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上娱乐首页

    九天门后山,经过半年的修整,加之有门内弟子的帮扶,无论是农作物区、畜牧区还是种药区都恢复得很好。

    莫鱼站在畜牧区门口,一旁的华芒说个不停。

    “师姐,好容易来趟后山,我们吃了晚饭再走吧,你看,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我好饿。”

    “你元婴境界了,还吃这些?”

    “当然要吃!口腹之欲,人之本性。我们一会去精细斋吧,弄些洗尘河里的鱼虾,再炒两盘时令的菜蔬,肯定特别香!唔,许宏生怎么还不出来?”华芒说到吃了,口水顿时泛滥。

    正说着,许宏生跨步而来。本就消瘦的少年,经历了一些事后,更加清减,好在眼神依旧清亮,步伐也稳当,想来伤势已无大碍。

    “鱼,华芒。”

    莫鱼往前走了两步,仔细看了他两眼,喊道:“宏生哥。”华芒则朝许宏生点了点头,“许宏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这里有些乱,进去坐吧。”

    莫鱼无法忽视华芒的眼神,说道:“宏生哥,快到饭点了,不如去精细斋,我给你们做几个菜,大家边吃边聊。”

    许宏生点头:“也好,那边我已清理过几次。菜嘛,一会我去弄点野味吧。”

    华芒忙摇手:“不用费劲,在洗尘河里弄几尾鲜鱼,捞些虾米就好。”他虽贪吃,也怕折腾久了,回去太晚,被紫霞真人和终禹华问话。

    “行,我们过去吧。”

    三人相携去了精细斋。

    许是地方偏僻,无人居住,精细斋和茅屋免了一场浩劫,保存完好。

    华芒已久不来此地,触景生情,说道:“当年我进阶,全靠师姐一曲点化,想来不过昨日之事一般。”

    莫鱼笑道:“那是你悟性高,和我弹曲没什么关系。还有,你才几岁,就开始想当年了。”

    华芒不好意思的笑笑,许宏生说道:“你们俩都还。快进去休息吧,我去弄些食材回来。”

    “我也去!”

    “你们都去吧,这里交给我。”莫鱼说着进了精细斋,华芒跟着许宏生去了洗尘河。

    精细斋中,桌椅板凳、锅碗调盆都还干净整洁,干燥的柴火堆得高高的,米缸中有半缸子大米,盐罐、油罐等调料也都备着,看来许宏生确实有来打理,而且做过吃食。

    莫鱼淘净米,生火煮上。

    一刻钟后,浓郁的米香飘溢出来,门口传来脚步声。

    “真香!”

    华芒推开门扉,赞道。

    “好大的鱼!”莫鱼迎上去,接过许宏生手里一条半条胳膊长的鱼。趁着煮饭的空挡,三人一齐将鱼虾和菜蔬料理干净,当然,华芒基本插不上手,只摘了几片菜叶子。

    半个时辰后,饭菜上桌。三人闲话家常,聊了聊各自的修炼,不知不觉,话题还是绕到了半年前魔修的进犯,因华芒和莫鱼都未参与,故而基本上都是许宏生在说后山的情况。他表情淡然,似乎对郗早轼的死已看开了。

    莫鱼才知道,当初认识的那些个伙伴,如今已十存一二,顾菍菲被一个魔修劫走,黄羽裳断了一只胳膊,泰傲、泰成、泰页等人悉数被杀……

    “不谈这些了,你们明日就要出门任务,赶紧多吃些。特别是鱼,你体质羸弱,风餐露宿怕是经不住,一定要吃饱穿暖。”许宏生勉强笑道。

    “你放心,有我在,师姐会好好的。”华芒把最爱的鱼头夹进碗中,又把莫鱼最爱的鱼尾给她夹了过去,“师姐,这个好吃。”

    莫鱼心里有些堵,早没了胃口,可是看到华芒和许宏生殷切的眼神,她默默点头,夹起鱼尾往嘴里放,逝者已逝,没有如果和当初了。

    在精细斋吃好晚饭,莫鱼给许宏生留了些丹药,便和华芒一起去了一天司。这次她是做好功课而来,得知华青没有出任务,特来告别。

    “既然如此,你们路上要心些。我很好,不必挂念。”华青清清淡淡的说道。

    莫鱼得知他为自己出过头,心里很是感激,说道:“你也别急于求成,白司主说你入门这些年,基本都在外任务,未免会心生浮躁,道途险阻且长,当劳逸结合才是。”

    “多谢师叔祖提点,弟子谨记在心。”

    “那我和华芒先走了,等我们回来再见。”莫鱼说道。

    “恭送两位师叔祖,再见。”华青规矩的行礼,莫鱼和华芒回礼,匆匆赶回登天殿。

    天色已晚,一轮孤月挂在山峰顶上,散发着清冷的光芒。

    九天门各司的灯火逐渐熄灭,登天殿中,安静如常。

    明天,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新的一天,值得期待和展望。

    破晓的第一缕光束落下,九天门醒了过来。

    客房中,来自四大门派的弟子已整装待发,终禹华带着莫鱼和华芒等在门口。

    “诸位道友,可准备妥当?”

