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林大哥,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

    “不行,我们离方青太远,强行过去会影响其他人。”

    “那方青要是出事怎么办?”

    “那边会有别的千夫长帮他,不用担心,”嘴上面这么说,其实内心里,林玄仲还是很担心方青,当然林玄仲没说错,现在他们不能随便到那边去。

    “叮叮当当,”周围声响不停,围绕在耳边久久不能散去,林玄仲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何时才能算个头。打到现在,不知道双方各伤亡多少人数,只看到不断有人倒下,再没爬起来。

    夜军与翼军势均力敌的战斗比那种单方面屠杀要好一点,为了保命,林玄仲杀起人来没有那么犹豫。在一片喊杀声中,林玄仲渐渐有种渴望杀戮的情绪,以至于不想杀人的感觉越来越淡,林玄仲越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正常的士兵。

    夜军的攻势越来越强,另一边,受到鼓舞的翼军同样反抗的越来越激烈。在激战进行到白热化状态后,很少有士兵还会害怕,每个人都是拼尽全力地想要击杀敌人,从而让自己活下来。

    夜军大举反击,战线沿着斜坡不断向上推进,留下一地尸体,反而更有利于夜军持续向上。没多久,翼军又被赶到城墙上,在拥挤的空间里,双方持续展开激烈的厮杀,直到城上的翼军越来越少。

    空出来的位置又被夜军填充,夜军势不可挡,将翼军逼得走投无路。面对如此凶狠的夜军,有的翼军被逼至城墙边上惊惧之下干脆从城上跳下去。宁愿摔死都不愿死在翼军的乱枪之下,越来越多正要攀城上来的翼军被夜军给刺下去,造成一片片混乱。

    “元帅,我军不敌,敌军正压着我军,”一个将军匆匆骑马过来,把城上的对战情况汇报给阮启灵。

    “打回去,”阮启灵只简简单单说了三个字,敌军不想丢掉城防,但是阮启灵必须要拿下城防。

    “是,”那名将军接到阮启灵的指示后,不敢怠慢,当即转身回去。

    “临阵脱逃者,杀,”很快翼军后方有将军大声喊着,一声接着一声。夺下城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阮启灵已经打算不惜一切代价。

    没多久,那些接到军令的翼军纷纷意识到他们若逃一样会死,与其死在自己人手里,还不如硬着头皮杀敌,那样还有希望活下来,就这样,一个个翼军把各自内心的恐惧变成战力,又开始顽强地反抗起夜军来。

    翼军奋起反击不久,城门终于被破开,一个光门联通了两军阵营。

    “城门已开,”在阮启灵注意到城门的情况时,一个将军过来禀报。

    “骑营主将何在?”

    “末将在。”战车旁,连续两人答应。

    “你二人亲自率领骑兵冲杀过去,誓死击败夜军的骑营。”

    “是,”两名主将领命,当即驾马跑到骑兵的队列前面。

    “杀啊,”在两人的指挥下,翼国骑兵队列爆发出惊天的喊杀声,然后整个骑营分成几支队伍迅速向城门那边冲去。

    翼军的骑兵刚动,城内的张大胆与一干骑营将军第一时间察觉。见来的并不是盾牌兵,张大胆一时冲动甚至带着自己的部下冲杀出去迎战,可另一边张大胆又清楚地记着赵旭交代过。不管翼军派什么军士入城,他们都不能离开城内半步,除非是赵旭命他们出城。

    “骑营将士听我号令,”眼看着敌军距离城门越来越近,张大胆神色一凌,当即对着身后将士喊道:“把翼军杀个片甲不留。”

    接着,等翼军冲进来时,张大胆第一时间冲出去。

    “杀啊,”一瞬间,夜军阵营爆发出惊天的喊杀声,早已等待多时的几万骑兵齐齐而动,骑着快马冲向他们的敌人。

    原本夜军距离城门只有两百米远,现在两军将会在中间区域交战,阮启灵最终让骑兵冲锋与夜军骑兵的位置有很大关系。因为等到两军交战时,翼军已经进去足够的人数,只要翼军能突破几处位置,那就能保证后方有源源不断地兵力补充。

