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韩璇的观察对于倪友斌而言与监视无异,所以待在韩璇旁边,倪友斌总感觉不自在,同时也很无奈。

    “韩姑娘,如果休息好了,我们就到前面看看,前面好像有人发现了一颗千年灵药。”那个叫倪梅的长者笑着对韩提议。

    韩璇是韩家的大小姐,所以虽然是长辈面对晚辈,倪梅说话的口气一直很客气。

    做为韩家的大小姐,韩璇接受的教育自然高人一等,而且其本身又不是那种不懂礼貌的人,见倪梅如此问候,韩璇当即笑着回道:“全凭两位叔叔做主。”

    “那好,”韩璇说完,一旁的倪文点了点头,然后又神色严厉地看向倪友斌道:“友斌,还不快点起来?”

    面对倪文,倪友斌不敢放肆赶紧拍拍屁股起来,“真不知道那有什么热闹好凑,”当然嘟囔一声倒还是可以。

    现在是午后,山脉里面却还有些冷,但以武修的体质并不需要在乎这个问题。此次来寻找五彩仙花的数千人无一例外全是武修,如果组织成一股势力,那灭掉一支几万人的普通军队不成问题,当然没有人能将他们组织起来。

    倪友斌他们现在所在的区域人员没有凶兽多,虽然有两个七阶武修领队,但众人并不觉得太轻松,唯有倪友斌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山脉里面林子很多,走在林中阴深深的,大白天都让人觉得不舒服。当然与那些荆棘满布的山路相比,地势平坦的树林还是更好走一些。

    “公子,难道你对韩姑娘没兴趣吗?怎么一直不见你同她说话。”走着,走着,倪明便和倪友斌走到一起。

    “不是,”倪友斌无奈的摇摇头,要说倪友斌一个大家公子不近女色根本不可能,只不过倪友斌现在对韩璇还不了解,不敢有什么轻浮的行为,特别是韩璇那略带英气的气质以及不逊色于自己的实力都让倪友斌觉得不能轻举妄动。

    “那公子为何不去找韩姑娘多说话?”倪明每天都和两人待在一起,自然知道倪友斌有意躲着韩璇,倪明一直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感兴趣,因为依据倪明对倪友斌的了解,倪友斌绝不是嫌弃韩璇不够好。

    “不敢,”对于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倪明,倪友斌不用特意隐瞒什么。

    “少爷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倪明不明白有什么需要害怕的地方,两人相处,一开始不就是说说笑笑,如果觉得不合适又不是非要在一起,倪明还真不明白倪友斌在害怕什么。

    “倪明,你说你懂什么,你连姑娘的手都没摸过,还敢过问本少爷的事?”

    “少爷,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倪明虽然没摸过姑娘的手,可却见少爷你摸过别的姑娘多次!”

    “你……”像是秘密被人给说出来,倪友斌挥起手便想教训倪明。

    “少爷不要生气,我只是关心少爷而已!”轻松抓住倪友斌的手,倪明笑着笑着便把倪友斌的手给放下去。

    “哼,不用你多管闲事,”眉毛一挑,倪友斌无奈地想着这倪明还真是烦,本来一个未婚妻就已经够呛,现在还多了一个倪明,不知道这倪明怎么就吃里扒外,老是说自己的坏话。可两人一起长大,关系亲密异常,倪友斌又怎么会真要打倪明。

    “少爷,听说我们的军队要去打西风城了,”见倪友斌到底有些不高兴,倪明不敢再提那个话题。

    “是啊,要是我能跟随赵将军南征北战打下一番事业,将来一定比做一个一家之主好,”提到夜国的军事问题,倪友斌立刻来了兴趣,赵武那惊世骇俗的战绩,每次听到别人谈起都会让倪友斌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要不是家族里面看的太紧,倪友斌早就想到军队里面历练。与子承父业相比,倪友斌觉得还是军队的生活更有意思。

    “少爷,你可千万别这么想,要是让老爷知道,指不定会狠狠地责罚你!”

