武唯独对这句话深有体会,双方的对决不仅是在军队实力上,还有士气,以及天时地利,真正决定一场战斗的成败有很多因素。

    其实说到底双方的军队都是第一次经历残酷的战争,赵武能想到之前许多士兵还不能被称为真正的士兵。雪国在这方面的情况同样如此,只不过士气远远高于夜军而已。

    打到现在,赵武已经看明白雪国的攻城计略的确不差,与他们讨论时无异,赵武正是要利用这一点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在军令下达后,那个负责传令的士兵快速退出大殿,回到其原来该待的地方继续关注外面的情况,现在城关处只有冲天的敢杀声。

    既然赵旭已经和敌军对上,赵武只希望赵旭不要辜负了自己的期望。

    城内本来参战的有七万守军,其中城上作战的人有两万多,城下有五万士卒守在那里,五万军士放在哪里都是一支强大的力量,他们才是真正守住城关的关键。

    城上的形势已经不会再有多少变化,一切都得看城下的表现。

    坐在大殿里,赵武等着时机到来。

    “呜,呜……”一阵号角声令人意外的在城上想起,好在赵武早就对所有士卒说过一旦在战斗期间听到号角声全力迎敌,许多守军不明白赵武的用意,但谁都没有质疑赵武的命令。

    现在号角声无端的响起,所有夜国守军神情一振,混战中的赵旭更是对着所有守军大声喊道:“所有人随本将浴血杀敌。”一声大喊像是在鼓舞士气般,赵旭此刻的举动完全是按照赵武的旨意来做。

    夜军原本士气低落,但现在看到他们主将态度如此明确,一个个放下心中的顾虑,不停地把兵器挥向面前的敌人。

    另一边,雪国的军士此刻却有些不明不所以,号角一般是用来提示有什么军情出现,怎么可能会在现在使用,而且声音还是从城墙上传来,难道又有什么新的情况。

    一时间,许多雪国士兵心里多出一些疑虑,连手中的动作都受到影响,优势反而朝夜军方面倾斜。

    那些不明所以的雪军将领同样发现眼前情况,一个个大惊异常,他们实在不明白夜军为什么要在此时吹响号角,完全不合常理,可当他们发现己方的阵型被对方冲杀的有些混乱时,那些将军都想到夜国的异常行为不利于己方作战。

    尽管还不知道夜军的用意,他们在反应过来后还是纷纷附近的军士大喊着,“保持阵型,不要自乱阵脚。”

    在反复提醒之下,对局情况才有所好转,一些雪军渐渐意识到对方只不过是在故弄玄虚而已,于是乎,他们更加勇猛地攻击我军。在双方士气都很强盛的情况下,战况更加激烈。

    骑兵对骑兵,步兵对步兵战场上四处鲜血飞溅,一小会功夫冲到城里的雪**队已经有万余人。因为人数的增加,战线向两边不断延伸出去,导致冲进来的雪国士兵越来越多。

    眼下赵旭要做的是带兵守住战线,不能让敌军冲破他们的阵型,扰乱他们的阵脚。否则一旦有哪个位置的防线被人冲破,那冲来的敌军越来越多,他们的情况就越发不利。

    现在赵旭带兵把雪军围在扇形区域中,但并没有刻意压制敌军的攻势,战线有轻微的向后推移,雪军还在不断往里面冲。城下的战况愈演愈烈,与此同时,一阵号角声后,赵武的计策终于开始施行。

    护城河中吊桥下方,几个人头从水中慢慢浮上,紧跟其后,他们手中的兵器出现在水面上,在吊桥与河面的空隙泛着冷光。无声无息,因为吊桥周围的水面在月光和火光中本来就被映照的很亮,桥下十数人的出现没被任何雪军发现。

    十数人中有一半是赵武麾下将军,还有一半是从三军中挑选出来的好手,其中实力最差的都是六阶武修。在很早之前,十几人便隐藏在水中,一直潜到现在才显身。

    刚才那一阵号角声是专门通知他们行动的信号,而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是毁掉吊桥。像之前雪国的几名将领砍断铁索一样,现在他们要做的是砍断吊桥。

    吊桥本身是木板混合着铁板层层叠加制成,坚固性不比城门差,但在整个吊桥上有许多节点位置,固定着相互连接在一起的铁板和木板。

    吊桥本是属于夜军的东西,十几人自然对吊桥有着充分的了解。在其中一人做出行动的手势后,十几名武修分成几组,每组负责一个节点位置。

    节点位置做为吊桥的关键所在自然都有加固措施,他们正要用手中的利器毁掉加固位置的,然后毁掉节点。在顺利抵达其中几个节点位置后,不用多说,十几人拿起兵器朝目标位置挥砍。

    即便在水中没有踩踏的东西,他们的攻击力量依旧不可小觑。一串串火花飞起,十几人的攻击起到作用,那些加固位置出现划痕。

    下方的声音很大,但他们并不担心被吊桥上方的人听到,因为周围只有喊杀声和雪军奔跑的声音,那些雪军从桥面上跑过去的动静对于桥下的人来说如同滚滚雷声一样,他们在下面都被吵的受不了,更别说他们动手的声音会被上面人听到。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4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