    “当、当、当……”几声兵器撞击声后,两国骑兵正式交战。自首战以来,今日将会是他们双方最全面的正面对决,鹿死谁手看谁更胜一筹。

    没多久,张大胆一人独战两名敌军主将,丝毫不显败势,反而将其本身悍勇无比特点展现地淋漓尽致,张大胆的一举一动时刻在激励着周围夜军。

    夜军已经憋了几天怒气,早先城上激烈的战斗早就让他们热血沸腾,等待多时,他们的锐气不但没有被消磨,反而一个个斗志昂扬。在上面将军的指挥下,一个个夜军不停地将他们敌人斩于马下。动作之快,下手之狠远非翼军可比。

    夜军一方可谓是将强兵勇,反观翼军,那些翼军将领不断喊着冲锋,希望能硬撼夜军的锋芒,可他们的部下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始终不能对夜军造成有限的打击。自两军交锋,整条战线不断向他们偏移。没多久,那些将军想要让周围士卒保持队形都做不到。

    翼军没能突破夜军的一处防御,反而被夜军杀个七进七出,死伤遍地,两军的战力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翼军势弱,夜军更是愈战愈勇,要不是上面将军命令不得冲杀出去,许多夜军都想着杀到城外。

    一段时间后,在斩杀一定数量的敌军后,许多士兵按照上面将军的指示,慢慢后撤,佯装不敌,诱使更多的翼军进来,直到退到起初的战线位置,夜军又与翼军厮杀起来。如此反复,虽然看起来战线一直在两军起初交锋的位置,但地上已经躺满了翼军的尸体。

    “张将军,我来助你,”己方形势大好,自己又与部下合力击杀一名敌将,一个普通的骑营将军见张大胆落于下风,当即过来驰援。

    在高昂的战意催使下,不管此人与敌军主将有多大实力差距,此人心里一点都不畏惧。

    另一边,与张大胆打到现在,翼军两名主将都已经意识到他们的骑兵根本不是夜军对手,入城作战如同送死。这样下去,形势对他们非常不利,两人简单对话后,当即命人回去通报消息给阮启灵。

    与此同时,城外阮启灵与众将一起看着他们的骑兵不断冲入城里,可惜无法得知里面的具体情况。在城墙上,阮启灵下达死令没多久,那些负责攀城的翼军得知城门已破的消息后,一个个平添三分勇气,一时间将夜军打退。

    可夜军同样身负死战的军令,所以夜军不能一退再退,没多久,两军为争城墙打的不可开交,地上铺的尸体高度已经快达到与垛口平齐,所有人都是踩着尸体战斗,但是在生死存亡之际,没有人会在乎这一点。不管是夜军还是翼军,眼下一个个眼中只有他们的敌人和上面将军的指令。

    长长的战线上,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抛洒,长枪折断,一个接着一个士兵倒下,在真正的战争面前,许多士兵平日里学习的武技根本派不上用场,战场上讲究的是最简单的搏杀技巧。

    在这方面,两方士兵自然都接受过相应训练,现在比的正是谁的搏杀技巧更实用一些。与翼军相比,还是参加过几场战役的夜军动作更加敏捷简单,几乎没有人会因为使用兵器不当给自己带来麻烦,反观翼军经常会遇到此类情况。

    例如有时候他们的兵器卡在被他们杀死的士兵身体里拔不出来,结果因此搭上了自己的命。或者有时候只有一次攻击机会,他们却不能一击击杀自己的敌人,结果被敌人反杀。翼军不断地在为他们的一点小错误付出代价,与之相反,夜军却正是以此不断地积攒优势,从而减弱两军在人数上的差距。

    刚才下面留守的夜军弓箭手与步军参战后,城楼两边的战线各延伸百米有余,以便更多的士兵可以及时加入战斗。现在长长的城墙上有十万多士兵,还有那么多的尸体,这场战争就是一场决战。

    两方交战情况,后方雪国的人一直在关注,那些偷偷关注战局的人早就被下破了胆,他们不敢看的太仔细。当他们把大概消息定时传回去后,那些得到消息的人一个个皱起眉头。那么多的士兵要灭掉一座城池简直不会吹灰之力,即便城内有家族有八阶武修坐镇都不行。战争的残酷让他们深刻认识到军队的可怕,不管哪一方,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能战胜的力量,即便是整个城池的人团结一些都无法抵抗。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无风城凌家最大,所以眼下从雪国各地秘密赶来各个家族的代表都汇聚在凌府之中。皇室代表已经使他们达成一致,翼国若胜,他们每个家族都要出人出力,然后从雪国平民中招募士兵对付夜军,堵住夜军的退路,让夜军在雪国全军覆没。

http://www.fengyunla.com/160523/607497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