    “我不说,你不说,谁能知道,你怎么尽要没事找事。”

    “少爷,老爷让你出来是让你长长见识,将来好担当家主之位,你可千万不要有别的想法。”

    “我知道爹的打算,只不过我对家主的位置还真不感兴趣,要是二叔家的倪晴有兴趣,索性回去之后直接把家主之位让给他得了。”

    “少爷,你真是越说越离谱,”倪家大公子和二公子争权夺位,凤羽城里那是人人尽知的事。没想到倪友斌会轻言放弃,倪明还真害怕倪友斌说的是真的。

    “瞧把你给吓的,就算我不做家主,也不会让倪晴那种卑鄙小人来做,你放心吧!”倪友斌似乎对这类问题很不在意,连说话都不用认真的口气。

    “少爷,我看你还是小心点好,要是你这么想,岂不是遂了倪晴的意。”

    “倪明,你到底能不能说一些本公子感兴趣的事?!”

    “那公子觉得韩姑娘的容貌和品行如何?”

    “你怎么又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们两个走在后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还不快点跟上来,”在主仆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时候,前面的倪文忽然转身对已经脱队多时的两人呵斥一声。

    “来了,”虽然这几天被倪文管的太严,但倪友斌对倪文的话还是有就必听。”

    “还有三里路,我们走快一些!”见倪友斌还算识趣,倪文倒不好多说什么。

    没多久,一行人来到一处人声喧闹的地方。远远望去那边已经站着多人,隐隐约约能看到有几个人被围在中间,现场的氛围看起来有些紧张。

    “我师弟为了得这株灵药,与凶兽死战重伤垂死,现在那头凶兽跑了,你却说这株千年灵药是你们发现的,你们是什么意思?”再走近一些时,那边的声音便传过来。

    “没什么意思,你师弟受伤与我们无关,赶走那头凶兽我们队伍同样出力,这颗千年灵药不能只归你们所有。”

    “那依阁下的意思,这棵千年灵药该如何分配?”

    “此事简单,你我各取半株即可!”

    “阁下莫不是在说笑,若是将灵药分开,药性大失,我等还要这棵灵药作甚。”

    “既然如此,不如你们把灵药整颗送给我们。”

    “休想。”

    在一行人慢慢向那边靠近的时候,一个个都已经大致听清楚那边发生什么事情,原来是为争抢灵药。不知道究竟是和灵药,竟能让那些人争个如此长时间,倪友斌他们可是从五里外走过来。

    本来一名倪家一名护卫把消息带回来就已经过去不少时间,几里路又走了一段时间,结果这边的争执还没结束,算算这时间,一行人倒是对眼前的热闹有了些兴趣。

    等到走至近前,原本围观的人注意到倪友斌等人的出现纷纷转身看向新来的一群人。见有倪文和倪梅两个七阶武修,围观的人不敢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倪友斌他们一行人,很快一个个就转过头继续看他们的热闹。至于人群里面发生争执的双方此刻谁都没心情关注有多少人过来看戏。

    从空隙中向里看去,人群中间站着两伙人。服饰的不同,已完全能将两伙人区分开来,一边七人,一边十人,各由一名七阶武修领队,余下的实力最低的人都是五阶武修。

    单从人数上看,还是那有十人的一方更占据一些优势。而那七人中还有一人衣衫不整,身上多处血迹,应该是之前在与凶兽搏斗时受伤。

    根据刚才听到得一段言语,倪家的一行人已经完全了解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中间两人各握半截的灵药上。

    从那株灵药露出来的几片叶子来看,倪文和倪梅各自脸上渐渐浮现一抹惊色,转瞬又被两人遮掩下去。

    “无名草。”嘀咕一声,倪梅眼神异样的与倪文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着同样的神情。

    “梅叔,那是什么草药?”在韩璇神色惊异地盯着那几片草叶时,倪友斌已经提前出言问道。

    “无名草,”倪梅小声回答一句,但这并不能解答倪友斌的疑问。

    “无名草是什么东西?”在韩璇已经完全认识到那棵药草的价值时,倪友斌却尽力证实了其自己的一无所知。

    韩璇忍不住鄙夷的看了倪友斌一眼,可惜倪友斌并不与其对视,不过倪友斌同样没在其两位叔伯脸上看到什么好脸色。

    “无名草是天地间的奇物,可以生长在天下任何一个地方,但古往今来无名草的出现却极其之少,所以今日会在这里遇到,除了让人惊讶外,更多的是让人意外。”倪梅颇为感慨的说着,那种说话的语气足以表明其本身对无名草的出现很是意外,不过这又引发了倪友斌的另一个问题。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5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