    “终师兄,我们已妥当。”黎见欢率先出了房门,后面段霓忶、王近西和归四城鱼贯而出。

    “好,我们走吧。”终禹华说道。

    黎见欢等四人应了声,一行七人出了登天殿。除了莫鱼不能御剑飞行,蹭终禹华的飞剑,其他人均拿出飞行法器,腾空而起。六道白芒划过天际,撕开了白昼的薄纱,天更亮了。

    这是莫鱼的第一次任务,本以为紫霞真人和几位司主会组团相送,千叮咛万嘱咐什么的,没想到发出这么简略,出乎意料。

    七人往西北方向飞行了一上午,才在一处乡镇落脚。他们这行人打扮特别,在烟火气浓重的街巷中,十分打眼,当地老百姓忍不住指指点点。终禹华熟视无睹,径直找了家饭馆,要了十几个老面馒头,点了三四个菜。

    段霓忶眉头微蹙,说道:“终师兄,我辟谷多时,不吃这些。”

    终禹华将三个朋友安顿下来,说道:“这是给他们三个点的。”

    “额。”段霓忶俏脸一红,难得露出尴尬之色:是自己疏忽了,莫鱼、华芒和归四城都是孩子,正处在长身体的时候,还是得吃些东西的。

    “此处气息平和,百姓安居乐业,应无魔修滋扰。”黎见欢双手抱剑,神识将镇角落扫了个遍。

    “这里离九天门不远,理应无事。”王近西说道,他看着三个朋友美滋滋的吃着午饭,不知为何,腹中升起了一股饥饿感,“既然安全无虞,我们都坐下吃些便饭吧。”说着他人已坐下,伸手拿了一个老面馒头往嘴里塞。

    “王道友,你几岁了,还和孩一起吃饭?”段霓忶啧了一声。

    王近西咽下嚼烂的馒头,嘿嘿笑道:“我也才十几岁的孩子,身体还没长好呢,怎么就不能吃饭了?”

    段霓忶一愣,又尴尬了。按年龄来说,王近西还真不大,至少她已经好几百岁,黎见欢两千来岁,终禹华一万多岁……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头一回和真正的朋友任务,真是各种不适应啊。

    “段师姐,没关系,馒头还多,你也来吃点吧。”归四城吃了半个馒头,糯糯的说道。

    莫鱼看着桌上没怎么动的菜,也说道:“对啊,大师兄点的是素菜,美容养颜的,段师姐快坐吧。”

    华芒已吃完一个馒头,这会终于有空抬头,“大师兄,黎师兄,你们也坐。”

    店,桌面也少,一桌只有四个椅子,华芒等人一桌,终禹华、黎见欢和段霓忶择了另一桌落座,三人也不点菜吃饭,只安静坐着。

    “更漏落,玉砌楼台琉璃灯,恰似仙境;叹流年,好一片繁花似锦,风光无限。奴家千遍寻,兀那好儿郎,为何头也不回……”

    不知哪个女子在唱歌,调子拉得极长,婉转哀怨,将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绕得更加缠绵。

    “好一把嗓子。”华芒吃饱,赞了一句。

    “她唱的是什么?”归四城纳闷。

    “有个儿郎偷了她的琉璃灯,头也不回的跑了,她寻了千万遍,心情郁郁,纵使眼前一派美好景色,也看不在眼里了。”王近西解释。

    莫鱼筷子一抖,差点把夹在手里的菜给掉了。王近西真是个人才啊!

    华芒哈哈一笑,“王师兄,你……”

    “离别恨,千重万重山水路,迢迢无期;归心客,古渡洲头多踟蹰,白帆历尽……”

    唱歌的姑娘掀开门帘,迤逦而入,歌声打断了华芒的话。只见她十五六岁的模样,身量娇,穿着简单的绣花棉布袄裙,身后跟着个三四十岁的壮年男子,身着深蓝色的细棉长褂,手里拿着个似琴非琴的乐器,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弹拨着。

    莫鱼一看这架势,没了兴致。

    “各位客官,女翠翠,善歌善舞,若觉得好,打赏几个钱吧。”男子上前,朝终禹华等人唱了个喏。

    “去去去,本店本生意,今天就来了几个道爷,并无富贵达人,你们要讨钱去别的地方。”店二听到外面的异动,从后堂跑出来撵人。

    “相逢即有缘……”男子还欲再说。

    店二便抢了他手里的乐器,掀开帘子出门,口中说道:“快出来,不然砸了你的饭碗。”

    唱歌的姑娘吓得脸色一白,怯怯靠向男子,梨花带雨的望向终禹华等人,哪知那几位跟老僧入定似的,压根不理会这边的事故。

推荐阅读: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凡人修仙传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超级天王巨星 鼠目春光 九天神凰诀 重生修正系统 幻雪神主 暗武大帝 招魂渡 艾泽拉斯魔法异界行 英雄之争锋 与神为质[希腊北欧神话] 无限卡徒 重生之绝代倾城 地狱悬赏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之我是武学家 天使的寄宿者 恐怖时代 大明海商 科技巨城 重生之媛来为你 伊芙露娜战记